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大罢工,马克龙能把法国退休制度改革进行到底吗?

Matthieu 1800 x 600 px

 

 

 

1月19日,法国各大工会发起大规模罢工,法国大部分列车班次被取消,部分航班受到影响,巴黎地铁运营也严重中断。这一切的导火索,是法国总统马克龙心心念念的退休制度改革。他在去年年底发表的新年电视讲话中表示,2023年“将会是退休改革的年份”。

 

此次罢工背后的怒火指向的,是法国总理伊丽莎白·博尔内(Elisabeth Borne)1月10日正式向议会提交的退休改革法案草案。根据政府公布的草案内容,改革后法定退休年龄将逐渐推迟,到2030年退休年龄将推迟到64岁。而根据民意调查,绝大多数法国人反对将退休年龄推迟至64岁的改革政策。

 

 

0180 affiche fo

 

 

此外,作为马克龙经典的执政手段,除了要求法国人“稍微多工作一点”之外,政府也在这项改革中提出了若干补偿性措施,以保证“社会公平”。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取消特殊退休金制度,比如,改革后,法国国家铁路公司(SNCF)目前所享有的较早的退休年龄和更丰厚的退休金就会被“革”掉。

 

政府还提出在2023年将把最低养老金从目前的每月大约1000欧元提高到1200欧元。然而,根据法国政府的顾问性机构退休指导委员会(Conseil d’orientation des retraites)2022年9月发布的年度报告预测,到2032年法国养老金系统的亏空将达到200亿欧元,此后情况会进一步恶化,直到2040年才有可能出现一定程度好转,而这还只是基于预测。

 

不过,在上述法案草案中,政府也决定加快推进实施在前总统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任内通过的“图兰法”(loi Touraine),到2027年,使1973年后出生的法国人的退休金缴纳年限延长到43年(该法案原计划在2035年实现这一目标)。

 

博尔内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改革是一个为了能够让法国养老体系保持平衡的“必要政治选择”,她还直接回应议会中的反对派,称他们不接受政府改革提议,反而提出进一步降低退休年龄的诉求,那些拒绝改革,甚至是宣称降低退休年龄依旧可以解决问题的人,是在“蛊惑人心”。

 

 

马克龙的执念

 

退休改革一直是马克龙竞选总统时最有代表性的议题。2017年他第一次就任总统后不久就开始推进退休改革的工作。然而,从这项改革如此长的时间跨度也不难看出,推进得并不顺利。由此引发的罢工和抗议也不是第一次了。2019年11月,马克龙任命的退休改革高级代表让·保罗-德勒沃(Jean-Paul Delevoye)向总理提交了事关这项改革的报告,意味着政府将正式着手开始改革法案的准备工作。而强烈反对这项改革的工会从当年12月5日起组织罢工,导致巴黎的公共交通几乎完全瘫痪。

 

除了来自街头的怒火,当时议会中的反对派为了阻碍退休改革法案通过,提出了近三万条修正案。时任总理爱德华·菲利浦(Edouard Phillipe)不得不于2020年2月29日激活宪法49.3条,以政府信用为抵押,企图强行通过这一法案。

 

尽管凭借着执政党在国民议会中的绝对多数席位,法案在国民议会一读通过,但随之而来的全球疫情彻底打乱了改革的后续进程。马克龙在2020年3月16日通过电视讲话宣布法国全国“封城”时,也表示将暂停这项引起极大争议的法案。

 

2022年,马克龙在连任竞选中再次将退休改革纳入竞选纲领。对以改革者自居的马克龙来讲,推动退休制度改革除了现实需要外,更有利于为他的第二个总统任期奠定一个积极的基调。而这项改革迟迟不能落地,会影响他本人及其政府的公信力。

 

成功连任的马克龙对这项改革寄予厚望,并表示将在2022年9月就将改革提上日程。但他依旧没能如愿。2022年10月,面对来自其重要盟友弗朗索瓦·贝鲁(François Bayrou)的公开强烈反对,马克龙不得不同意与工会开展协商谈话,并承诺参考各方意见,将改革时间表延后到2022年年底。结果圣诞节期间又遭遇突如其来的铁路罢工,为了避免打乱法国民众的假期出行计划,马克龙决定再次推迟,将法案的正式公布时间推迟到2023年1月。

 

 

较量与合作

 

尽管承诺将与工会谈判,但马克龙却为协商的对象和内容都做了明确的规定。在对象上,马克龙及政府将优先的协商对象设定为法国民主劳工联合会(Confédération française démocratique du travail,CFDT)。相比成员数量全法第一的法国总工会(Confédération générale du travail),成员人数在法国排名第二的CFDT在不少议题上都有着相对明显的改革态度以及进步趋向,在2020年那次流产的退休改革中,CFDT在废除特殊养老金体制上与政府意见一致,在一定程度上也为政府敢于冒着来自街头的压力强行推进法案创造了条件。政府尤其希望能够通过说服CFDT来分化工会代表的劳方团结,从而逐个攻破来自工会的阻力。

 

但马克龙在协商内容方面的限制却直接将CFDT也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在马克龙看来,将退休年龄推迟到65岁是协商的一条红线,这不仅与他自己在大选两轮之间的表态矛盾,更与CDFT的核心利益冲突。2023年开年,一再延长的协商进入到最后关头,政府依旧没能完全说服CFDT。最后一轮协商结束后,CFDT秘书长洛朗·伯杰(Laurent Berger)在总理府对记者表示:“如果政府提高退休年龄,CFDT将会动员起来(反对)。”

 

 

0180 defile cgt

 

 

最终,马克龙做了让步。政府提交议会审议的法案版本中退休年龄是64岁。不过,促使马克龙让步的因素却并非单纯来自工会的压力。根据法媒披露,马克龙在最后关头选择了更容易让人接受的64岁退休,以及加快“图兰法”的实施节奏,与总理博尔内有密切关系。

 

作为马克龙意志的执行者,博尔内此前曾长期担任劳工部长。无论是她之前的经验,还是她一直以来亲自组织负责的一系列协商,都让马克龙在退休改革问题上对她无比信赖。博尔内在2022年底成功争取到了法案的再一次延迟发布,她利用这段时间不仅最终说动了中右政党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为议会中法案的表决减少了阻碍,更利用这最后的时间成功软化了马克龙的立场。

 

共和党在退休改革这一问题上的支持对马克龙及其政府有特别的重要性。去年12月就任共和党主席的埃里克·裘蒂(Eric Ciotti)在开始工作后就表示,如果政府能够满足共和党的要求,共和党将会在议会审议过程中投同意票(目前提交议会的法案草案中,将退休年龄延迟到64岁,以及将最低养老金从1000欧元提到1200欧元,就是共和党的主张)。在立法选举中未能取得国民议会绝对多数的执政党,如果想避免强行通过退休改革法案,通过正常的议会审议程序来实施这项改革,共和党目前占据的59个席位就是真正的关键。这样做更重要的是可以避免给法国人留下一个政府不顾民意的形象。而这正是法国人在总统大选中投票给马克龙之后,转而在立法选举中把票投给其他党派的原因之一。

 

 

恶性循环

 

刚刚过去的2022年对法国人来说并不好过。新冠的阴影逐渐离去,但是俄乌冲突所引发的通货膨胀,以及能源危机让不少法国人不得不开始谨慎起来,甚至不得不勒紧裤腰带。本来就一直存在,并且逐渐积累的怨气又是否会因为马克龙推行退休改革而在新年伊始就爆发?马克龙在赌,工会在赌,议会中的反对派也在赌。

 

就在总理博尔内正式介绍这项法案的当天晚上,法国的几大工会就宣布将在1月19日开始罢工。而激进左翼政党不屈法国也宣布将在21日组织游行反对退休改革。这不禁让人想到从2019年12月到2020年2月持续长达三个月的大罢工。

 

尽管马克龙对此次退休改革做了一定程度的让步,但仍旧面临着几乎来自于所有工会的强烈反对。这也在某种程度上预示着2023年开年政府就将面临着来自示威者的压力,而普通法国人除了会因为罢工不得不面临各种生活不便之外,他们的意见也将会作用于未来一段时间内政府与工会之间的力量对比。

 

不幸的是,政府在说服民意上做得并不够。博尔内在黄金时段接受电视台专访后,法国民调机构ELABE的一份民调显示,67%的法国人反对政府提出的退休改革措施,另有近70%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现阶段支持反对此项改革的相关罢工活动。

 

2017年,马克龙在推动退休改革时会经常提到“以贡献点数为基础的全民养老体系”,在当时这被看作是一项可以维护社会公平的改革。但随着时间推移,进入第二任期,这项改革变成了“其他改革之母”,政府承诺会把因退休改革而节省下来的资金投入其他领域的社会改革。然而在做了一系列让步后,当总理正式公布这项改革时,最终目的直接变成了减少养老系统的亏空。法国人记住的却只有短短的一个词语:“工作更长时间”。

 

这一叙事变化背后反映的是法国目前在退休问题上一直以来的困境:所有人都期待可以推动大刀阔斧的改革,却没人有魄力愿意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正如现任劳工部部长奥利维尔·杜瑟博(Olivier Dussopt)所言:“不管我们做什么,退休问题都会让人焦头烂额。”但这种政治上的谨慎,以及缺乏前瞻性换得的最终结果只能是每届总统都要面临极大的阻力改革退休制度,而继任者只能在之后再进行缝缝补补。

 

对当下的马克龙来说,如果能够顺利通过议会的审议实现当前版本下的退休改革自然是最优结果。政府部长们目前流行的一句话就是:“(一旦退休改革开始)我们要么坚持,要么放弃”。往事依旧历历在目:1995年在雅克·希拉克(Jacque Chirac)总统治下,右派总理阿兰·朱佩(Alain Jupé)面对持续了近一个月的罢工,他不得不放弃了改革。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ccdf745ce58ba8c023d08c8bde5f04ad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Matthieu,首发于 澎湃新闻,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