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人为什么喜欢国庆“阅兵”?

法国人不喜欢打仗(更没打过几场值得炫耀的胜仗!),但却喜欢阅兵(défilé militaire)”

 

这一耀武扬威的仪式大概最能使作为三军统帅的法国总统感觉到自己手中在握的权力并陶醉于自己的威望了。

 

可能也是出于这一原因吧,历任法国总统都舍不得取消这一显得有点过时的典礼……

 

 

frc a91c002c46584d3ca3eb8a8508587f4b

[本文首发于2019年7月]

 

 

作者|儒思忧|© 法兰西360

法国人不喜欢打仗(更没打过几场值得炫耀的胜仗!),但却喜欢“阅兵(défilé militaire)”。

 

每年714日国庆节,小至只有几千人的小村庄,大到首都巴黎,凡有军队驻扎的地方,大多会在晚间放焰火和举行“军民联欢(消防营房)”舞会之前,先来一次“阅兵式”。

 

实在没有军队,或驻扎“军力”不足的城镇,搬出一支数十人的全副武装的消防队(pompiers),在平时兼当旧货市场的市政府广场上转悠一番,市民们也一定会看得心花怒放,对市长的工作大加赞赏。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在法国各地,无论城市规模大小,在市政府班子里,可以不设主管经济的副市长,但却无论如何都会设一名主管“节庆”的副市长(adjoint au maire chargé des fêtes)的原因;足见“节日”在法国人生活中的地位远远高于“经济”;

 

而这名负责“节庆”的副市长一年的主要工作,大概也就是组织这老百姓们百看不厌的一年一度的国庆“阅兵式”或舞会与焰火晚会了。

 

法国国庆节最壮观的阅兵式,当然是总统主持的在巴黎香榭丽舍大道上进行的阅兵式了。

 

frc f4e3f45bf354e035706b88ef718eaf61

 

这一“耀武扬威”的仪式大概最能使作为三军统帅的法国总统感觉到自己手中在握的“权力”并陶醉于自己的“威望”了。

 

可能也是出于这一原因吧,历任法国总统都舍不得取消这一显得有点过时的典礼。

 

远的不说,第五共和国首任总统戴高乐偏爱“阅兵”还情有可原,因为他毕竟是“行伍出身”,军队是他的“根基”,每年国庆来一“检阅”,也算是“份内事”;

 

可到了后来蓬皮杜、吉斯卡尔–德斯坦、密特朗和希拉克任总统时,虽然个个都是一介“文官”,却也没一个敢动议取消国庆阅兵,而是年复一年地登上指挥吉普,徐徐行进在香榭丽舍大道,煞有介事地挥手行礼,检阅前一晚上趁着夜色集结于凯旋门一带的各兵种部队。

 

希拉克总统甚至还“冒着生命危险”主持检阅:2002714日,就在希拉克在凯旋门附近开始检阅武装部队时,躲在观众人群中的一名极右分子企图举枪射击希拉克,幸亏被在场的观众和警察及时制服,枪击未遂。事件之后,希拉克在接下来的5年任期中还是照例毫无畏惧地每年国庆阅兵,直至2007年卸任……

 

2007年至2012年在任的萨尔科奇被认为是个喜欢警察(他曾长期担任内政部长)而不怎么喜欢军人的总统。例如,他2007年就任总统后,没有象前任习惯所作的那样,专门举行仪式接见各军种部队;另外,在他任命的政府中国防部长的礼宾顺序从原来的第四或第五名降至第十二名,曾一度引起军方高层的某种“失落感”。

 

但尽管如此,萨尔科奇还是照样循例每年国庆节坐在协和广场专门搭建的总统检阅台上象模象样地“阅兵”。

 

至于奥朗德,有人说他是个“倒霉总统”,除了骑摩托偷偷溜出爱丽舍宫幽会女朋友被人发现外,主要原因就是因为他每年主持国庆阅兵都会碰上大雨;有一年一个从天而降的伞兵在奥朗德的主席台前突然跌倒,受了伤;这时,离这士兵最近﹑而且心肠挺软的奥朗德总统居然不顾礼仪,起身离开观礼台,试图给受伤伞兵施救……

 

 

frc 370e63f1dc71d8ce001fda2686c0718c

 

马克龙2017年刚当上总统,第一次国庆阅兵时,在指挥车上陪同他检阅部队的三军总参谋长皮埃尔德维里耶(Pierre de Villiers)将军脸色铁青,看得出满脸不高兴:一场法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总统与军界最高将领之间的意见冲突正在发酵成危机,并行将爆发。

 

那是因为在那年的阅兵式前夕,在国防部按照传统惯例组织的三军将士招待会上,“初出茅庐”的马克龙闯下了“大祸”:小马在他讲话中,出人意料地丢开原先准备好的讲稿,当着出席当天晚会的2500多名受邀将士以及美国三军总参谋长约瑟夫顿福特(Joseph Dunford)等外国军界客人的面,以极罕见的口吻对拥有20万将士的欧洲最大军队的指挥官德维里耶将军进行了不点名的“当众羞辱”;

 

马克龙说:我是你们的“头”(Je suis votre chef),我会履行竞选时关于军费开支的承诺,你们不必到处“张扬”。马克龙指的是在此之前德维里耶总参谋长为争取增加军费不受中央政府预算紧缩影响,而在媒体﹑国民议会﹑参议院等各种场合频频发声,大声疾呼,抱怨军费不足,警告长此以往,法国将遭遇1940年的(失败)命运……;

 

714日的国庆阅兵结束后的第三天,德维里耶将军终于忍不下这“乳臭未干”的马克龙对他的“羞辱”,正式辞去了三军总参谋长职务,引发了马克龙当政后的第一次严重危机,整个法国政界和舆论为之哗然……

 

尽管如此,2017714日的法国国庆阅兵还是一次史无前例的成功:因为那一天,马克龙破天荒地邀请了美国总统特朗普作为贵宾,观看了阅兵式。

 

不料,这位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而且对法国的什么都看不上眼的美国总统居然对法国的“国庆阅兵”大为赞叹,欣赏得五体投地!

 

从此,据说特朗普不仅对马克龙“羡慕”和嫉妒得不得了,而且一回美国就下令让美国国防部在20181120日仿效法国组织一次“阅兵”。特朗普也想象马克龙那样“过把瘾”!

 

可是,美国国防部一算帐,大概需要7500万美元,才能博得这任性的特朗普“一悦”,于是便借口来不及组织,拖延日期,先是敷衍说将在2019年择日举行,以为特朗普会一时兴过,“忘掉”此事。

 

然而,那知道法国国庆阅兵对特朗普的“刺激”和影响实在太大了,他就像一个任性的儿童惦念着心仪的玩具那样,对他的“阅兵式”念念不忘!无奈之下,美国国防部才不惜重金和不顾舆论和反对党的指责,于今年74日为特朗普组织了一场名为“Salute to America/致敬美国”的阅兵式,才算了了事……

 

 

frc 3f3a042479d105f6a8ccdc2f1da9a260

 

是啊,一次象法国国庆“阅兵”这样的活动,在当代民主国家可不是说谁一时冲动说想办就能轻易办成的。

 

而且,值得指出的是:在当今世界上,除了朝鲜以及若干个“邻里不和”的国家外,已极少有西方民主国家象法国那样地每年举行总统阅兵式。即便是在莫斯科红场和北京天安门广场,“阅兵式”也早已随着“可口可乐”和“麦当劳”的大举入侵而销声匿迹,不再“时髦”。

 

可就是这不喜欢打仗的法国人却还依然每年一次给人以“穷兵黩武”的虚幻形象。

 

 法国在国庆节举行阅兵典礼的习惯是在1880年前后形成的。

 

从那一年起,每逢714日,总统都要亲自检阅三军部队;阅兵地点在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都在巴黎“隆尚(Longchamp)”跑马场。一次大战后,阅兵地点改为香榭丽舍大道。

 

1919年国庆阅兵队伍前面骑马开道的,是一战获胜的若飞(Joffre)﹑福煦(Foch)和贝当(Pétain)三位元帅,随后是由一战老战士组成的参战部队,浩浩荡荡地穿过凯旋门;1940年至1944年德军占领时期当然没有国庆阅兵。1945年法国解放后的第一次阅兵式的观礼台设在巴斯底狱广场,接受检阅的机动部队从凯旋门进城,穿过差不多大半个市区。1971年起,受检阅队伍中开始出现女兵。在吉斯卡尔–德斯坦任总统期间,阅兵地点经常在巴斯底狱至共和广场和香榭丽舍大道之间交替进行。

 

而密特朗和希拉克却是一概承继“先例”,让检阅部队通过香榭丽舍大道,在协和广场观礼台向总统致意。

 

直至1984年,每年因阅兵辎重车辆通过而使得位于香榭丽舍大道和协和广场交汇处的纪尧姆库斯多(Guillaume Coustou)的著名群雕“玛尔利的骏马(Chevaux de Marly)受损;后来只好把这些雕塑的原作移至卢浮宫博物馆保存,在协和广场安置了雕塑的复制件……

   

今年法国国庆“阅兵”的主题为“欧洲防务(Défense européenne)”,恐怕是一个美国总统特朗普最不喜欢听到的话题。

 

为此,马克龙还是做足了功课:在阅兵前夕的国防部招待会上,他高调宣布将成立法国“太空军指挥部”,直属空军参谋长领导;而在714日的阅兵典礼上,法国人除了象往年那样调动了4299名着礼服的军人﹑169辆机动车﹑67架飞机﹑40架直升机和237匹马之外,还请来了即将卸任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即将上任的欧盟理事会主席﹑现任比利时首相夏尔米歇尔以及其他9个欧盟成员国的政府首脑或国防部长;通过这一举措,马克龙摆出了一副明显的要“主推”欧洲防务进展的坚定姿态……

 

 

frc cba1e8dccc425de85a64fdcd0ce83d95

 

然而,对于是否还应每年继续举行国庆阅兵,在法国已有人公开提出这一问题。

 

巴黎市议会的绿党籍议员们早在2010年国庆前就联名动议,要求萨尔科奇取消巴黎香榭丽舍大道国庆阅兵这一传统“节目”,以其它更能充分体现国家团结(solidarité de la nation)的民众聚会取代。

 

这些巴黎市的绿党议员们认为,每年国庆阅兵的成本花费约需350万至400万欧元,不仅是一种公共财政浪费,而且大规模调动几千军人﹑数百辆战车和飞机,导致产生大量污染和排放二氧化碳,也是一种生态环保上的异常荒唐之举。

 

当然,当真有那么一天,当某一任法国总统决定要取消国庆阅兵的时候,估计还是会引来许多法国人的“妄议”和抗议的:因为,在不少人的眼里,除了“传统”和“热闹”之外,国庆阅兵毕竟还是起到了某种使法国人与他们用税金供养的自己的军队之间建立接触联系的作用。而这种“军民”关系或“情谊”,倒也不是完全能用金钱来衡量的……

 

本人以前也一直对这“法式耀武扬威”不以为然,觉得法国大可放弃这一有点可笑的“花架子”,省下400万欧元开支,用于其它更急用的领域。然而,面对这几年尘嚣甚上的国际恐怖主义﹑各色各样的民粹﹑暴力和专制独裁势力以及愈来愈不稳定的国际局势,这一看法已有所演变,甚至认为,通过一年一度的“国庆阅兵”,提醒公民对国家和国际形势保持警醒,也许是一件不见得没有好处的事情……

 

 

P.S.补充说明:

 

1)法国每年国庆阅兵费用每个法国人的平均负担是0.05欧元:

2)接受检阅的步兵规定的正步速度为每分钟116步,只有走在最后的外籍兵团(Légion étrangère)是例外,慢于其它兵种,每分钟88步;

3)有人指出各方阵列队不齐整:其实,让这么散漫的法国人走得这么齐整,已经很不简单了;法国军人毕竟不是A.P.L……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公众号广告:

frc f35487c9bf6401fb9decb0796593e032

frc c83e5f7bc791b0fa00e0ca6d3cc4acab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