法国大选:俄乌冲突的又一受害者

Matthieu 1800 x 600 px

这是一场没有既没有悬念也没有希望的战争。随着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命令发出,俄军于2月24日进入乌克兰境内,开展“特别军事行动”。这场战争,牵扯到不仅是对垒的俄罗斯与乌克兰两军,更牵扯到俄罗斯与西方两大集团之间的利益冲突。

而在战场之外,同处欧洲的法国,本应该围绕着总统大选的的政治日程却这场意外到来的危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地理位置上说,这场冲突爆发在欧洲核心,称得上是“二战后最黑暗的一页”而又适逢法国在2022年上半年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而从时间上来看,俄罗斯开展军事行动的时间距离2022年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还有45天。

马克龙,失败的斡旋和欧洲野心

这场突如其来的危机影响到的首先就是法国总统马克龙。从他个人角度来讲,这本应该是一次展示他“外交手腕”和高超的外交斡旋技巧的良好时机。随着默克尔与去年年底卸任德国总理,在刚刚进行完政权交接后新总理舒尔茨仍需时间磨合,法国在这段空白期中无疑成为了欧盟“领头羊”的不二人选,再加之由于轮值主席国,这一有高度象征意义的任期的加持,无疑使得马克龙代表欧洲调和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矛盾“师出有名”。

而在另一边,也与他个人的执政风格和对欧盟与俄罗斯之间双边关系的独特理解息息相关。马克龙一直希望可以增强欧洲的“战略自主”,拜托美国的影响。在此思路影响下,如果他能够代表欧盟成功斡旋,使局势降温,不仅能够向美国证明欧洲可以完成美国无法完成的任务,展示欧洲的外交能力。更可以进一步说服欧盟其他成员国,最终实现他“建立欧洲军队”的倡议,在安全问题上也可以跳出由美国主导的北约框架。

此外,他自身也对欧洲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有着独到的见解。在他对欧洲和俄罗斯的双边关系理解中,他认为俄罗斯也是一个欧洲国家,主张与俄罗斯通过协商来解决相关问题。在这样的思路下,他在2017年上任后不久就在法国巴黎郊外的凡尔赛宫接待了俄罗斯总统普京。而在之后,处理克里米亚问题上,他还沿用并且进一步发挥了“诺曼底模式”,拉着德国一起充当“掮客”的角色,企图在在克里米亚以及乌克兰东部领土问题上取得新的突破。

在今年二月,冲突正式爆发前不久的2月8日,他还亲自前往莫斯科与普京总统会谈,而在长达五小时不公开会谈后,两人举行了联合记者会。会上,马克龙甚至宣布自己争取到了普京的口头表态,表示不会采取升级局势的行动。尽管这一说法,在马克龙于转日前往基与乌克兰总统进行会谈时被俄方否定,但这一段的“穿梭外交”足以诠释这为年轻总统的外交野心。

然而这段经历,却也随着战火的最终点燃而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他的“阿喀琉斯之踵”。随着战火点燃,其他候选人纷纷指责他的外交努力只不过是自己的“逢场作戏”,而无法真正解决问题。

而对于马克龙自己来说,这次失败的外交斡旋背后更是对他自己竞选计划的一次彻底破坏。根据法国《世界报》的消息,马克龙总统本应于去年十二月宣布自己参选,随后开展自己的竞选活动,而当时适逢法国疫情由于奥密克戎变种的扩散而迎来第六波高峰。在今年一月接受媒体访问时,马克龙一方面希望通过表示自己继续改革的希望向外界确认自己参选的意愿,同时又以自己是总统身份解释了自己参选希望满足的两个条件:第六波疫情平稳,卫生防疫措施可以逐渐放松,以及俄乌紧张局势放缓。

而如今,虽然第六波疫情已经有所缓和,法国政府也与二月中旬放宽不少卫生限制,甚至他的团队也于二月就已经集齐了参选总统必需的500个签名支持,但俄乌危机降温的曙光却并不会在一两天内就出现。另一方面,根据法国宪法委员会的要求,参选者需要在3月4日前公布自己的参选意向。根据上周法国媒体发布的消息,马克龙将在3月5日在马赛举行自己的第一场竞选集会,而当澎湃新闻于日前致电其政党“共和国前进党(LREM)”总部时,对方以“目前没有候选人所以也就没有竞选集会安排为由拒绝回应。”

玛丽莲·普京和埃里克·普京

对于分别刻画了民族-极右主义和身份认同-极右主义两位极右的候选人玛丽莲·勒庞(Marine Le Pen)和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来说,可能是此次俄乌危机中最脆弱的候选人。作为“特别军事行动”的实际决策者和侧护者,俄罗斯总统普京首当其冲成为了欧洲民意的攻击对象。而这两位来自极右的候选人,又因为他们两个之前在有关俄罗斯以及普京个人上的发言而成为民意攻击的对象。

玛丽莲·勒庞作为一名很长时间以来法国极右势力唯一的代表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毫不掩饰自己对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执政风格以及其个人魅力的欣赏。她个人也在2017年3月,距离当年大选不到4周时亲自前往莫斯科与普京会面。而根据之后法国媒体《巴黎人报》(Le Parisien)y于2020年初的披露,她的党派“国民集合(Rassemblement national)”于2014年向俄罗斯的一家公司贷款九百六十万欧元。

而在泽穆尔这一边,他本人也反复强调自己“希望成为法国的普京,而法国目前却并没有(这样的人)”。而在普京正式宣布承认乌克兰东部两个共和国仅仅24小时之前,他还在媒体上强调:“我(对战争)持怀疑态度,我觉得美国的情报机构在歇斯底里的宣传他们版本的故事,并且为局势火上浇油。”而他这些对美国政府及其政策的指责,更是时常常伴随着对美国总统拜登能力,乃至个人人格的贬低。

从此次俄乌危机爆发之初,这两位极右候选人便多次援引俄方的消息,强调不会有战争,并且将危机升级的矛头直指美国和其领导的北约。而在危机爆发后,或是迫于压力也好,亦或是出于血淋淋的现实,他们两个也纷纷加入谴责暴力的队伍,纷纷表态谴责俄罗斯的军事行动。

先前的立场由于局势的升级对他们两个来说也成为了竞选对手攻击他们的弱点。从24日开始,共和党候选人瓦莱丽·佩雷克斯(Valérie Pécresse)的竞选团队便利用之前公开的影像文件制作剪辑合计,重新将之前两位候选人有关俄罗斯和普京的表态加以整理,并在推特上利用“玛丽莲·普京“和“埃里克·普京”开展宣传共识,这两个话题标签也因此成为推特当下的热点话题。

共和党暴雷

在传统的的右派共和党方面,尽管其瓦莱丽·佩雷克斯候选人利用利用极右候选人以往的立场来为自己的选举造势。然而,她自己的阵营也因为前总理、2017年党派支持的候选人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ion)和俄罗斯的关系而被反复点名。

继2017年由于在选举过程中因为被曝光自己的妻子在议会中“领空饷”而未能进入第二轮的前总理菲永,在之后离开政坛,在西布尔控股公司(Sibur)以及俄罗斯海外石油公司(Zarubezhneft)两家石油化工企业中担任董事职务。在交火发生前的几天,他出现在俄罗斯政府发布的一张图片中。照片中他面对同属俄罗斯海外石油公司董事会成员的历山大·诺瓦克(Alexander Novak)。只不过后者同时也兼任俄罗斯副总理。

菲永的处境尤其微妙:其一,同他有着类似经历,在政府中担任重要职位后,又在俄罗斯公司中任职的意大利前首相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以及奥地利前首相克里斯蒂安·克恩(Christian Kern)都选择在危机升级后主动辞职,以确保欧盟内部的团结,确保对俄罗斯经济制裁的效率;另一方面,英国下议会议员汤姆·图根哈特于日前提出制裁的范围也应该涉及到“为普京经济利益服务的人”。这样一来,菲永很有可能成为英国政府未来进一步制裁的制裁对象。

在压力下,菲永与2月25日晚间在一次采访中向媒体透露自己“根据法国和法国国家安全的利益“将正式从两家俄罗斯企业的董事会中辞职。

菲永的临时补救可以保证她的后辈,佩雷克斯的竞选可以继续顺利进行。而马克龙也完全可以赶在繁忙的外交日程中间抽空宣布自己参加连任竞选,而对于两位极右候选人来说,随着事件的推移,之前的表态也会逐渐让位于新的热点。

然而,这场冲突对法国的影响兴许并不会就此结束。摆在马克龙以及下一任总统面前的问题仍有很多。首当其冲的就是天然气供应问题,欧洲天然气消费的40%来自于俄罗斯,如果暂停进口欧罗斯的天然气,欧洲能够找到足够的代替能源仍是未知数。而更加长远来看,如果要彻底解决欧洲的安全问题,俄罗斯仍是绕不开的对话障碍也不是必不可少的对话对象。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Matthieu,首发于 “澎拜新闻”,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一条评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