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树前头万木春——瘟疫中诞生的艺术

这两天冠状病毒肆虐,宅在家里有没有觉得自己要成佛修仙的感觉?frc 06d2599173ae00886ceb218a755148cd

frc c37e4f0377e98686eeebe2bec4b792e7

“病树前头万木春”,瘟疫期间可是激情迸发,艺术创作的好时机呢。好多作品灵感都是都是源自瘟疫。

frc b99e1841cf80b7473578c1b38e4f9e57

薄伽丘的荤段子

1348年繁华的佛罗伦萨发生一场残酷的瘟疫(黑死病),丧钟乱鸣,死了十多万人。隔年薄伽丘以这次瘟疫为背景,执笔写下了《十日谈》,内容是讲述十位男女到佛罗伦萨郊外山上的别墅躲避瘟疫,这十位男女就在赏心悦目的园林里住了下来,除了唱歌跳舞之外,大家决定每人每天讲一个荤素段子来渡过酷热的日子,比如一位猛男如何以肉体满足了修道院的修女们……看得小编都要膨胀了。最后合计讲了一百个故事,即《十日谈》。

frc 9e4ff41cdd4bab9f3bd5eea4c70c80f1

拉封丹的《患瘟疫的野兽》

拉封丹有一则寓言叫做《患瘟疫的野兽》。这则寓言就如同17世纪的《动物庄园》,讲述的是瘟疫横行动物界,狮王召集臣民,要大家各自忏悔,平息上天的愤怒。狮王和凶猛野兽都有人为他们开脱,轮到呆蠢的驴子,诚实地忏悔,结果被送上了牺牲台。拉封丹寓言,经典著作,今日为看,更具镜鉴。

frc 33de633f7373e8c975e7146f0ec6b4d1

罪恶是因,瘟疫是果

公元前430年,古希腊剧作家索福克勒斯以瘟疫为背景,撰写了《俄狄浦斯王》。俄狄浦斯是位爱民如子的国王,为了将国民从瘟疫中拯救,追随神谕,找到罪恶的源头——原来就是“杀父娶母”的自己。这一经典塑造了一位在悲剧的命运中,敢作敢当的英雄形象。以此延伸出众多艺术作品。这部作品体现了因果论——罪恶是因,瘟疫是果。

frc 2e3a773732d367fadf2de3b3d99e762b

荒谬世界,抗争人生

加缪的《鼠疫》描述了一座阿尔及利亚的小镇爆发瘟疫的场景。瘟疫城市被重重封锁,无人能够自由进出。有人狂妄无知,掩饰诿过,甚至想利用灾难来获取利益;小人物随波逐流,无所适从;有人逆行抗争,组织救援。这是一部哲学寓言,反思了瘟疫(二战)对人类的摧残,探讨了人类在荒诞命运中的百态,抗争——为人类在荒谬世界的存在点亮了一盏灯。这部经典著作不是今日之写照吗?

“翻阅医书便可知道,鼠疫杆菌不会灭绝,也永远不会消亡,这种杆菌能在家具和内衣被褥中休眠几十年,在房间、地窖、箱子、手帕或废纸里耐心等待,也许会等到那么一天,鼠疫再次唤醒鼠群,将其大批派往一座幸福的城市里死去,给人带去灾难和教训。

阿尔贝·加缪

frc 9539f363c8b791bbb2e391f30821e9e3

相思是种病,甚于霍乱

南美洲的哥伦比亚长期遭受霍乱的侵袭。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则把霍乱与爱情交织在一起。他描写了两男一女在瘟疫背景下的三角关系。男主人公追求了女主半个世纪而不得,爱慕、悔恨、嫉妒缠绕着他一生。马尔克斯认为,相思之病作为心身疾病可以比之于霍乱。

“当一个女人决定和一个男人睡觉时,就没有她跃不过去的围墙,没有她推不倒的堡垒,也没有她抛不下的道德顾虑,事实上没有能管得住她的上帝。”
加西亚·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情人节的时候,请你默念这句话一百遍!!( *小编注)

瘟疫孕育了浪漫的文学,也孕育了浪漫的美术。我们来看看与瘟疫有关的几部作品。

frc bd6a899cfec9038724e2acab9c27ca89

《拿破仑看望雅法的鼠疫病人》

1804年 安托万-让·格罗,藏于卢浮宫

你们看拿破仑连口罩都不戴,手套都不备,就去摸病人,多么平易近人的伟人啊。啊,呸!事实上,当法军在埃及行军时,拿破仑下令将无法行走的病残遗留在清真寺里(鼠疫作为一级传染病,带回法国后果不堪设想。。。)法军围困雅法城时,爆发了屠城事件,并屠杀了3000名俘虏。这是一幅宣传画,1804年已经称帝的拿破仑很好地将这一不太光彩的黑历史洗白了。

frc 3826e9cd91d729dbaa8c99c6efeaf577

《阿什杜德的瘟疫》

1630年,尼古拉 普桑,藏于卢浮宫

17世纪,意大利受到黑死病的袭击,米兰死了一半居民。瘟疫逼近罗马,法国画家普桑当时就在罗马,宅在家里百无聊赖之中就画了这么 一幅画。这幅画借用了希伯来圣经的一个故事,非利士人抢了犹太人的“约柜”,将其置于他们的神殿中,引发了上帝的怒火。上帝怒将非利士人的神像打碎,并将瘟疫引向大地。他大概在映射:真正的瘟疫,不是病毒,而是人类犯下的罪恶。在这幅画里,我们也看到了瘟疫的恐怖:无论壮男还是弱妇,无论老人还是婴儿,无论贵贱贫富,在上帝面前一视同仁,无差别大规模的感染。

frc 226b04dfe478354725dc1618b2c62474

《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

1869  居勒-埃里‧德洛內,藏于奥赛美术馆

这幅画收藏在奥赛美术馆,每次在面前经过都被此画的张力所感染而多看几眼。这幅画中左侧的骑马像是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他在统治期间对基*督|教加以迫害,在他任期内,罗马经历了一次瘟疫,泛滥到整个帝国。德洛内对这幅画进行了长期的构思,并借用圣徒塞巴斯蒂安殉道故事中的场景:“一位善良天使显现,他指挥一位恶天使手持长矛戳击各家门户,门被戳几下,家里就死去几人。”善恶天使的一致行径让人更加不寒而栗。

frc 2b2011f413f9fbc7900aed3fc0d9d389

每一次瘟疫,都会引起人类的思考,为艺术家们提供了烧脑的题材。瘟疫是推动艺术发展,思想进步的激励神器。病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的冷漠,集体的失语。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韦伯,首发于 “法兰西之友”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