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新总理上任:女性的又一次突破,还是忠于马克龙的技术官僚?

Matthieu 1800 x 600 px

5 月 15 日,法国著名媒体《星期天周报》刊登了法国左派前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时期的总理艾迪特·克莱松(Edith Cresson)女士的专访。尽管任期只有短短的十个半月,但作为第一位打入法国总理府这个“男权堡垒”的第一位女总理,她在采访中尖锐地讽刺道:法国的政治阶层具有“大男子主义(machiste)”。她还向她的后继者表达了自己的祝福:“我对她没有任何建议,我只想和她说(这个岗位)需要很多勇气。”

专访刊出的第二天,5 月 16 日傍晚,有关新总理人选的悬念终于落定。连任成功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任命伊丽莎白·博尔内(Elisabeth Borne)接替让·卡斯泰(Jean Castex)成为法国新任总理。19 时,博尔内乘车抵达法国总理官邸马提尼翁宫,与卡斯泰进行权力交接。在致辞中她将自己的任命“献给所有的小女孩”,并且祝愿她们:“加油,向着你们的梦想前进。”

frc 3298cb7600d275ee3c916345249efd7c

履历

 

博尔内 1961 年 4 月 18 日生于法国巴黎第 15 区,母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法国人,父亲则是一位流亡法国的俄罗斯裔犹太人。侥幸逃过二战期间德国纳粹的种族灭绝政策后,博尔内的父亲与于 1950 年归化入法国籍。1972 年,博尔内刚刚满十岁时,父亲便因病去世。也正因此,博尔内成了属于受国家承认的“国家收养孤儿(Pupille de la Nation)”身份,这一特殊身份帮助她获得了一定的国家支持,加之自己努力勤奋,最终得以顺利完成高等教育。

1981 年,博尔纳毕业于巴黎综合理工学院(Ecole polytechnique de Paris)。此后又在精英学校系统内法国国立桥路学院(Ecole Nationale des Ponts et chaussées)进一步学习。此外,她还并拥有著名国际独立教育机构——工程师学院(Collège des ingénieurs,CDI)的工商管理硕士(MBA)文凭。

毕业后,她于 1987 年首先进入进入法国政府装备部就职。1990 年代,她先后为两位左派部长里约纳尔·若斯潘(Lionel Jospin),雅克·朗(Jack Lang)效力。若斯潘成为总理后,她又进入总理官邸担任交通事务顾问。2002 年右派赢得总统和立法会选举后,博尔内回到私营领域担任法国铁路公司(Société nationale des chemins de fer français  ,SNCF)的战略主任,此后加入法国第三大市政工程建筑与特许经营企业 Eiffage 集团,管理经营许可的相关事项。再之后,她又陆续在巴黎市政厅就职,2014 到 2015 年作为时任环保部部长赛格兰娜·罗雅尔(Ségolène Royal)的办公厅主任保证部门的正常运转。在 2017 年加入马克龙政府前,她在巴黎公共交通自主集团(Régie autonome des transports Parisiens,RATP)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管理这个全法国最大的公共交通系统。

马克龙 2017 年当选总统后,博尔内在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 Phillipe)内阁中负责交通事务,之后转任团结与生态转换部长,并在自 2020 年 7 月开始的卡斯泰内阁中担任劳动、就业与职业融入部长。

在马克龙首个任期中也正是多亏了博尔内,才得以推行一系列艰难的改革。尤其是在刚刚上任后完成的国家铁路公司改革以及之后更有争议性的失业保险金改革。

尽管博尔内正式进入马克龙政府前始终与法国政坛传统的左翼大党社会党(Parti socialiste)一直关系密切,与不少社会党人士交情良好,但是她任部长后推行的改革却都有明显的右翼倾向。在国家铁路公司改革中博尔内凭借之前自己在法国铁路公司以及巴黎公共交通自主集团任职的经验,推动了法国铁路系统的竞争开放,打破了之前由法国铁路公司一家垄断的情况。她还通过一系列铁腕措施,废除了 SNCF 公司授予新招募员工的“铁路工人”身份,降低了公司社保开支。而在劳动部长位置上,她则是失业保险改革的推动者,收紧失业金的发放条件,不仅缓解了一直以来困扰法国的失业问题,还为疫情后经济复苏提供了劳动力。

悬念

 

博尔内在政府中丰富的任职经验以及在左派和右派中相对较好的人缘,使她最终得以在总理候选人中最终脱颖而出,成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总理。

自从在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中胜出以来,马克龙为了笼络左派选民增加胜算,在第二轮投票前的竞选过程中强调自己在生态转型以及社会问题上的提议。正因如此,在胜选后第一次外出视察时,马克龙提到自己第二任期的总理将着力于“社会、环保以及生产力问题。”在马克龙胜选后的第一周里博尔内与农业和食品部部长朱利安·德诺曼迪(Julien Denormandie)凭借丰富的从政经验以及对政府运行规则的高超熟悉度一直是新总理热门人选。

但马克龙对新总理人选始终保持着悬念,卡斯泰内阁也不得不继续超期服役。不希望继续留任的文化部部长罗斯琳·芭施洛(Roselyne Bachelot)甚至在记者面前说:“可怜了老子的飞机票”。这也从侧面反映了马克龙本人对总理任命的重视以及该位置的棘手程度。

2017 年选择菲利普为总理,马克龙有着明确策略——当时希望借由任命右派出身的菲利普做总理来分化右派,巩固自己的选民基础。而此次连任成功,随着政治局势发生的变化,马克龙在总理人选上也有着不同的考量。由于在两轮投票间马克龙表现出了明显的左倾趋势,此次总理任命明显需要更加照顾左派选民的情绪。

在两位部长之外,马克龙同时也把橄榄枝伸向了两位左派社会党人物:维罗妮可·裴达格(Véronique Bédague)和瓦莱丽·拉波(Valérie Rabault)。前者是国家行政学院(École nationale d’administration, ENA)的毕业生,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巴黎市政府中工作过,2014-2017  年曾担任过前左派总理玛纽尔·瓦尔斯(Manuel Valls)的办公室主任。后者则是目前社会党(Parti socialiste)在国民议会中的负责人。只不过这两位都拒绝了马克龙的提议。

另一位进入马克龙“法眼”的候选人是卡特琳娜·沃特兰(Catherine Vautrin),这位出身法国右派共和党的政客现为兰斯都市区议会主席,之前担任过国民议会副议长。但她在性少数议题上的激进立场,以及与前总统萨科齐的亲密关系使她在最后一刻落选。一方面,马克龙最重要的两位合作者国民议会议长理查德·費朗  (Richard Ferrand)以及“民主运动(MoDem)”领导人弗朗索瓦·贝鲁(François Bayrou)出于团结左派选民的考量坚决反对这一提名;另一方面,马克龙为了避免落下对萨科齐“言听计从”、成为萨科齐“木偶”的口实放弃了提名沃特兰。

以上诸多因素导致此次总理任命一推再推。即使 5 月 15 日晚最终敲定了人选,马克龙还是在次日正式宣布任命前亲自致电萨科齐,告知后者自己的选择以及背后的考量。

“安全”计划

 

纵观博尔内的履历不难发现,这位新任总理从未参加过竞选,不仅缺乏地方根基而且在政坛中也缺少一定的影响力,是一位典型的“技术官僚”。这也与马克龙自从 2017 年上任以来行使总统权力的风格有关,马克龙更希望总理能够成为总统意志的执行者。这一风格也就要求总理对政府事务足够熟悉,但同时又不能有过多的个人政治野心。以此看来,缺少民意代表经历且一直保持低调的博尔内是不二之选。

一方面,她从马克龙担任总统以来就在政府任职,对政府事务相当熟悉。同时她与左派关系密切,可以笼络左派选民,为之后即将到来的立法选举增添胜 算。最重要的是,技术官僚出身的博尔内缺乏地方根基,其权力完全来自于马克龙的任命。这一点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保证其对马克龙的“忠诚”。

但左派又是否会任博尔内摆布呢?在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中获得超过 20%的激进左翼候选人让-吕克·梅郎雄(Jean-Luc Mélenchon)显然不会,在博尔内的任命公布后他就讽刺道:“没人在乎她是不是真的右派;反正这个职位是一个‘临时工’岗”。这位最近将所有左派政党统一起来组成选举联盟的政坛老将的雄心很明显:通过立法会选举将自己变成马克龙手下最桀骜不驯的总理。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dcfdbb8d41a22e8ae37cf6c8dbeaac18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Matthieu,首发于 澎拜新闻,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