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届巴黎“同性恋大游行”与法国同性恋平等权利的演变

 

 

巴黎同性恋大游行已整整45年了。


对于今天在游行队伍里跟着彩车﹑随着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在巴黎街头尽情欢乐的年轻人们来说,
同性恋游行也许已经成了一个与其它节庆一样的欢乐节日,而不一定再把它看成是一种争取权利的抗争活动……

 

frc 794b7d58f797a31aaa85d1d61864dd2a

作者 |儒思忧|© 法兰西360

今天(2022625日星期六),巴黎同性恋大游行又回来了。


经过
2020年取消和2021年因疫情受限制之后,今年这届Marche des Fiertés/巴黎同性恋大游行又可以象以往那样无拘无束地尽情欢乐了!


然而,这还是一次不寻常的游行。


因为就在今年大游行的前夕,
2022624日,从美国传来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近半个世纪前在联邦范围确立堕胎权的判例罗诉韦德案的令人担忧的消息,这意味着女性堕胎权将不再受美国宪法保护


虽然这消息与同性恋大游行两者没有任何直接的联系,但是,它还是在默默地提醒人们:和“堕胎权”一样,同性恋权利也是一项通过人们长期奋斗抗争和努力才逐步得到的权利;而且,它也和“堕胎权”等其它自由权利一样,都不是一劳永逸的自然权利,人们需要珍惜,并时时警惕,不断地呵护与捍卫
……


这也许是今年这次“巴黎同性恋大游行”应该被赋予的一层全新意义。

frc 47e3ccfc94f2e7eea7f4702fa46d9e15

可以说,45年来,“巴黎同性恋大游行”便是组织方—“Inter LGBT”(法国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及变性人联合会)—为了赢得法国男女同性恋﹑双性恋或变性人的权利和处境改善而不懈斗争的一个实例,一个值得赞扬的争取少数群体自由权利和社会进步的样板;

今年巴黎同性恋大游行的路线,是在巴黎第12区的Michel Bizot地铁站集合出发,沿Avenue Daumesnil/多梅尼大道、Rue de Lyon/里昂街、Boulevard Beaumarchais/博马歇大道、Boulevard du Temple/寺庙大道,直至Place de la République/共和广场,全程约5公里;在共和广场终点设有舞台,并举行了由艺术家歌星Cookie Kunty, Marie Labory, Jonas Ben Hamed, Jennifer Cardini, Vartang, Hot Bodies Choir (chorale féministe), Drag Syndrom, Sônge等参加演出的大型音乐会……


与往年一样,今年的“巴黎同性恋大游行”吸引了至少
50万观众。

为了减少污染和环保,组织方“Inter LGBT”特别要求今年参加游行的花车(chars)一律只能使用绿色汽油(biocarburant)

frc b53cfb8bc48c3725f9fc0f220a98ebe1

2017年第40届游行起,“巴黎同性恋大游行”已发生了一个重大变化,那就是政府破天荒地首次成为巴黎同性恋大游行的合作伙伴!

尽管自80年代以来,每次走在巴黎同性恋大游行队伍最前列的不乏公开同情支持或声称自己是同性恋的政界重量级名人,而且无论左右,各个阵营都有,最常见的如前文化部长雅克朗(Jack Lang)﹑前巴黎市长德拉诺埃(Bertrand Delanoë)等等,但2017年的情况却又不同以往,虽然当时刚刚当选的马克龙总统没有象他的同仁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Justin Trudeau)那样亲自参加游行,但他却于2017年游行当天在自己的推特帐号上发帖,对同性恋游行表示支持。


马克龙在
2017624日发的推帖说道:“La France est arc-en-ciel. Nous sommes riches
de nos diversités, soyons en fiers !/
法国是彩虹。我们因我们的多样化而富有,让我们为此感到骄傲!

frc ec99558ce129044ad07810bbc81af6f3

此外,他还特地委托两位新政府阁员,也即男女平等事务国务秘书玛尔莱娜·希亚巴(Marlène Schiappa)数码事务国务秘书莫尼尔·马如比(Mounir Mahjoubi)代表他参加了当天的游行。


2017年以来,马克龙执政党共和国前进党(La République en marche – LREM)”都有一辆彩车和自己的方队,走在游行队伍中;今年更名为“Renaissance/复兴再生”党的马克龙支持者依旧派了“彩车”参加游行,以“动员人们关注同性恋议题”……


可以肯定的是,对于今天在游行队伍里跟着彩车﹑随着震耳欲聋的电子音乐在巴黎街头尽情欢乐的年轻人们来说,
同性恋游行也许已经成了一个与其它节庆一样的欢乐节日,而不一定再把它看成是一种争取权利的抗争活动。

 

frc 942187134d884c7ef15f13a48c7500b2

然而,巴黎同性恋大游行45年所见证的变化可以称得上是翻天覆地;至少,人们可以说, 同性恋目前在法国已不再是一个讳莫如深、令人生畏的禁忌话题。

但是,与其它西方国家一样,法国社会对这一人类的另类情感事实的认识和理解也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

尽管同性恋作为人类情感行为古已有之,而且在历代文学、绘画、戏剧等艺术作品中也有各种隐晦曲折的表现,但由于在宗教和主流社会道德规范的影响下,它始终被当作一种反常变态的邪恶而受到蔑视甚至憎恨,为整个社会所不容。例如,在1982年以前,同性恋在法国曾一直是一种法律明文规定的犯罪行为。

然而,自从上个世纪下半叶以来,随着西方社会现代生活方式和社会思潮的演变,对同性恋现象的看法也逐渐发生转变,尤其是愈来愈多的同性恋者开始以各种方式争取自己的权利和在社会中的平等地位。

最能反映这一争取社会承认和反对歧视过程的,大概就是最早叫作“Gay Pride”,后来改称“Marche des fiertés”巴黎同性恋公开大游行了。

frc 28c07759c37cd09f95b4867159f8ddd6

巴黎最早的一次独立的同性恋游行发生在1977625日;当时的诉求是反对把同性恋作为犯罪判刑;随后几年也年年有小规模的同性恋游行。而真正被视为第一次巴黎同性恋大游行的,是198144日,也即在密特朗首次当选法国总统执政前几个星期的那一次游行。那一天,几百名同性恋者组成的队伍从巴黎5Maubert广场一直游行至Beaubourg广场,而当时这还属于一种非法行为。

1991年,以每年组织不同诉求主题的同性恋游行为宗旨的法国同性恋自豪协会(Gay Pride)正式成立;但只是到了1995年,巴黎的同性恋游行才开始形成规模,每年大约有68万人参加。

此后,每年的游行队伍不断扩大,除了知识界、文化艺术界名流之外,还有不少公开同情甚至声明自己是同性恋的政府部长、议员、政党领袖等纷纷加入到了游行队伍。

至此,巴黎同性恋游行不仅吸引了巴黎的市民,而且都几乎成为一个象高级时装表演会或上流社会社交舞会那样的人人都争着在那儿亮相时尚事件。参加人数近十年来每次都达到4050万人;有人甚至说,法国没有哪个政党或工会能单独动员如此多的人上街。

在这一背景之下,法国社会,尤其是法国的历届左派政府也开始正视这一社会现实,不仅承认同性恋者的权利与自由,而且以开放的态度采取积极的措施,试图解决和同性恋相关的现实社会问题,比如:

法国社会党在1981年上台后的第二年,便修改法律,彻底废除了同性恋罪;


1999
年,社会党政府又就同性恋和同居者问题专门立法,采用公民连带协约(PACS)”的形式承认同性或异性同居者的法律地位,使同性恋同居者在社会保险、住房、税务等社会生活领域可以享受类似传统婚姻夫妻那样的待遇和保障。而由法国社会党动议制订的这部法律,也得到了部分右派议员的支持。

frc e026fd68fe22e227ffbc43820011ae6e

接下来的一个历史性进步,是法国实现了同性恋结婚权立法。


这也许是弗朗索瓦
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 2012年至2017年任总统期间所完成的一项对法国社会影响最大的社会改革。


当然,围绕
同性恋结婚权立法,法国社会曾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争论与撕裂,在2012年至2013年立法过程中,不仅媒体和社会舆论展开了激烈讨论,而且支持者和反对者阵营曾多次发动大规模游行,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街头抗争运动。


这部被媒体习惯称为
人人有结婚权利法律(Loi Mariage pour tous)”的法律的正式名称是:《关于对同性伴侣开放结婚的法律(Loi ouvrant le mariage aux couples de personnes de même sexe)》。


这一法律的宗旨是寻求平等原则的实效性
(effectivité du principe d’égalité);主要内容是给予同性伴侣(couples de même sexe)结婚和收养子女的权利。


这项法律虽然赋予同性恋者结婚的权利,但却不剥夺任何其他人的任何其他权利;法律不改变与婚姻或收养亲子关系
(filiation adoptive)相关的现行法律制度,而只是把包括权利与义务在内的婚姻制度向同性人士开放;


此外,法律还对同性恋结婚生效后对
丈夫妻子父亲母亲等传统称谓及领养子女姓氏的确定等各种法律及法典细节的变动作出了相应规定。


同性恋结婚法律虽然引起了法国部分民众的强烈反对,但整个法国社会的民意共识业已具备,时机已经成熟。所以,奥朗德总统和法国政府当时还是不顾反对者数十万人大游行的压力,继续按既定日程,将法案付诸议会两院审议通过。


2013
517日,《关于对同性伴侣开放结婚的法律(Loi ouvrant le mariage aux couples de personnes de même sexe)》在法国议会两院通过后正式颁布生效,使法国成为欧洲第9个﹑全世界第14个允许同性恋婚姻的国家。2014年,法国登记的同性恋婚姻达到高峰,共计10522起,占婚姻总数的4%2015年起登记数量有所下降,2016年为7000起;2016年至2021年,登记数量趋于平稳,每年在60007000起之间。

 

frc 8d623d9c126cb7c3c21a453256d16641

继同性恋结婚权利获得确认之后,所有女性的“PMA(医学辅助生殖)”权利便成了一个新的诉求目标,同时也成为对马克龙对LGBT诉求关注程度的一个考验。

2017年马克龙上台以来,法国的同性恋团体和巴黎大游行组织者们并没有因为马克龙发推特支持﹑两位政府阁员以及总统多数党共和国前进派花车组方阵加入游行队伍而掉以轻心,而是恰恰相反,他们对马克龙总统能否兑现竞选诺言一直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与压力。

盘点马克龙第一届任期内在LGBT权利方面的成就,人们可以发现,虽然政府交流和官方说辞方面都有进步,但LGBT权利显然还属于马克龙执政的优先任务。


特别让法国同性恋团体感到苦涩的是:在
10年前奥朗德参加总统竞选时就已承诺的向所有女性开放“PMA(医学辅助生殖)”权利,几经周折反复和延迟,相关法律终于在20216月份得到通过;这当然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进步;但让人感到遗憾的是,去年通过的这项关于生物伦理的法律虽然已允许女同性恋伴侣(couples de femmes lesbiennes)和单身女性享有“PMA(医学辅助生殖)”权利,但还是有许多其他女性,如变性人士(transgenres)等还依然被排斥在外,构成严重的歧视事实。这部法律也未能涉及与女性同性恋生殖有关的“ROPA(女伴卵母细胞接纳)技术”和“配子配对(Appariement)”等问题;

除了“PMA(医学辅助生殖)”立法之外,另一项关于禁止对LGBT人士使用所谓具有治愈功效的“转变疗法(thérapies de conversion)”的法律也在几经周折之后于今年1月份获得通过;依据这项法律规定,对LGBT人士实施“转变疗法”将可被判处2年监禁和3万欧元罚款。这部法律还规定自2022316日起,同性恋人士可以与异性恋一样捐血,不再需要申报性取向,尤其不再需要在献血前遵守4个月的禁欲期(période d’abstinence)的歧视性规定;

frc 9b2b9369e2e53ac198583cb2698a0351

尽管在马克龙治下完成了被耽搁多年的与LGBT权利相关的两部立法,但法国的同性恋权利保障团体依然对马克龙在捍卫LGBT权利方面的模棱两可立场表示不满,虽然在马克龙内阁中,前政府发言人、现任公共财务部长级代表加布里埃尔·阿达尔(Gabriel Attal)敢于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但同时也有象杰拉尔德·达尔马南(Gérald Darmanin)巴蒂斯特勒莫瓦纳(Jean Baptiste Lemoyne)那样的部长或国务秘书,曾在2012年至2013年以共和党国民议员身份在国民议会大肆反对同性恋婚姻法律,并积极支持反同性恋婚姻法游行的社团组织(Manif pour tous),他们对LGBT权利的态度也令人担忧……,尤其是最近几年来,暴力攻击同性恋者事件在巴黎和各地时有发生的背景之下。


显然,由于法国同性恋团体以及各种人权组织长期不懈的努力抗争,法国社会对同性恋平等权利的承认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有目共睹的进步,但离彻底消除歧视,实现真正
平等的目标依然还相当遥远。

至于马克龙连任总统之后,能否在新任期内继续推动LGBT权利的发展,例如,方便性别更换申报以及身份户籍证书中有关性别的显示方式等具体行政措施,进一步预防和减少各种形式的歧视?

截止目前,这还是一个未知数。

(图片/Crédit Photos : falanxi360)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c2435ccd9e80f9207c2a737ad7bb99f5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