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把受难者刻在墙上

——行人啊,请默念他们的名字!你的记忆是他们唯一的安息地。

巴黎的墙,就是一本厚重的历史书。墙上不仅记载着历史事件,而且记载着事件中逝去的鲜活的生命。一个个真实而陌生的名字,和伟人一样供人纪念。

在巴黎漫步,我们就可以从墙上读到这一这则则鲜活的历史。比如——

在协和广场一角,我们可以找到这样的纪念牌:

frc 521bbd0268e760c394a915996ea0845f

上面写着:让克劳德杜诗,巴黎第八区起义委员会急救员,1944825日为法国献身,年仅18岁。

我们静静地读到这个碑文,可以想象解放巴黎的那天,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在这里献出了生命,他是一个不知名的人物,可能连历史上的一粒沙都不是,然而巴黎让他在这面墙上永垂不朽。永垂不朽的英雄是有“人名”的,把英雄的名字刻在墙上,是对英雄的尊重。

这样的纪念牌,在巴黎有1000多块,分布在大街小巷,英雄就义的地方。

如果说,他们是法国的英雄,值得被纪念。那么下面的铜牌可谓是揭开了法国的耻辱——

frc a25474099583df22c24d90ef095afd9f

在皮克皮有斯安息圣母教堂的一整面墙上,密密麻麻地刻着这些人名。比如玛西亚尔·奥贝丹、45岁、花匠;杰拉尔·阿尔弗列尔、57岁、木匠;普莱沃、28岁、面包师……

这些有名有姓有职业的人,构成了法国大革命期间1306名在颠覆王座广场被屠杀的民众的清单。这面墙就如揭开的伤疤,把一个民族的灾难赤裸裸地曝光在世人的眼下。历史不再是冷冰冰的数字,而是一个一个鲜活的生命,他们是花匠、木匠、面包师,他们身后有一个家庭,每一个家庭,都是悲痛欲绝。这面墙让我感到羞愧,我想知道,在历次运动中,牺牲的人的名字!可是我找不到这样的地方!

如果说法国大革命太久远,那么在巴黎马海街区玫瑰花园里,有这么一块铜牌:

frc cc66b092a517a7b7ea20a95a18c01f5c

上面刻着:“1942-1944年期间,共有11000名犹太孩子,被维希政府的警察逮捕,被送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灭绝。其中,巴黎4区共有500名犹太孩童受难,101个幼儿甚至还没入学。

行人啊,请默念他们的名字!你的记忆是他们唯一的安息地。

 

在这块铜牌上,刻着这101个幼童的名字和年龄——贝尔特、夏洛特、泰来茨……5岁,4岁、最小的才2个月,还未断奶就天各一方。这些名字一个一个读下来,心里就像打了个结。谨记昨天,珍惜今天,防范未来!

纪念犹太人受难者的牌子,巴黎共有300多块。巴黎因此而逊色了吗?NO,巴黎更让人尊敬!

如果二战太久远,对今天的政府没有约束的话,那么还有这块铜牌:

frc 92f71260c75f7db6c16c012de465e4b5

上面写着:纪念马利克·乌斯金,学生,22岁,1986年在示威期间被警察殴打致死。

这块纪念牌一直留在王子先生街20号的地上,让人忘不了,那一天法国警察的恶行,导致一个生命的逝去。他不是一个数字,而是鲜活的生命。你们看,这就是活生生的历史,而不是枯燥的文案。

如果说,一个人的名字容易被刻录,那么如第一次世界大战一样的宏大叙事,巴黎人是不是就以数字来代替牺牲的生命呢?NO!在拉雪兹神父公墓的外墙上,按字母排序,刻着94150个名字,这面墙全长272。在巴黎市政厅的网站上,有这些人的军衔、所属部队、生前住址与牺牲地等详细信息,所有人都可以查询。这体现了国家对捐躯者的尊重。

frc cf5df0bcfe7fc2b3a95804c69fc0975d

每一个受难的人,都不是冰冷的数字,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他们都是有名字的,他们的身后是一个家庭,这些的家庭组成了一个社团,这个社团的名字就是民族!尊重他们的名字,就是尊重这个民族。要赢得世人的尊敬,先从受难者的名字开始。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韦伯,首发于 “法兰西之友”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