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燃油业罢工“传染”其它行业:“怨气”能挡得住冬天的“寒气”么?

Matthieu 1800 x 600 px

13 1

当地时间2022年10月18日,法国巴黎,抗议者在全国罢工中游行,抗议能源价格飙升和整体通胀对生活成本的双重影响。  视觉中国 图

10月20日,法国道达尔公司旗下的两家炼油厂的工人们表决决定将罢工延长到10月27日。第二天,法国总工会再次号召举行跨行业的全国性罢工。这一波罢工浪潮起始于9月27日,作为法国最大工会之一的法国总工会(CGT, Confédération générale du travail)由于在与法国能源公司道达尔(TotalEnergies)的薪酬谈判中未能达成共识,组织了在道达尔控制的石油精炼厂以及储油设施的罢工。

自9月以来,局部性的罢工不仅逐渐蔓延到了另一个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控制的精炼厂,在规模上也逐渐扩大。法国另一大工会组织法国民主工会(CFDT,Confédération française démocratique du travail),以及“工人力量”(Force ouvrière)也纷纷加入。到10月12日,法国的七座炼油厂中有六家由于声势浩大的社会运动而无法正常运转,工人们甚至还封锁了一部分储油设施,导致经过加工的燃油无法及时运到加油站。根据当天的统计,全法将近一万座加油站中,超过百分之三十面临油品供应不足的问题。

不少早已定好计划在金秋十月出游的法国人眼下却面临能否给汽车加满油的问题。毕竟,在罢工影响下,加油站门口望不到尽头的汽车长队以及动辄就要几个小时的等待,无不宣示着在法国“加油”的艰辛。

反应迟钝的政府

这次罢工的导火索是新一轮的薪酬谈判。在俄乌冲突背景下,能源价格快速上涨,但另一方面,石油开采成本却并没有明显上涨。这无疑为道达尔这样的化石燃料巨头提供了巨大的利润空间,在2022年上半年,道达尔的净利润达到了57亿欧元,这一数字较2021年同期的22亿欧元,翻了一倍多。

在此背景下,法国总工会主张公司将新增利润的一部分用于改善工人薪酬,具体体现为将2022年度的薪酬涨幅提升到10%,而不是年初在战事正式爆发前约定的3.5%。然而,道达尔公司反应迟钝,并未对工会的号召做出任何回应。最终工会丧失耐心,组织工人罢工。在罢工爆发一天后的9月28日,公司按照正常程序宣布将会为股东分红,而这一计划将耗资26亿欧元。

在罢工之初,政府寄望于劳资双方会通过谈判迅速解决分歧,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场即将到来的“燃油危机”。那时候,不管是政府,还是民众,关注重点仍旧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提到的重新启动退休改革。根据道达尔公司9月28日发布的媒体通稿,该公司备有至少二十天的储备,这意味着有足够时间达成可以满足劳方要求的薪酬协定。

时间来到了10月5日,这天在政府例行的部长会议结束后,政府发言人奥利维埃·维朗(Olivier Véran)在回应记者问题时强调:“不存在燃油匮乏的情况,只有暂时性的供应紧张情况。”他还利用这一机会宣传政府为了保护居民购买力而与道达尔公司协商推出每升燃油0.3欧元的折扣。在这一天,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加油站面临缺油情况,缺油的加油站主要集中在法兰西岛大区(Île-de -France)以及上法兰西大区(Hauts-de-France)。

警报真正来临是在10月6日,这一天上法兰西大区议会主席恰维尔·贝尔堂(Xavier Bertrand)在接受全国性电台采访时指出情况的紧急性,并且要求政府采取包括“强制征用”在内的措施尽快恢复燃油供应。到了这一步,政府仍旧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10月8日早上,总理伊丽莎白·博尔内(Elisabeth Borne)和贝尔堂通电话,表示政府已经控制住情况。但实际上,情况愈发紧急。随着愈来愈多反映加油站排队加油的照片在互联网上流传,恐慌情绪也逐渐蔓延开来,反而进一步导致更多人涌向加油站加入“抢油”的行列,导致面临所谓供应困难的加油站数量越来越多。更不巧的是,主管能源的部长阿涅丝·帕尼耶·吕纳谢(Agnès Pannier-Runacher)于9日确诊新冠,她在自己的推特上写到:“我将自我隔离。”

也正是在9日,总理博尔内按照原定安排离开法国对阿尔及利亚开展访问。10月10日,她对随行的记者表示“情况将会在本周内得到缓解”,并且要求劳资双方尽快谈判。而于这天前往法国西部视察的总统马克龙本希望为自己的地方政策做宣传,却不得不面对记者对燃油问题的追问。马克龙回复道:“我希望解决方案将会尽快被找到,协商可以尽快取得成果。”

10月10日,总理回到法国后在当晚就燃油问题召开了紧急会议。能源部长由于感染新冠病毒,不得不远程参会,由其幕僚代为汇报工作。尽管博尔内与左派关系密切,希望可以再给谈判留出更多时间,但她在会议上放出口风,暗示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政府不排除采取强制征用手段。

转天10月11日,在早间节目上经济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表示:“如果法国总工会继续拒绝协商,政府除了强制征用之外没有其他任何办法。”终于,“强制征用”不再是一个禁忌词,政府选择了出手。

罢工情况在这一天也有了新发展。一方面埃克森美孚与部分工会达成了协议,旗下的炼油厂解封就在不远。另一方面,尽管道达尔公司承诺将与工会开展协商,但立场更加强硬的法国总工会以及工人力量则宣布将进一步延长罢工,同时更有新的精炼厂工人参与罢工。当天下午,总理宣布将征用道达尔公司旗下的一个燃油储存站。

“强制征用”的副作用

在“强制征用”(réquisition)上政府保持谨慎的原因不仅仅是寄希望于谈判,更是因为法国法律对这一手段的规定。出于对罢工权这一受宪法保护权利的尊重,法国在法律上要求任何的“强制征用”都需要满足 :其一,罢工活动引发了公共秩序混乱;其二,被强制征用的员工不能超过维护公共秩序的基本需求。正因如此,在法国这样一个罢工不断的国家,上一次政府“强制征用”还要追溯到2010年。而看似威力很大的“强制征用”在颁布后只涉及到数百名员工中的四名。而他们的工作仅限于对经过提炼后的燃油进行质检,以保证之后的转运。

但政府这一决定仍遭到了工会方面的强烈反对。法国南部罢工工人代表将政府的决定看作是“向整个地区法国总工会分部以及全省所有工人的宣战”,而法国总工会秘书长则更加激进,将政府强制征用的决定比作“蠢事”。工会一方面第一时间选择通过法律程序挑战政府法令,希望法院可以否决政府的行政法令。另一方面,经过商议后,法国总工会、工人力量以及统一工会(Fédération Syndicale Unitaire)于10月13日晚间决定以此为契机,于10月18日举行跨行业罢工来“保卫薪水和罢工权”。

这一天的罢工涉及到公共交通、能源、医疗、教育等领域。此外,在首都巴黎,根据内政部统计的数字,共有1万多名法国人走上街头参加游行。18日的罢工,尽管没有获得法国另一大工会法国民主工会的背书,但仍导致不少轨道交通线路受到影响。而在能源部门,持续不断的罢工更影响着法国核电站反应堆的维护工作,进而有可能导致法国在冬季用电高峰期面临停电。

10月20日,道达尔公司旗下两家炼油厂的工人们又决定将罢工延长到10月27日。政府方面目前已发起了三次“强制征用”,并且承诺如果需要,将会继续征用罢工炼油厂的员工。在政府强制征用以及恢复工作的联合作用下,越来越多的加油站恢复服务,但由于这一过程需要时间,全法仍有17%的加油站面临着供应问题。

“民生秋季”与冬天的寒气

在通胀、俄乌冲突以及购买力等问题背景下,民众的怨气逐渐积累,政府在施政上的任何细节都会成为引爆百姓愤怒的导火索。这也就能解释为何本来仅限于工会与能源企业之间的薪酬谈判所引发的燃油危机逐渐传染到了其他的领域,为工会组织10月18日的全国性社会运动提供了有利环境。而这样的趋势并不会瞬间停止。就在10月21日,法国总工会号召在10月27日和11月7日以调薪为主要诉求,再次举行跨行业的全国性罢工。

从工会方面来看,尽管18日的罢工取得了一定成功,但并未达到预期效果。这一方面是由于法国政府从今年暑期到初秋已经推出了一系列措施来保护购买力,平抑能源价格上涨带来的影响 ,另一方面则是不同工会之间意见不统一的结果。相比于法国总工会的强硬态度,法国民主工会的立场则更加温和与实际,更偏向于谈判。

同时,工会组织的一系列罢工和示威也为法国政坛提供了新的焦点。法国激进左翼政党“不屈法国”(La France insoumise)就希望可以利用罢工来为自己与政府及总统多数党之间的竞争增加筹码。不过前法国国民议会议员,该党创始人让-吕克·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和工会之间早已存在不和。成立于1905年的法国总工会秘书长菲利普·玛提内茨(Philippe Martinez)评价梅朗雄:“他总想给我们上一课。”

梅朗雄的高傲态度造成的结果就是法国总工会号召于10月18日举行的罢工只获得了“不屈法国”象征性的声援,而不屈法国在10月16日组织的“反对昂贵生活以及气候问题不作为游行”(Marche contre la vie chère et l’inaction climatique)更是连总工会的背书都没能获得。

法国又一个“民生秋季”(法媒常以此指称罢工和示威频发的秋季)开始了,冬天也即将到来。而要挡住冬天真实的寒气,光凭各种力量以民生议题发动罢工、游行的热情怕是不行的。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f3819fccc2b05f58ecccfaffdab75ec2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Matthieu,首发于 澎湃新闻,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