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青钢|杜拉斯要求进步

DU Qinggang 1800 x 600 px

 

DQG02 duras1

 

 

 

在政治上,杜拉斯相信组织,热爱法共,孜孜要求上进。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她认识了后来的总统密特朗,积极参与抵抗运动。经常打入敌人心脏,天衣无缝,左右逢缘。

 

那日却遭伏击,丈夫被捕,关进集中营。在密特朗的帮助下,她逃出了盖斯太保的魔掌。盟军登陆后,丈夫获救,找到人时,已奄奄一息,杜拉斯协助医生精心护理一年,夺回了丈夫的命。有个细节颇感人:丈夫进食困难,又急需营养,杜拉斯用高价买了一公斤牛肉,四处找碎肉机,跑一个上午,才在Les Halles 附近找到,将牛肉打成汁,分六次喂给丈夫,她自己没吃一口。一年半过后,两人却离了婚。1945年杜拉斯加入法国共产党,表现积极,担任了维斯孔蒂街的党支部书记。

 

转折出现在1950年初,某同志去法共中央告发杜拉斯,说她在一次晚会上当着其他作家的面,激烈批评优秀党干部阿拉贡。还自以为是,对好几个党员不恭,甚至风言风语,冷嘲热讽,不把村长当干部。告发者叫孙布伦,西班牙人,也作家,曾是杜拉斯家中的座上宾。事起萧墙,威力更大。对杜拉斯,大家伙起了疑心,短了信任,关系日益冷漠。

 

杜拉斯四处解释,收效甚微,开始心灰意冷,面对头目,她高声说,某一个体太卑鄙,组织不分青红皂白,败坏了我的名声,我不再做喷火斗士了。随后又闲言四起,说她与托派深交,经常去夜总会放荡形骸,是堕落的小资产阶级,损害了组织,背叛了党。

 

杜拉斯从委屈走向痛苦,从痛苦走滑向绝望。渐渐的,生出了退意。

 

恰好组织寄来一封信,暗示将清她出党。杜拉斯无奈摇摇头,冷静回了一封信:无论你们怎么决定,我深深的是一个共产主义者。最后我只说一句,这么多年,我没有做过一件损害党的事。虽与组织决裂,杜拉斯仍然为人类的正义而奋斗,比如,反对阿尔及利亚战争,为妇女争取堕胎的权利。更重要的,她静下来,全身心写作,发表《抵挡太平洋的堤坝》,名声大作。尔后既写剧本,又拍电影,到处演讲,还得了奥斯卡的剧本奖。

 

密特朗当了总统后,她没有去套近乎,继续做自己喜欢做的事,1984年出版《情人》,获龚古尔文学奖,高光亮世界。她散化情节,淡化人物,精炼语言,光耀对话,丰富了小说的写法,对我国的当代文学产生了较大影响。

 

 

 

DQG02 duras2

 

 

 

六十五岁那年,杜拉斯遇见一位二十七岁的小伙子,她的粉丝,还是同性恋。两人住一起,经历了一场热烈而颠簸的感情。任它风刀雨剑,小伙子伴她走到生命的终点,做了她遗言的执行人。

 

评论家们感慨:鱼有鱼道,虾有虾路,远离政治,作家妙笔生花,活得更人,对地球的贡献更大。

 

—- 杜青钢,2021,9,6

 

左岸右岸 故事法国文学》一书的几个不同价格的下单链接,供读者朋友选用:

 

 

微店:29.25 元人民币

 

 

DQG01 8 QR Weidian

 

 

京东:36.00元人民币

 

 

DQG01 8 QR jingdong

 

 

 

当当:22.50元人民币(限时)

 

 

DQG01 8 QR DANGDANG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7558a885628922ff4e05e56050292415

 

frc eb9b76883732d47ae1ac4f7e5e9a4cc7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杜青钢,首发于 公众号“武大杜青钢”,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