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白夜”20周年:去市政府客厅吃一块Pierre Hermé的美味蛋糕吧!

今年是巴黎白夜(Nuit blanche)活动20周年生日,也是最后一次在秋季10月份举办……

而且,尽管人们还处于新冠刚走、俄乌战事未停、通胀已经来临而冬天暖气还尚未有着落的四面楚歌的境地之中,但今年巴黎白夜的主题却是人间乐园/Le jardin des délices”

巴黎人可真有一种即便脚踩狗屎也要引颈高歌高卢雄鸡的大无畏精神……

 

frc bfa64e28099f2b1d03a3273952ef8c52

作者巴黎行人© 法兰西360

 

将于明天(2022101日星期六)晚上举行的巴黎白夜(Nuit blanche)活动与往年有所不同。

首先,今年是巴黎白夜(Nuit blanche)活动20周年生日。

既然是“生日”,那就先说一点作为连续20年年年“熬夜”的忠实“粉丝”的“感想”吧!

说起“白夜”生日,当然首先让人想到的,是20年前的这样一个场景:

2002105日深夜,时任巴黎市长德拉诺埃(Bertrand Delanoë)在熙熙攘攘的市政厅大厅里突然遭一暴徒用刀袭击,当场受伤。就在送往医院的救护车上,躺在担架上的德拉诺埃市长还不停地吩咐手下:“节日应当继续/Que la fête continue !

德拉诺埃市长的这句“节日应当继续”不仅使第一届“巴黎白夜”当晚没有因为他遇刺受伤而中断“节日”,而且这一“继续”,便一直延续了整整20年!

在法国,对于有作为的政治家,如真要想得民意,甚至“永垂青史”,除了在文化方面有所创举之外,别无他路;

 

frc e84b25b39af4444ab2479262024cdb7f

 

无论是古代国王还是现代总统,光有经济建设“政绩”成就或“鸡的屁(GDP)”,如没有文化艺术或建筑上的建树,那恐怕就不足以“声名远扬”,很快就会被人们遗忘。

譬如,法国人大概已不一定记得路易四十时代的“鸡的屁”,但却还在不断地惊叹甚至憎恨凡尔赛宫的奢华;即便在现代,法国人与历史人物最直接的关联,恐怕还是与文化机构相关的名字或路名、建筑名字。

例如,戴高乐因为一座机场和包括巴黎凯旋门广场在内的无数广场或大道而“永生”;蓬皮杜因“他的”文化中心而举世闻名;密特朗主政时代的“政绩”大概都早已烟消云散或被完全遗忘,但是,卢浮宫的金字塔建筑和耸立于塞纳河边的法国国家图书馆四座新楼却在时时提醒密特朗的历史存在……;希拉克在位时就被人称为“懒王”,但终于还留下了一座现在已用他名字命名的“凯布朗利(Quai Branly)原始艺术博物馆”;

萨柯齐和奥朗德算是“殊途同归”:他们两人在总统任上似乎都没有什么文化建树,可好在他们各自都娶了一个“文化名人”太太,所以现在都还不怎么寂寞,人们还能间接通过卡尔拉·布吕尼(Carla Bruni)的时事得知萨柯齐的行踪,或从演员于莉·加耶(Julie Gayet)的蛛丝中发现奥朗德的马迹……

至于马克龙,他的未来前景实在堪忧:虽然连任两届的马克龙运气实在太糟糕,一直在和“黄马甲”、新冠、通胀和普京在搏斗,还无暇顾及大兴土木搞一个“地标”工程;如若马克龙就这般浑浑噩噩中错过第二任期,那么,他2027年卸任后被人遗忘的速度可能会快于他的前任们,而这原因很简单,就是巴黎还没有一个适合于他或“属于他”的建筑或“地盘”……

看得出来,把自己的名字与某一自己曾努力参与推动的文化机构或地标建筑“捆绑”在一起,是法国历代帝王和总统“流芳百世”的最佳捷径。

 

frc 0fbae31f535e2ba337caecca634cbf9c

 

当然,能在法国“青史留名”的还有一个手段,那就是创造一个民众喜爱的“节日”。而最近几十年来,在这方面最为成功的,大概有两个人:一个是Jack Lang(雅克朗),另一个就是前巴黎市长贝特朗·德拉诺埃(Bertrand Delanoë)

现已耄耋之年的Jack Lang(雅克朗) 因发明了“音乐节/Fête de la musique(1982)和“文化遗产日/Journée du Patrimoine(1984)这两个受到法国左右和老少皆欢迎的“大众”节庆,落得一个好名声,不仅得到年轻人的青睐,而且还常被誉为法国“永恒的文化部长”。

 

frc 6331c8332f018ff02f642c9652a200e7

 


无独有偶。前巴黎市长德拉诺埃创造“节日”这一点上,不仅可以和雅克朗“一拼”,而且还能给人以某种比雅克朗“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感觉。

德拉诺埃任巴黎市长12年,给巴黎人留下的最大“遗产”和“口碑”,大概莫过于创造了2个“节日”,即于2002年同一年内先后创设的“巴黎海滩/Paris Plages(夏天)和“巴黎白夜/Nuit Blanche(秋天)

如果说雅克朗的“音乐节”和“文化遗产日”是基于“音乐”和“遗产”这两个法国所实际拥有的“丰富资源”的话,那么,德拉诺埃的更为“厉害”之处,就在于他的两个“节日”都属于“无中生有”,也就是说,巴黎既无“海滩”,又无太阳通宵不落的“白夜”,可即便如此,德拉诺埃团队全凭一个概念、一种想象力和对节庆(艺术活动)的强烈喜爱而成功地使“海滩”和“白夜”变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文化现实”,不仅备受民众欢迎与认可,而且得以年复一年的延展举办……

 

frc 5eecd190b930e42f9c9bc3076f5e059f

 

看来,法国是一个骨子里只尊重文化与艺术的国家,唯有文化和艺术才能留下永久的痕迹,其它的都是过眼烟云,稍纵即逝……

这是“巴黎白夜”今年20周年引发的一点感慨。

而今年“巴黎白夜”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这是最后一次在秋天十月份举行“白夜”活动了。从明年2023年起,“巴黎白夜”将提前至每年6月份的第一个周末举行。因为,巴黎人和周边法兰西岛的“岛民”们都觉得10月天气转冷,白夜晚上已无法玩得尽兴;于是在一次公民投票中,都几乎一致希望把“巴黎白夜”移至夏天……

巴黎市的执政官们于是不得不遵循民意。

因此,这是最后一次在秋季10月份第一个周末举行的“白夜”活动。

今年这届“巴黎白夜”的主题是……“人间乐园/Jardin des délices 

对的,你没有看错!是“人间乐园”。

说实在的,人们真的不能不佩服巴黎人的这种无穷无尽、天下无敌的想象力和勇气!

尽管人们还处于新冠刚走、俄乌战事未停、通胀已经来临而冬天暖气还尚未有着落的“四面楚歌”的境地之中,可巴黎人的心却早已向着“人间乐园”奔去…..

巴黎人可真有一种 “即便脚踩狗屎也要引颈高歌”的“高卢雄鸡”的大无畏精神!

 

frc d723cbc570afaac7433fa69536e76c2d

 

据巴黎市政府聘请的本届“巴黎白夜”的艺术总监凯蒂·阿尔迪(Kitty Hardi)的阐释,今年这一主题受启于十五世纪荷兰画家杰罗姆·博斯(Jérôme Bosch)的一幅同名三联画作品。她参照这一博斯杰作中的场景,把巴黎想象成一座树木茂盛、被各种非同寻常的场景围绕并布满各种奇怪的形状和令人惊奇的造物的巨大花园,也即一个所有创造性谵妄(délires créatifs)都有可能的超现实和梦幻的境界……

200个与“人间乐园”主题相关的不同艺术活动项目将参加明晚的“巴黎白夜”。

 

frc c93bb7a12be356fa3bfeb76f6e50630b

 

而其中最让人“垂涎三尺”的,大概就是巴黎市政府金碧辉煌的大客厅(Salon)里,被誉为“甜品界莫扎特”并赢得2016年“世界最佳甜品师”称号的法国巧克力糕点大师(chef pâtissier-chocolatier)皮埃尔·埃尔美(Pierre Hermé)将为第20届“巴黎白夜/Nuit Blanche)”专门做一个巨大无比的生日蛋糕,供前去参观市政厅沙龙的“夜游神”们分享……délices/美味”;

而在法语中,杰罗姆·博斯的“人间乐园/Le jardin des délices”中的“乐园”与皮埃尔·埃尔美的蛋糕的“美味”都是同一个词,即:“délices”。于是,“乐园”与“美味”融合,“美味”也就成了“乐园”的一部分、“巴黎白夜”的一部分……

 

frc 354e0ceff8e2e3f7668c1fce0602ce03

 

好了,我明天的“白夜”路线定了:去德拉诺埃市长曾经遇刺的巴黎市政府的大客厅里吃一块皮埃尔·埃尔美(Pierre Hermé)的美味蛋糕……

 

P.S.

你呢?你还在犹豫去哪儿吗?

 

这是巴黎外出/Sortir à Paris”网站选择的今年巴黎白夜最值得10大节目介绍链接:

https://www.sortiraparis.com/actualites/nuit-blanche/guides/65715-nuit-blanche-2022-a-paris-les-10-bons-plans-a-ne-pas-manquer


如果还没有中意的节目,那就只好点击
今年巴黎白夜/Nuit Blanche”的完整官方节目链接了

https://www.paris.fr/nuit-blanche-2022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f3819fccc2b05f58ecccfaffdab75ec2

frc da3f8ebe7fe72e449fad48befcc52ad3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