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访美:“跛脚总统”的外交雄心

Matthieu 1800 x 600 px

17 1

 

(图片来自网络)

 

当地时间11月30日,法国总统艾玛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抵达美国,对美国开展为期三天的国事访问。尽管两国在同时作为北约成员和G7集团情况下,马克龙和美国总统拜登并不缺乏互动机会。马克龙此次在刚刚闭幕不久的G20巴黎会议后又不惜再次专门前往美国开展国事访问,也从侧面反应了此次访问的重要性。

这是马克龙自从2017年就任法国总统以来第二次对美国展开国事访问,此前的访问还要追溯到2018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时期。那次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是马克龙和特朗普两人之间的“握手较量”。以用力握手而著称的特朗普在那一次遇上了年轻的马克龙,双方在仪式性握手结束后留在对方手上留下的握痕,反映的正是两国之间的裂痕。

尽管美法两国一直以来都视对方为亲密伙伴和盟友,但特朗普执政时期,遵循 “美国优先”的口号而优先满足美国利益的美国外交在包括单方面退出《巴黎协定》和伊朗核协议,以及北大西洋组织框架内军费开支等一系列问题上都和法国,以及法国起到领头作用的欧盟有着不少分歧。而这一时期,不管是马克龙在巴黎举办的“同一个地球峰会”( One Planet Summit)上喊出“让我们的地球再次伟大”(Make our planet great again)的口号。还是在G7峰会上与默克尔一起要求特朗普放弃单边主义的做法,都是法国在外交领域对美国做出的反击的具体表现。

2021年年初正式就任的美国总统拜登希望可以通过改变特朗普时期的种种单边主义的外交方式,来更好团结盟友,发挥美国的影响力。但对于法国来说,言语上的各种承诺远不及实际行动来得更加实在。而事实证明,“美国优先”政策并未随着特朗普连任失败而完全消失,而这也构成了马克龙此次访美的最主要背景。

“美国优先”

这其中最明显的例子就是2021年9月的“澳大利亚核潜艇案”。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签订的三边安保联盟协定AUKUS的框架下,澳大利亚单方面撕毁与法国签订的常规潜艇订单,转而选择美国的核动力潜艇。这导致法国的造船业丢失于奥朗德总统时期签订的“世纪订单”。而在这一过程中,法国政府尤其对在安保联盟组建过程中以及潜艇订单毁约时,作为盟友的美国对法国方面的隐瞒表现出了极大的不满,时任法国外交部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甚至将法国订单被美国中间截胡的结果毫不留情地比作“被盟友在背后捅了一刀”。

正因如此,法国政府在事件发生后取消了一系列的双边活动,并且召回了驻美大使以示抗议。尽管之后,拜登政府做出了一系列的示好的表态,来缓和双方之间的气氛,尤其是之后双方在俄乌问题上一系列立场协调使得两国之间的关系回暖,但 “澳大利亚潜艇案”给双方的信任上造成的损害,并非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完全恢复的。

而此次,马克龙访美所关注的主要问题也和俄乌战争分不开关系。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所爆发的冲突已经持续了近十个月,然而战争仍然望不到尽头。尽管双方都一再重申己方对乌克兰的长期无条件支持,但是相比较于处于大西洋另一端的美国,欧洲受到战争的影响明显要更大。这场爆发在欧洲的武装冲突不仅直接威胁到了欧洲的安全,更对欧洲的能源供应和经济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因此相比较于可以隔岸观火的美国,欧洲很明显更加有动机推动这场冲突早日停止,以减少对其经济的影响。况且这场战争的爆发时间正是新冠疫情缓和后世界经济恢复的关键时期。而从马克龙的角度来看,作为在俄乌危机期间始终与俄罗斯总统保持电话联系的西方大国领导人,他更希望自己能够在冲突的解决上发挥更大的作用,以达到提升法国国际地位的目的。正因如此,马克龙希望可以软化美国在俄乌冲突方面的立场,推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乌克兰和俄罗斯之间的对话。

而从事后回来看,马克龙在这一议题上也取得了比较满意的效果。在两人的会谈结束后举办的联合记者会上,拜登也在某种程度上表达出了对马克龙路径的支持。拜登表示,如果普京愿意结束战火,愿意在咨询法国以及北约盟友的基础上与普京会面。

贸易战?

相比较于卓有成效的的外交议题,马克龙在访美的另一个关键议题—经济上,却没能够取得具体的成果。俄乌冲突所导致的欧洲短缺导致欧洲大量从俄罗斯以外的国家进口天然气来保证其能源供应,这其中就包括页岩油储量丰富的美国。在这一过程中,随着供暖季节的日益临近,“供小于求”的市场形势一路推高能源价格,让美国能源企业大赚了欧洲人一笔。

在此次马克龙出访美国之前两个月,法国经济部长布鲁诺·勒梅尔(Bruno Le Maire)就在华盛顿的G7集团经济部长会议上公开表态中质疑美国在能源问题上对待欧洲盟友的态度,并且希望美方能够为出口到欧洲的能源提供价格折扣。但对于这些诉求美国方面都没有明确的回应和表态。

此外,这次行程中的重中之重是针对拜登政府于今年8月推出并且将于2023年正式实施的《通胀抑制法案》(Inflation Reduction Act)。为了推动美国的清洁能源转型进度,法案将为购买电动车、选用干净能源的家庭或个人提供补贴:购买二手电动车将可获得4000 美元补贴,新车最高可获得7500美元。

但在具体条件中,法案同时规定电动车部件需要在美国制造,电动车整体需要在美国组装。此规定被欧盟视作是美国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体现,因为这项规定将会导致电动车企业为了获得拜登政府补贴所产生的价格优势将生产线转移到美国。这导致的将不仅仅是工厂关闭,随之而来的工作岗位流失,以及投资外流都将会毫无疑问地为欧洲的经济恢复增加更多的不确定性。

在这样的背景下,作为欧盟中在这一议题上对美国最为强硬的马克龙自到达美国开始就表现得相当坚决。尽管在临行前,考虑到这一法案对拜登政府在内政方面的重要意义,马克龙没有设置过高的目标,但是他仍然希望可以从拜登方面争取到一系列“豁免”来保护欧盟的经济利益。

马克龙为了能够取得尽可能多的战果,他几乎是从到达美国后的第一刻就开始发起了他的“外交攻势”。在与拜登夫妇晚餐前,他在法国驻美大使馆的讲话中形容美国的这一政策“富有攻击性”,并警告它对欧美关系的影响:“这一风险,是因为美国在面对风险时,首先关注自身-这当然是正常的,因为我们也这么做;然后关注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正因如此,包括法国在内的欧洲就成了可调整的变数。”

两手准备

美国在《通胀抑制法案》上的做法尤其唤醒了法国在去年“澳大利亚潜艇事件”中的不良记忆。同样是自身利益第一,同样是不与美国的重要盟友欧盟保持沟通。诚然美国的内政欧盟无法插手,但是这种单方面行动却是对美国和欧洲之间关系的破坏,有可能如马克龙所警告的那样“会让西方分裂”。

目前,在欧洲舆论界对于美欧之间的贸易战前景普遍持谨慎地观望态度。一方面,拜登上台以来,尽管在名义上抛弃了特朗普时期的“美国优先”政策,但是实际上一系列的政策表明,这一政策的某些特征仍然得到了保留。“目前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政策仍然挟持着美国的外交政策,这激怒了不少美国的盟友。但鉴于目前以俄乌战争以及中美关系恶化为代表的国际背景,是时候重新开始巩固和加强跨大西洋的关系了。”德国智库马歇尔基金会(Marshall Fund)的研究员分析道。

而从另外的角度来看,通过外交解决双方之间在贸易方面分歧,也是目前欧盟首选的方案。诚然欧盟可以选择采取反制措施,例如提高关税、允许欧盟各国增加国家层面的补助甚至是在欧盟层面制定更加雄心勃勃的补贴措施,但是这些措施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弊端,甚至有可能进一步扩大问题。

如果提高关税,有可能将美欧之间在电动汽车单一产业的问题进一步扩大到其他的产业。而如果允许欧盟各国分别提升补助的上限,那反而会将欧洲和美国之间的争议内部化。欧盟各国之间发展情况不均,盲目提升国家补助的上限,毫无疑问更加有利于德国这种实力雄厚的国家,难免会进一步扩大欧盟成员国内部之间的竞争和不平衡。至于欧盟层面的补助措施,则会涉及到欧盟层面共同发行债券筹集资金。因此目前欧盟也主张通过协商解决与美国之间的问题。

当然,欧盟也并非是完全没有做其它的准备。一旦谈判破裂,没能够达到预期中的效果,欧洲也可以加快通过《购买欧洲法案》(Buy European Act)。而为了增加筹码,马克龙在去美国前已经促使欧洲内部在这一问题上取得了共识。为此,法国经济部部长勒梅尔特地和德国经济部部长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取得了德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支持。

除此之外,根据欧盟官方公布的日程表,就在马克龙访美后不久的12月5日,欧盟27国的贸易部长就将会举行会议谈论欧盟方面针对美国的《通胀抑制法案》的反制措施以及反制力度。尽管协商期间欧盟方面特地邀请了美国方面的代表,但毫无疑问的是,马克龙此次访美争取到的拜登的表态将会很大程度上决定欧盟的回应的力度。

如果马克龙能够从拜登方面争取到相对来说比较积极的结果,欧盟方面自然没有理由做出过度激进反制措施。如果相反,马克龙没能从拜登处拿到较为积极的回应,也反而能够推动欧盟的其他国家在与美国的商业竞争上采取更加激进的措施,从而促成欧盟层面的共识形成。

兴许也正是欧盟这种两手准备以及马克龙外交攻势的作用,拜登在和马克龙结束会谈后的记者会上软化了自己的立场:“我们可以做一些调整,从根本上使欧洲国家更容易加入、保障自身,这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我从未打算把与我们合作的人排除在外。我们将继续在美国创造制造业就业机会,但不是以牺牲欧洲为代价”。

进入十一月以来马克龙在法国总统的“自留地”,也就是外交领域,建树颇丰。不管是参加G20、COP27、APEC还是此次美国的国事访问,马克龙都试图将自己刻画成“斡旋者”、“欧盟代表”。尽管实际效果目前仍待观察,但这也可能是目前马克龙唯一能够为“所欲为”的领域。

由于自己的党派联盟在立法选举中未能掌握议会的绝对多数,马克龙及政府在国内的各项事务中极容易受到其他党派的掣肘。如果说,在刚刚过去的两个月中面对反对派对政府预算案的阻击,政府尚且可以通过使用宪法中赋予行政权的法律武器来避开反对派,强行通过预算案,那么,明年年初即将推出的移民和退休制度两项改革则不能继续强行通过,这将会对马克龙的政治智慧提出终极考验。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7558a885628922ff4e05e56050292415

 

frc eb9b76883732d47ae1ac4f7e5e9a4cc7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Matthieu,首发于 澎湃新闻,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