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警察与宪兵:为什么他们是“冤家对头”?

法国的警察和宪兵的最大差别是:警察有结社和参加工会的权利(droit d’être syndiqué),但国家宪兵作为军人既没有结社权,更不能罢工,而且必须下级绝对服从上级……

 

 

frc 4cd204136fa4357090d8d548c797d129

 

 

 

作者|儒思忧© 法兰西360

 

 

2021714日上午。

 

马克龙总统和政府全体阁员正在协和广场观看马克龙任上的最后一次国庆阅兵式。

 

突然,两架载着国家宪兵“GIGN”特别行动队队员的直升机和一架陆军直升机出现在高楼林立的拉戴芳斯(La Défense)商务区,并绕着大方舟凯旋门(Grande Arche)迂回盘旋……

 

直升机里GIGN精锐狙击手猛烈开火,击毙了两名躲在新凯旋门楼顶上的坏人;一支宪兵精锐部队的别动队立即行动,辨认出一名同谋,解救出人质……

接着,国家宪兵“GIGN”特别行动队的直升机沿着“强军大道(avenue de la Grande Armée)”和香榭丽舍大道飞行,直到荣军院(Invalides),降落在广场……

这原来应该是巴黎行人和全世界电视观众能够于714日在巴黎街头和电视上实时看到的一个壮观的场景,原本是想趁法国国庆之际,为庆祝多兵种直升机队(Groupe inter-armé d’hélicoptères)成立15周年而在阅兵式之外举行的一次“GIGN解救人质”表演。

然而,不幸的是,巴黎行人们和法国的电视观众们却没有眼福欣赏这一几乎是好莱坞大片的机会:因为这一别出心裁的国庆表演最终还是被取消了。

为什么要取消呢?因为巴黎警察署署长(préfet de Police de Paris)迪迪埃·拉尔芒(Didier Lallement)不愿意在国庆节这一天看到国家宪兵“GIGN”特别行动队的影子现身巴黎!他告诉三军总参谋长:巴黎市属于“警察管辖区(Zone police)”,宪兵特别行动队(GIGN)可别想趁机进来。

 

国家宪兵总局局长克里斯梯安·罗德里盖兹(Christian Rodriguez)获知消息后很吃惊,便写信给巴黎警署署长,建议由国家宪兵“GIGN”特别行动队和属于国家警察系统的特别行动单位,如“Raid”黑豹突击队和巴黎司法警察局的“BRI(侦缉行动)大队”联合举行这一次国庆表演,但被迪迪埃·拉尔芒一口拒绝。

无奈之下,国家宪兵总局只好取消这一脚本都已起草好了的表演节目。

巴黎警察署署长为什么这么“牛”?他为什么要拒绝国家宪兵“GIGN”特别行动队在巴黎举行这次表演行动?

frc b0f3fefef6b1bb7f161fa43397d18b87

这里涉及到了法国治安体制的一个根本问题。

法国的国内治安主要由两支不同性质的武装力量承担,一是属于军队编制的国家宪兵(gendarmerie nationale),另一是属于内政部管辖的国家警察(police nationale)。简略地区分,可以说乡村地区的治安归国家宪兵管,而城市区域的治安则由警察管。

因此,在法国遇到小偷、街头抢劫或家庭暴力、贩毒或其它人身安全问题时,在乡村地区得找宪兵队(gendarmerie),在城市则应找警察局(Commissariat de police)

全法国共有警察14万人,为法国最大的治安武装力量,承担全国70%刑事案件、80%刑事拘留(garde à vue),活动涵盖99%的敏感区域;国家宪兵军职人员总数在10万左右,加上其他文职以及后备役和公民后备志愿人员等,总计约15万人。

据法国议会两院通过的“2021年度财政法律”(即中央政府预算)2021年用于治安的总预算经费为202.1亿欧元;其中国家警察的预算开支为112.3亿欧元,国家宪兵预算开支为95.8亿欧元。

这两支武装力量虽然承担同样的公共服务使命,但其身份、装备、待遇、组织以及在社会和公众心中的形象与地位却有很大的不同。

首先是身份不同:宪兵和警察分属于两个不同的“职系(corps)”,国家宪兵在2009年以前受国防部指挥;2009年法国治安体制的一大重要改革,就是把国家宪兵的业务指挥权从国防部转到了内政部,从此由内政部长一人统一领导国家宪兵和国家警察履行维持治安的使命;尽管现在从业务指挥和中央政府预算角度,国家宪兵已归属内政部管辖,但是他们仍然保留了军人身份;

国家警察则属于归内政部管辖的文职公务员身份(statut civil de fonctionnaire);这两种身份的最大差别是:警察有结社和参加工会的权利(droit d’être syndiqué),警察工会也是法国公职部门势力最强大的工会之一;警察虽然可以参加工会,但必须遵守谨守中立义务(être soumis au devoir de réserve),例如不能罢工,不能穿制服游行等。但是国家宪兵作为军人却没有结社权,军人没有工会,更不能罢工,而且在组织上实行垂直的层级制管理,下级必须绝对服从上级……

法国宪兵和警察的第二个重要不同是住房:警察没有职务住房(logements de fonction),但可以享受住房奖金或补贴;国家宪兵则大多都住在宪兵队营房。

法国治安领域的这种警察与宪兵并存的“双规体制”不仅仅是一种既成的历史遗产,而且对于共和体制和公民来说也是一种保障。特别是在出现极端情况时,例如警察罢工时,政府可以调动宪兵执行治安的任务;

此外,治安武装力量的“双规制”对于司法权力机关的独立也是一种基本的保证;因为法国的宪兵和警察都可以被司法官调用,负责司法调查。司法官有权自由选择宪兵或警察承担司法调查任务,而这一自由选择原则可以使司法官在完成调查时不必只依赖于警察力量。

然而,“双规制”也导致了警察和宪兵之间的一种不可避免的内部“摩擦”、竞争和紧张,有时甚至给人造成一种两者是“冤家对头(frères ennemis)”的感觉。这两个职系之间的“战争”由来已久,而且几乎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而法国宪兵与警察之间这种没完没了的争执之所以得以存在、延续,在一定程度上也与法国政客,尤其是总统的态度有很大的关系。法国第五共和国的各位前总统都曾直接或间接地对宪兵和警察表示过自己的喜好,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这两个职系之间关系的紧张甚至恶化。

和总统直接相关的当然是总统警卫队的组成;不同总统会根据自己的个性和爱好偏向于重用宪兵或警察。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本人军人出身,他身边安全警卫多用作为军人的宪兵,这也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在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任总统时,负责近身警卫任务的也是宪兵;希拉克和奥朗德前总统也沿袭了这一做法;

frc 78841cb69e0a0d279ef4a746c59800bf

与其他几位总统不同,萨尔柯齐(Nicolas Sarkozy)则明显喜欢警察而冷落宪兵。

但是,可以说,萨尔柯齐是一位对法国的治安武装力量的组织结构改革产生了重要影响的总统。

在他当总统时,不仅警察成了总统卫队的核心,而且他还真的实现了可能是他当内政部长时的一个梦想:即史无前例地把国家宪兵总局(Direction générale de la gendarmerie nationale)的指挥权和预算从原来的国防部长手上转移到了内政部长手中,实现了由内政部长单独统一指挥法国治安武装力量的重大改革。

据分析,萨尔柯齐之所以“偏爱”警察,是因为以下两个主要原因:

首先,当然是与他自己的政治生涯经历有关:他在在20075月当上总统之前曾经当过法国媒体所说的“头号警察(premier flic de France)”,曾两度担任过掌管国家警察的内政部长,第一次是2002年至2004年在拉法兰(Jean-Pierre Raffarin)内阁中;第二次是20056月至20073月在德维尔潘(Dominique de Villepin)内阁中;这加起来长达五年的内政部长经历使萨尔柯齐对警察系统的运作和重要性了如指掌,自然也对警察“情有独钟”;

第二个原因可以追溯到更远,但可以说是深深地烙在萨尔柯齐的个人记忆中,成为他引以为傲的“功绩”之一。

那是1993513日发生于诺依绪尔塞纳市(Neuilly-sur-Seine)的一桩幼儿园人质劫持案:一名自称“H.B.(Human Bomb/人肉炸弹)”的男子持手枪和炸药冲入一所幼儿园,把2134岁的儿童和他们的老师劫为人质,并向政府索要1亿法郎钱币和金条赎金和一辆准备逃跑用的汽车。萨尔柯齐当时是诺依市的市长,同时还是巴拉杜(Edouard Balladur)政府的预算部长兼政府发言人。国家警察的精锐部队RAID黑豹突击队立即派人赶到现场,并与H.B.展开谈判。法国各大电视台也很快在学校门口架起摄像机进行现场特别报道。人质事件一下成为震惊全法国的特大新闻。

午后刚过,H.B.放了5名孩子。15点,RAID黑豹突击队谈判员与H.B.的谈判陷入僵局。这时,本地父母官萨尔柯齐市长出现了。他要求H.B.与他直接交谈,并让他继续释放孩子。在电视台摄像机镜头的跟踪之下,萨尔柯齐怀抱一名儿童从学校出来,把孩子交给母亲;他就这样连续七次出入校门,与H.B.谈判,使4名儿童人质获得释放。人质劫持持续了整整两天,直到1993515日,RAID突击队才趁H.B.昏睡之际将其击毙,救出了所有人质。萨尔柯齐在这次人质事件中的“勇敢”行为,使他于19939月首次进入了由法国索弗莱斯民调机构(Sofres)和“费加罗杂志”(Figaro Magazine)联合举办的著名的法国明星人士排行榜;而且,“敢作敢为”也从此渐渐成为萨尔柯齐自己也乐于承认的个人从政和行事风格……

当然,尽管后来当了总统的萨尔柯齐依然“敢作敢为”,但他试图把国家宪兵和国家警察两个职系完全合二为一的想法并没有能够实现;直至今天,虽然两支治安武装力量实现了统一调度指挥,但在不少领域,特别是某些刑侦案件中,两个“职系”之间的明争暗斗和相互“拆台”现象依然不断。

作为依然保持军队运作方式的国家宪兵常常指责国家警察的工会组织使得警察丧失效率,而国家警察则抱怨国家宪兵不断增加预算,按军队编制配备的装备精良程度也远远超过警察……

frc 486aed3685fd18dd7057b7b4cee7affa

而两个职系因为人质或恐怖袭击等突发事件而最常在全国媒体曝光的单位,就是国家宪兵成立于1974年的“GIGN”特别行动队和国家警察参照GIGN模式于1985年组建的“RAID”黑豹突击队;宪兵的“GIGN”特别行动队大约有400名成员;警察的“RAID”黑豹突击队约有450名成员。它们虽然承担相同的包括解救人质、应对恐怖袭击、突发事件在内的处理危机任务,在遇到特大事件时(2015年巴黎恐袭)也可以配合行动,但在一般情况下,都按照国家宪兵和国家警察的“属地”管辖原则进行干预,也即宪兵的“GIGN”特别行动队承担对付发生在乡村区域或法国驻外使馆的各种突发事件,而国家警察的“RAID”黑豹突击队则承担城市区域的各种危机事件的处理。

巴黎显然是“RAID”黑豹突击队的“地盘”。

而巴黎警察署署长之所以这么“牛”,是因为这是一个特殊的职位;虽然从名称上看,这只是“巴黎警察署(Préfecture de police de Paris)”,但实际上,“巴黎警署”的辖区范围包括巴黎市区和上塞纳河省(Hauts-de-Seine)、塞纳圣德尼省(Seine-Saint-Denis)和马恩河谷省(Val de Marne)这三个被称为“小王冠(Petite couronne)”的近郊省份,是一个拥有42600多名警察和公务人员的庞大机构,几乎掌握了法国全国近三分之一的警力;所以,“巴黎警署署长”这一职务的实际地位往往会不亚于内政部的国家警察总局局长或国家宪兵总局局长;而且,这是一个高度“敏感”的职位,只有总统和内政部长的特别亲信和心腹才会获得这一职务的任命。通常,担任这一职务的,是法国省长职系(corps préfectoral)300多名在职省长级高级官员中资格最老的省长之一……

frc 8206f043b7a5e26f843e6a6016fbcedc

20193月份在“黄马甲”危机中临危受命,担任巴黎警署署长的迪迪埃·拉尔芒就是一个这样的人选。

拉尔芒上任后,以他“无情省长(préfet impitoyable)”的名声和强硬、果断和铁腕手段,改变了巴黎警察“维持秩序(maintien de l’ordre)”的理论和实践,组建了专门主动追击混在游行队伍中的暴徒的“惩罚暴行机动大队(BRAV-M-Brigades de répression de l’action violente motorisées)”在多次应对“黄马甲”暴力游行中取得成效,已被法国内政部列入作为应当遵循的“维持秩序全国纲要(Schéma national du maintien de l’ordre)”推荐给各地警察单位。

frc ea0c7df9f5c308c78af7cfbfec486904

常常面无表情的迪迪埃·拉尔芒是一个“有脾气”的人。

据说,他觉得国家宪兵“GIGN”特别行动队最近在全国媒体上的“曝光”超过了他手下的“RAID”黑豹突击队,因此不能再让“GIGN”利用这国庆阅兵的机会,在镁光灯下公然“入侵”他的“地盘”—巴黎!

他一撅嘴,便决定:不让“GIGN”进巴黎。

于是,巴黎行人和全世界的电视观众失去了欣赏法国国家宪兵“GIGN”解救人质的“好莱坞”大片的机会……

 

(图片来源/Crédit Photo: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c83e5f7bc791b0fa00e0ca6d3cc4acab

frc f35487c9bf6401fb9decb0796593e032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