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一定要让孩子相信“圣诞老人”?

 

 

为了让孩子们相信“圣诞老人”,不仅法国人曾“挖空心思”,精心地制造了一个又一个“虚拟”场景和故事,而且,连素来以严肃著称的“世卫组织”负责人最近都配合“作假”,声称“圣诞老人”已有新冠免疫力,可以不受“宵禁”限制,在圣诞夜把礼物送到各家各户……

 

是不是一定要让孩子相信“圣诞老人”?这种“善意说谎”对于孩子教育究竟是否必要?到底有没有好处?它是不是最终可能对(至少是部分)儿童造成心理创伤?

 

这是一个值得关注、深思和讨论的话题……

 

比如,卡罗琳娜(Caroline GM)的见解就与许多法国人大相径庭……

 

本文最早发表于2018年初,原标题为:“为什么我不准备哄骗我孩子相信圣诞老人?”

 

 

 

frc aae50a66f3d83ae8b727a6eb006c591a

 

卡罗琳娜/CarolineGM

与她刚满周岁的女儿Naomi(娜奥米)

 

 

让不让孩子信“圣诞老人”,归根结底可以归纳为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到底是希望培养孩子的批评精神,还是想通过利用他们尚未成熟和轻信的头脑,以奖励和要挟的方式把他们转变成听话的绵羊?

 

 

作者 |卡罗琳娜/Caroline GM© 法兰西360

 

 

 

刚过去的圣诞节也是我刚满一岁的女儿第一次正式过节。

 

节前,我便特地告诉我婆家人一个决定:我不准备哄骗我的孩子相信圣诞老人。

 

事实上,我这么做只是让他们知道“我不可能向我孩子说谎”的意思。因为在我看来,骗孩子相信一件我自己不信的事就意味着对孩子说谎。

 

在任何其它情形下,不愿对自己的孩子说谎都会被当作是一件值得赞扬的事,而且一定会受到鼓励。但在“圣诞老人”问题上却并非如此。

 

在“圣诞老人”这一特例中,荒唐之极的地方在于:想说真话,或不愿说谎会引起一系列负面反应,甚至被指责为伤害孩子—所谓“伤害孩子”当然是指剥夺了孩子感受圣诞节的魅力……

 

所以,我想弄明白为什么在脱离上下文语境的情况下,“我不能对我的孩子说谎”这句话通常能博得好感,而当一旦涉及“圣诞老人”时,它却会如此遭受指责?

 

在普通法语语境下,一个人只要坦承“不可能对自己孩子说谎”,得到的回应通常会是:“呵,幸亏如此!/Bah heureusement !”“这可是不能再缺少的啊/Il ne manquerait plus que ça !”“对,谁也不希望对自己的孩子说谎/Oui, personne ne souhaite mentir à son enfant !”……

 

在一个对人们彼此的不同信仰还相对接纳的宗教环境下,这一“供认”还多多少少能够得到容忍。依照对话人的不同,可能得到的回应是:“我也不信圣诞老人/Je n’y crois pas non plus !”,“我信教,但不守教规(Je suis croyant mais pas pratiquant)”,等等。

 

然而,奇怪的是:一旦涉及到没有任何一个成年人相信的“圣诞老人”时,它就会招来无数充满激情的责备之词:“你这不是剥夺孩子感受圣诞的奇妙吗?”“这不是说谎”“孩子需要信圣诞老人”,等等。

 

 

frc 3d91fde66943af64656131655d656d7d

 

 

这儿,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法国是一个有圣诞节和“圣诞老人”传统的国家。

 

从历史渊源看,“圣诞老人”属于北欧国家天主教的一种传统,它的“原型”圣尼古拉(Saint Nicolas)是一位天主教和东正教共同承认的圣人,曾经起过连接东方和西方的某种纽带作用。

 

[关于“圣诞老人”的来龙去脉,可以参阅“‘圣诞老人’的来龙去脉”一文,在此不再赘述:

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3302]

 

 

 

frc 0be20b8c1160242e0e1666109808d82f

 

 

但是,“圣诞老人”在天主教“圣诞节”礼仪中的地位,即便在教会内部,也曾经有过激烈的争论。

 

其中最能说明这一微妙关系的,是19511223日发生在法国第戎市(Dijon)的一个著名事件:

 

那一年,法国勃艮第首府第戎的多名高级神职人员(prélat)和教会当局频频发声,表示不赞同许多家庭和商家在圣诞庆祝中给予“圣诞老人”愈来愈重要的地位。他们揭露耶稣诞生节庆的“异教化(paganisation)”或“美式化”趋势,认为这一趋势令人担忧,它把公众的注意力从耶诞纪念的本身意义转向一个没有宗教价值的神话。

 

 

frc 50a89ede6d6e728b8d5b1be327fe22af

 

 

第戎教区抵制“圣诞老人”的行动在那年圣诞节前夕达到了白热化程度。19511223日下午3时,第戎大教堂广场发生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场景:代表第戎教区所有反对谎言的天主教家庭的250名儿童聚集在大教堂正门前,当着他们的面,教堂神甫宣布“圣诞老人”为“篡位者(usurpateur)”和“异端分子(hérétique)”,然后,当众烧掉了一个“圣诞老人”的模拟像(effigie)

 

这一事件当时轰动整个法国。不仅各种媒体大量报道了第戎“处决”“圣诞老人”的消息,而且第戎总主教区(archevêché)也专门发布了一项公告,其中特别指出:

 

这一活动“不是一次娱乐消遣,而是一个象征性行动。‘圣诞老人’作为燔祭品(en holocauste)牺牲了。”

 

“说实话,谎言不可能唤醒孩子的宗教感情,而且无论如何都不是一种教育方法。别人爱怎么说,怎么写,就随他们去吧!他们愿拿‘圣诞老人’抗衡‘鞭子老爹’,就让他们去吧!”

 

“对于我们基督教徒来说,圣诞节应当继续是救世主诞生的纪念节日。”

 

然而,有意思的是:被教会在第戎大教堂前当众“处死”的“圣诞老人”于第二天,也即19511225日下午18时,就在第戎市政厅大楼的屋顶上“复活”:当时担任第戎市长的教会议事司铎(chanoine)﹑国民议会议员—也是著名的“基尔/Kir”鸡尾酒的冠名者(不是发明人)( 参阅“基尔酒为什么这么有名”一文: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2945)—菲利克斯基尔(Félix KIR)决定如期召集儿童们到市政厅广场观看“圣诞老人”在市政厅大楼屋顶的表演……

 

第戎大教堂广场“取决”“圣诞老人”事件当时在法国民间社会引发了激烈评论,整个第戎市的居民被分成赞成与反对两大阵营,人们对此褒贬不一,即便在天主教徒内部也是如此,有许多信徒也指责教会的激进举措,特别是,社会上为数不少的反教会人士也借机通过捍卫“圣诞老人”来表达对第戎神职人员的不满;

 

所以,当时那场由法国第戎教会发起的抵制“圣诞老人”的行动不仅并未如组织者所愿,没能阻挡住“圣诞老人”“入侵”圣诞节庆的步伐,而是相反,在一定程度上使“圣诞老人”突破了教会的“防线”,从此更加肆无忌惮地无孔不入,直至演变成为一个与“圣诞”和“宗教”几乎没有多少交集的纯粹商业性符号……

 

 

frc ea49e291fc0e9ad8677bc839ef8565c1

 

 

 

法国著名人类文化学家克洛德•列维–斯特劳斯(Claude Lévi-Strauss)曾对发生在第戎的“圣诞老人”被烧事件十分关注,并以它为主题写了一本名叫《被处死的圣诞老人/Le Père Noël supplicié》的专著,从人类文化学角度对支撑“圣诞老人”逐渐大众化(popularisation)的神话结构(structures mythiques)作了分析探讨。

 

 

frc f7599dee22b6791c91be0b68d9fa9511

 

 

当然,这一对“圣诞老人”的历史回顾使我感兴趣的,既不是“圣诞老人”的宗教属性,也不是它的商业炒作特点,而是它所承载的某种“教育”职能。

 

哄骗孩子相信“圣诞老人”这一事实大概起源于人们还把孩子看成是一个“坏人”,一个由有待管束的冲动构成的存在的时代,在那个时代,人们还使用各种计策试图使小孩变“好”。

 

 

frc 295855ce853f4c905a4a265783debac0

 

 

下面这首法国儿歌(comptine)便是一个明证:

 

Ô grand Saint Nicolas,

啊,伟大的圣尼古拉,

Patron des écoliers,

小学生们的主保圣人,

Apporte-moi des pommes

带给我苹果,

Dans mon petit panier.

放进我的小篮子。

Je serai toujours sage

我将会永远听话,

Comme une petite image.

就像一张小图画。

J’apprendrai mes leçons

我会学习我的功课,

Pour avoir des bonbons.

为了得到糖果。

 

Venez,venez, Saint Nicolas,

来吧,来吧,圣尼古拉,

Venez,venez, Saint Nicolas,

来吧,来吧,圣尼古拉,

Venez, venez, Saint Nicolas, et tra la la…

来吧,来吧,圣尼古拉,埃特拉拉

 

Ô grand Saint Nicolas,

啊,伟大的圣尼古拉,

Patron des écoliers

小学生们的主保圣人,               

Apporte-moi des jouets

带给我玩具,

Dans mon petit panier.

放进我的小篮子。

Je serai toujours sage

我将会永远听话,

Comme un petit mouton.

就像一只小绵羊。

J’apprendrai mes leçons

我会学习我的功课,

Pour avoir des bonbons.

为了得到糖果。

 

 

frc 33e0d621ac2c318403ef0f8cce3c7142

 

 

在现代“圣诞老人”崇拜中,尽管原先与“圣尼古拉”左右相随的“鞭子老爹(Père fouettard)”消失了,但“圣诞老人”其实还是一种对孩子施加压力的手段,而这一手段试图达到的是一个目的,即让孩子在一年时间中要保持“sage/乖﹑听话”,就如同法国著名儿科学家﹑心理分析师铎尔多(Françoise Dolto)借“圣诞老人”之口,在给写信请求礼物的儿童的回复中所写的那样:“Sois sage !/要乖!”

 

在“圣诞老人”问题上,铎尔多不仅确信让儿童相信“圣诞老人”的必要性,而且“身体力行”,曾是1962年由她的当时任法国政府邮电部长的弟弟雅克马莱特(Jacques Marette)决定设立的在法国几乎家喻户晓的“圣诞老人”专用邮箱和“圣诞老人秘书处”的第一位“秘书”;

 

frc db2791a23b5058fd3ef116bcf9fd73fe

 

许多法国人可能对在孩童时代曾经收到过的“圣诞老人”的“回信”(明信片) 还记忆犹新;这一“回信”的最早版本便出自铎尔多之笔:

 

……我不知道是否能够给你带来你跟我要的一切。我将会尽力,但是,我已经很老了,有时我会弄错。应该原谅我。希望你乖,努力学习。我拥抱你。”( « … Je ne sais pas si je pourrai t’apporter ce que tu m’as demandé. J’essaierai, mais je suis très vieux et quelquefois je me trompe. Il faut me pardonner. Sois sage, travaille bien. Je t’embrasse fort. »)

 

[参阅“法国的‘圣诞老人秘书处’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文

https://www.falanxi360.com/index.php?s=/news/show/id/3303]

 

 

 

frc b37637b041c371c043d8faf5ca458bfd

 

 

在这儿可以清楚地看出,玩具和礼物首先成了一种父母与孩子之间的“交换”:父母希望得到的是孩子的“乖/听话”,而“圣诞老人”则是父母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而借用的一种手段。

 

在这个意义上,“圣诞老人”应该属于黑色教学法(pédagogie noire)的教育工具之一。

 

然而,按照正面教育法(éducation  positive)的观点,对小孩使用谎言,无论其背后的用心如何,都属于一种教育暴力(violence éducative)。此外,在说谎这一事实背后,从不存在良好用心。谎言背后总有某种操纵的意愿。

 

在正面教育法中,人们对待孩子如同对待一位家里的客人一样,这也是了解人们对孩子所做的一切是否公正的一种好办法。

 

遵循这一逻辑,如果您要坚持让孩子相信“圣诞老人”,那么,您自己就得先相信他的存在。

 

铎尔多尽管主张让孩子信“圣诞老人”,但她曾针对儿童的领悟认知能力说过一句很有名的话,她说:“在家里,有两类凡事皆知的生命:儿童与狗(A la maison, il y en a deux qui savent tout : les enfants et le chien)”。

 

 

frc f7405e67afb07c8a50d4f4183ce14127

 

 

因为,儿童真的知道一切,他很好奇,他将提出问题,而且他对您熟知于心。他能听出您的犹豫,辨识出您的那种不知如何回答的恼火(agacements)。他知道您在跟他说谎。

 

但是,由于孩子有心让成人高兴(正面用意),他一定会自问为什么大人那么热衷于让他相信某一种不存在的事物?他会自忖这一定对大人很重要,所以他会为了让大人高兴而相信该不存在的事物。

 

我觉得不应该哄骗我孩子相信“圣诞老人”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当有一天,或者孩子自己发现,或者大人们在一个选定的时机,决定结束“圣诞老人”的谎言,泄露“圣诞老人不存在”的真相时,究竟会对孩子的心灵造成多大的冲击和伤害?

 

 

frc 368e9a446c03b26df631ef252da31889

 

 

这是当代儿童教育专家们愈来愈关注的一个问题。

 

孩子们一般会如何对待父母们善意精心编织的“圣诞老人”骗局的“破产”的呢?

 

当然,在大多数情况下,孩子都能够承受这一“打击”而“挺过来”。但是,对于那些生性脆弱和敏感的孩子,尤其对于那些想象力丰富的孩子来说,其造成的心理后果将不亚于一次灾难。

 

因为大人通过承认“圣诞老人”不存在,将他们心中的“魔力(magie)”击得粉碎。而且这往往发生在想象力对孩子发生重要作用的时候;他们会因此而更加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想象世界之中,逃避他们不再相信或他们不再给予信任的成人世界的现实。

 

这时,所产生的可怕后果是:孩子不再相信的,不仅仅是“圣诞老人”,而且是你们大人!

 

因此,千万不能忽视的是:别以为出于何种目的,通过哄骗说谎方式让您的孩子相信“圣诞老人”,而有朝一日当您告诉孩子“圣诞老人不存在”这一真相时,孩子放弃的只是对“圣诞老人”的寄托和希望。

 

不,后果要比这严重得多:孩子将不再相信大人,不再信任大人!

 

 

 

frc af46f6fbdf578b9fe5d9f031338da89a

 

 

对此,人们以前一般认为,孩子应当经历这一过程以获得成长。而它的潜在逻辑是:既然生活是艰难的,由许许多多的失望和挫折构成,那么,作为成人的家长为何不能故意给孩子制造一次失望,让他们经受考验呢?

 

但事情可能并不如此简单。

 

意大利著名儿童医生﹑儿童教育专家蒙特梭利(Maria Montessori)曾经说过:“我们以为让孩子把一些异想天开的东西当成真实是在培育孩子的想象;比如,圣诞节在某些拉丁国家由一位名叫贝法纳(Befana)的丑女人做象征;她可以隔墙而视,可以钻烟囱进入人们家中,为那些听话的孩子分发玩具,但对那些不乖的孩子却只留下煤炭。在盎格鲁萨克逊国家则相反,圣诞节是一位满身是雪的衰弱老人,背着一只巨大的篮子,在晚间真的进入家中,把玩具带给孩子们。然而,那些是我们自己想象力的产物如何能培养孩子们的想象力?在进行想象的,只是我们自己,而并非孩子们:他们是相信,而并不想象。而轻信(crédulité)实际上是尚未进化的灵魂的一种特性,这些灵魂不仅缺少关于现实事物的经验与知识,而且也没有那种能够区别真假﹑美丑﹑可能与不可能的智能。”

 

 

frc 0e3464baabbf2cb89fcc199bdf4781d7

 

 

“我们在儿童身上希望培养的是轻信么?(……)诚然,轻信也可能发生在成人身上,但它会与智能形成对比,而且既非其基础,也不是它的成果。唯有在知性愚昧时代轻信才会萌芽;我们对已经超越这一时代感到骄傲。我们认定轻信是缺乏文明的一个痕迹。”

 

因此,让不让孩子信“圣诞老人”,归根结底可以归纳为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到底是希望培养孩子的批评精神,还是想通过利用他们尚未成熟和轻信的头脑,以奖励和要挟的方式把他们转变成听话的绵羊?

 

虽然家庭父母﹑商业﹑传统教育观念,直至整个社会,都在联手配合,甚至“密谋”,年复一年地为孩子相信“圣诞老人”设下了一个又一个用“善意”谎言构筑的“陷阱”,但是,到头来,它也会使父母们落入某种“连环套”。

 

 

frc a15f68010bc84ba701d7a9e7e00e34e6

 

 

例如,假如孩子满怀希望地给“圣诞老人”开列了一张礼物清单,而最后没能全部得到时,父母们怎么向孩子解释?是推说“圣诞老人”吝啬﹑不公正,还是责怪孩子“不乖﹑不听话”,从而使他们产生某种负罪感?还是干脆父母自己承认没有经济能力购买全部玩具和礼物(而这显然是可能立即戳破“圣诞老人”神话的“不打自招”之举)

 

在这种情境之下,无论哪一种解释都不但不可能满足孩子,而且会迫使家长从一个谎言走向另一个谎言,从而在孩子教育中留下一个无法自拔的陷阱,埋下一颗必然会随着孩子年龄增加而将随时爆炸的“延时炸弹”……

 

因此,与其陷入这样的窘境或“泥潭”,与其冒让孩子无辜背负“有罪感”可能造成的巨大心理风险,是不是还不如趁此机会放弃哄骗孩子相信“圣诞老人”,开始向孩子们传授人生发展中迟早必将遇到的“欲望挫折(frustration du désir)”呢?

 

大人们以为哄骗孩子相信“圣诞老人”能使孩子感受到圣诞节的“魅力”。实际上他们搞错了:圣诞节的魅力其实并不在“有一位不认识的大胡子老人带来礼物”这一点之上。

 

 

 

 

 

frc 4e1d12c510de35b8b3248c1bf416b93a

 

 

圣诞节本身就是美妙的:装饰圣诞树很美,互赠礼物很美,亲人们聚集在一起也很美……而知道这些礼物不是来自那位穿红大衣的老大爷丝毫不会削减过节的乐趣……

 

一个没有“圣诞老人”的圣诞节依然可以是一个分享家庭天伦之乐﹑交流和分享爱心的时刻,可以让人感受到有一个温暖的家庭﹑有一处可栖身的房屋﹑能身体健康并在一起分享时光是多么的幸运……

 

一个美妙圣诞节是充满温馨﹑爱心的时刻,是真正的(不是虚构的)人们之间的分享,他们不仅相爱,而且通过互赠礼物来表达这一爱心……

 

孩子很高兴接受礼物,但他们也同样高兴知道这礼物是来自父母亲或来自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是因为亲人们都爱他﹑喜欢他;实在没有必要一定让孩子相信这礼物是一位他迟早总有一天会知道不存在的叫“圣诞老人”的陌生人送的。

 

在我看来,这才是圣诞节的“魔力(magie)”。这一现实其实已经足够完美,为什么还要编造一个“圣诞老人”的谎言来糟踏节日呢?为什么要画蛇添足,对本来不需要修饰的一种现实进行美化呢?

 

 

frc 7becc6e5d3ce79d40123e382757bbdf9

 

 

因此,一种尊重孩子﹑尊重孩子的需要和欲望的善意教育(éducation bienveillante),不需要对孩子说谎,不必为了让孩子相信而假装相信什么,也不需要通过“讹诈”让孩子乖巧;因为乖巧应是他们的自然本性。使孩子变“坏”的,恰恰是谎言和不良待遇(mauvais traitement)

 

当然,从孩子教育角度看,在圣诞节和“圣诞老人”是一种悠久传统和被普遍遵循的习俗的背景之下,不让孩子相信(ne pas faire croire)“圣诞老人”和哄骗孩子相信(faire croire)都属于带有某种暴力性质的行为。

 

那么,又该如何面对“圣诞老人”,特别是如何向孩子解释这一现象呢?

 

 

frc ed4c379ea2f4c6ef248968f48b29f1b9

 

 

童话的叙事方式也许是一种启迪。

 

蒙特梭利曾说过:“孩子不是一只需要塞满的瓷瓶,而是一处应当任其喷射源泉(L’enfant n’est pas un vase qu’on remplit, mais une source qu’il faut laisser jaillir.)”。

 

当我们给孩子读一个会说话的动物的故事的时候,我们不需要对他说:“你知道吧,动物不是真的会说话的”,因为,这是一个与现实脱离的童话,孩子们自然会把它当作童话感受。

 

而所有这些童话故事都是以“il était une fois/从前……”这一叙述格式开始的。而这一约定俗成的格式事实上起到了一种“提醒”作用,它使孩子们明白:大人们其实并不相信故事里一切;而孩子可以在没有成人的哄骗或谎言的干预下自发地“亲自单独”相信这些关于独角兽﹑龙或其它动物怪兽的故事……

 

 

frc 159764c5b1cf377a8aeec4650183058e

 

 

因此,为什么不可以在孩子面前如实地对待“圣诞老人”呢?例如,把它当作一个童话?一个想象力的作品?或者干脆解释说明它的真实宗教渊源?

 

也就是说,以“从前曾有一位圣诞老人/Il était une fois le Père Noël”为叙述的开始,象为孩子阅读一个童话故事那样,给孩子讲述一个关于“圣诞老人”的童话,然后,任由孩子自己决定是信,还是不信,留给孩子空间,让他自己自然地进入自己的内心生活世界……

 

也许,这是一种有利于孩子成长的理想立场。

 

 

(图片来自网络)

  

 

 

frc 848afedb3f1ecce7209ff2dea77c3f33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9040361fa1c5a160120f2f003b2fefd2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info@falanxi360.fr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