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抗疫杀手锏健康通行证 :少数服从多数,非此即彼 !

frc 042c5689aa19d0ef7a3d648b8a045a88

ZHU Yuanfa 1200x400


导读

– 序言
– 少数服从多数、非此即彼之一 :民心变了,政治力量形成了新的多数派
– 少数服从多数、非此即彼之二 :宪法与宪法精神新诠释,健康通行证旨在保护群体的生存,其优先性不违宪
– 少数服从多数,非此即彼之三 :从经济上讲,不打疫苗,没有健康通行证者将面临收入的减少、或者丢失饭碗
– 少数服从多数、非此即彼之四,在个人主义自由与集体命运息息相关的社会生活中,集体的生存大于一切,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 打疫苗有用吗?法国的疫苗接种大数据能说明什么?
– 法国的反新冠健康通行证都是一些什么人?
– 法国大众如何对待健康通行证的实施?对风起云涌般的反健康通行证游行的态度如何?
– 没有结束的结束语


7月12日,法国抗疫的分水岭


frc 711602878406a9b8f44bb2dc1a5a4005


一天,法国总统马克龙对全民致辞,宣布启用抗疫的杀手锏 :增加健康通行证 (PASS SANITAIRE)实施范围。法国的朝野媒体民众知 :既然无法强打疫苗,那就实施健康通行证吧!殊途同归,换汤不换药吧!政治家有的是办法。

切皆十分简单 :打过新冠疫苗后,即可获得健康通行证,最后就拥有正常生活的权力和自由了。比说,与男女朋友一起下馆子,与家人和驴友们坐火车乘飞机旅行,与志共道合者一起逛博物馆、看戏、听音乐会,球迷们也可以亲临球场看球了。

有健康通行证,生活不方便,或者说不完整了,许多想去的地方不能去了。简单地说,从此以后出现了两类法国人 :入正册者和入副册者,不仅如此,健康通行证的大幅度使用迫使少数服从多数,非此即彼 ,没得商量。在自由、平等和博爱的法兰西土地上发生此类事情,不是开天劈地,也是实属罕见。

论我们是否喜欢“权威政治”,此举值得拍手称快!


数服从多数、非此即彼之一 :民心变了,政治力量形成了新的多数派

几何时,民调显示法国支持打疫和健康通行证不到20%。但疫情绵延不断,人民累了,国库的银子也快赊用完了,天生长有“反骨头”的法国人也慢慢走向理智之路 :必要的牺牲在所难免了。

不知,总统马克龙7月12日讲话时,法国打疫者已过半数了。从政坛力量对比来讲,总统心理有数了,有了一半的法国民众作为其后盾,尤其是在未来的总统大选中,有多数人支持他,或者说有一半的人支持其抗疫举措无疑是他敢说敢为的定海针。

此,从前羞羞哒哒,顾及方方面面的软措施已成为过去时了。

举自然冒犯了一些人,他们认为这是践踏自由,于是乎有了风起云涌的“反健康通行证”遊行,他们己在大街小巷走过七遭了,而且肯定会继续“闹”下去。但是有一点法国媒体总在強调 :总统马克龙讲话一完,二百万法国人立即涌向疫苗按种管理平台DOCTLIB,约打疫苗,而其后的反健康通行证游行人最多时也只有二十万,两者的比率是 10 :1。任何评论都是多余的。

有,反对健康通行证者翻开老帐:总统大人四月份接受地方报纸采访时曾许诺过 :健康通行证永远不会成为区分对待法国人的“令牌”,它不可能是进入日常生活之地的通行证。不错,马克龙的访谈录白纸黑字印在纸上,总统他怎么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呢?

国也会来其口头禅 :只有傻瓜才不会改变主意!(Il n’y a que les imbéciles qui ne changent pas d’avis)。

过境迁!与日俱进,审时度势,顺时举措是聪明政治家的基本素质。


少数服从多数、非此即彼之二 :宪法与宪法精神新诠释,健康通行证旨在保护群体的生存,其优先性不违宪

克龙7月12日讲话后,政府提出相应的法律草案,议会紧急开会,通过了法律,总统于2021年8月5月签发了第2021- 1040号关于卫生危机管理法 (LOI n° 2021-1040 du 5 août 2021 relative à la gestion de la crise sanitaire)。

法律一反过去尊重个人自由的神圣法则,出台了一系列強制性颇強的措施,如医护人员必须打疫苗,与公众打交道的工作人员必须打疫苗,更重要的是在社会生活中引入了健康通行证。从纯法律上讲,该法律创造了两类人 :打疫苗者和没打疫苗者。前者比后者从法律上亨有更多的权力。

可是践踏宪法保护的自由和平等的铁证。政治上形式主义反对者(反对党)和信念上的反对者显然不会放过将该法律提诉到宪法委员的良机,他们坚信宪法委员会一定宣布该法律违宪。

法委员立马发表其仲裁结论 :《(关于卫生危机管理法)2021年8月5日第2021-824 DC 号决定》。内容很多,非凡人能读懂。简单地说,宪法委员长裁定一些技术条款违完,但是没有裁定实施健康通行证违宪。

法国的专业人士解读,此次宪法委员的智者(sages)充分考虑了新冠病毒对群体健康的危害性。法律必须与日俱进。

此,健康通行证的实施没有任何障碍了。民主制度下,依法治国是根本。


少数服从多数,非此即彼之三 :从经济上讲,不打疫苗,没有健康通行证者将面临收入的减少、或者丢失饭碗

何具有强制性的法律只有与税务和经济利益紧紧联系时才行之有效。任何在社会中生活中的人在经济利益之前皆会三思而行,富人有富人的忧虑,穷人有穷人的苦处。

国的第2021- 1040号卫生危机管理法规定了一系列有效的经济惩罚措施 :

–  护人员和与公众打交道的接待人员若拒绝打疫苗,没有健康通行证,惩罚结果十分简单 :停止上岗无薪水。可怕的是不是被解雇,因为正常的被解雇可以领取失业金。当然职工可以先用带薪休假日来顶一段时间,最多也只能填充一个多月,其后就没有工资了。笔者与法国人谈及此举,法国人说绝大多数法国人不可能数月不拿工资,就是只吃面条和喝水也撑不下去。谁不知法国的人超前消费是一个不可质疑的现实。

庸置疑,该措施足以使不少法国人老老实实打疫苗。

外,法国对不守法者实施巨额罚款,比如餐馆老板不查健康通行证而让顾客自由消费,该老板遇到麻烦真大 :警告,关门,罚款可达9000 欧元,甚至坐班房。

健康通行证的使用者来说,若在必要出示健康通行证的地方,无证进入、作假,立即罚款135欧元,若在30天内重犯,罚款可达3750欧元。这可不是一笔小钱,要知道法国人的平均工资是每月2238欧元。

种处罚不得不让人三思而行啊!

府打算在法律实施的第一星期以教育为主,即与人民讲道理,之后,罚款单就会满天飞了。


少数服从多数、非此即彼之四,在个人主义自由与集体命运息息相关的社会生活中,集体的生存大于一切,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于个人的自由,英国著名哲学家、心理学家和经济学家约翰·穆勒有一经典论述 :“一部分人的自由止于另一部分人的自由伊始之处。”

实法国抗疫中的障碍问题,不用脚而用脑袋仔细想一想不难悟出其真谛 :个人自由的极限问题。从2020年3月新冠在法国大地肆虐以来,政府实施的禁足和隔离举措总是惨遭骄横跋扈的小数人的激烈反对,游行示威不绝,有反戴口罩的游行,有反打疫苗的游行,当下有反健康通行证的游行, 他们的口号永远是自由。而理智的多数人则深默不语。在某种意义上讲,这形成了一种假像 :一小撮永恒的“反骨头者”的声音貌似代表法国社会,非然也!

局外人看来,法国崇尚自由固然可爱,但大疫当前,有些本未倒置了。在法国社会中总有那么一批“自由”的捍卫者。

庸置疑,法国抗疫领导者不是不知道只有強制性的措施才能取得良好的结果。法国與论常谈政策的“可接受性”,也许正是“可接受性”这个幽灵让法国抗疫领导者举棋不定,无法下决定出台像实施健康通行证这样的有效抗疫措施。

情在继续,人民累了,观念改变了,政府与日俱进,妙哉!


打疫苗有用吗?法国的疫苗接种大数据能说明什么?

所周知,欧盟紧急批准使用的四种新冠疫苗在上市使用前都做过三期试验,其结果早已公诸于世。如果说那些数据被怀疑论者认为只有参考作用的话,那么芸芸众生翘首等待的临床大数据理应具有不可质疑的科学说明性。

2021年8日20日,法国卫生部的探索研究评估与统计局(DREES)公布一份大数据研究的结果,标题十分简单,一目了然 :《八月初,完全接种疫苗者与未接种疫苗者的比较 :新冠感染率相差8倍,患重症率相差11倍》。

大数据来源是法国政府关于新冠管理的三大数据库 :SI-VIC (hospitalisation), SI-DEP(dépistage),VAC-SI (Vaccination)。这些数据作为Open-data对公众开放,因此是透明的。

8月2日至8日之间,在法国所作的RT-PCR的结果统计,每10万未接种新冠疫苗者检测到的阳性达到400人,而完全接种新冠疫苗者检测到的阳性为50人。接下来就是一个简单的数学计算了 :接种者比未接种者得新冠的比率少8倍。

期内,84%的进入重症监护者是未接种者,而完全接种者只占9%。下面又是一个中学生皆会的数学计算了 :打过疫苗者比未接种者得新冠重症少11倍的概率。

期内,在只需要普通住院治疗的新冠患者中,76%的人是未接种者,17%的普通住院者是接种者。要知道在同期内,全民中未接种者有38%,完全接种者是47%。

项临床大数据揭示了一个不可质疑的现实 :新冠疫苗的预防作用是铁证,否认它就是反科学,反智,自欺欺人,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

外,众所周知,新冠疫苗的有效性没有100%,这也是制药公司、政府和明智的医疗人士常常强调的公理。



法国的反新冠健康通行证都是一些什么人?


frc 8227e6e3de906c5984c6be559b1e4d82


国的反健康通行证的游行示威始于之七月份,如今已到第七版了,9月4日的第八版照例举行。

么参加游行的都是一些什么人呢?法国周刊《Marianne》有一个专门的调查,可谓一家之言,便于我们深入了解。

第一种人 :阴谋论者 ,怀疑一切

谋论的信徒认为新冠病毒的肆虐本身就是无中生有之事。在他们眼里,政治家和知名人物面对摄像头打疫苗是彻头彻尾的作秀,注射的是简单的生理盐水。此举唯一的目标是为强大制药公司带来利润,制药公司抛出了打第三针的必要性便是最好的佐证等等,全是资本家利欲熏心使然也!

所周知 :阴谋论者的信仰是质疑一切,尽管是显而易见的科学常识和不可抗拒的历史现实。阴谋论者的敌人?或者说他们无法容忍者究竟是谁?不完全是政府,因为政府沒有实际的权力。他们讨厌与憎恨世上的一切要人,因为他们在幕后操纵一切,具体是哪些人?他们也无法列表说明。阴谋论者认为媒体绝不可信,而货真价实的资讯和真理在网络上,在视频里,当然这些只有阴谋者才能看到,识别!

第二种人 :反建制派

建制派坚信疫苗就是生物权力(Biopouvoir)。据说反建制派是法国中产阶级的一小撮人,其意识形态也比较奇葩 :国家机器的目的十分明显、且令人担忧,国家不惜代价实施社会控制。

今法国反建制派的代表人物乃是法国政坛的三大机会主义者,或者说不择手段的三剑客。

  • 首当其冲者是小有名气的极右分子Florian Philippot,曾是国民联盟党(RN)的副主席,玛琳娜·勒庞的左右手,野心勃勃的Philippot自认在RN内怀才不遇,无法大展宏图,于是另起炉灶,创立爱国者党(Les Patriotes),蹭热度寻出名是其行为准则。
  • 第二位是Nicolas Dupont-Aignan,另一位极右派分子,法国耸立党主席,但他在党内众判亲离,政治生涯岌岌可危,出头露脸是其求生之路。
  •  最后一位是弗郎索瓦·阿赛里诺(François ASSELINEAU)。曾参加过总统大选。2007年阿赛里罗创立大众共和联盟,其党的纲领十分明确:主张法国脱离欧盟、欧元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国家主权主义者,反美主义者,阴谋论相信者。

剑客都是国家行政学院的毕业生,可谓法国建制的精英。三剑者在2019年的欧盟议会选举中得票率加起来不到9%。因此,可以豪不夸张地说他们各自所代表的法国人微不足道。

建制者的信仰十分简单 :不管三七二十一,反建制就是“信仰”。

第三种人 :怀疑论者

怀疑论者也相信科学,也相信医生,但是事关其个人健康问题,他们讨厌被強加一切,他们爱问自己、爱钻牛角尖、举棋不定、扭扭捏捏,就是不愿迈出关键性的一步,老老实实接受打一针疫苗。在他们看来,时下的当处之急是给老弱病残者打疫苗。怀疑论者一般远离政治组织,有朝一日他们会去打疫苗,但是不喜欢政府的快马加鞭政策。在打疫苗便于消费的社会风气之下,他们定迟早会投降的。

怀疑论者却对健康通行者疾恶如仇。他们认为若没有广泛的辩论,便在集体利益的祭坛上牺牲个人自由,此举不可行。

第四种人  :医护人员

则上, 医护人员理所应当打疫苗,因为他们与新冠感染者打交道的机会甚多,保护自己和保护他人一样重要。但是,一些护士、担架员和医护人员拒绝打疫苗,因为疫苗研制来得太快,他们极其害怕疫苗的中期和长期的副作用。这些身穿白衣的医护人员认为打疫苗,被迫使用健康通行证是侵犯自由,从疫苗的利弊关系来看,只有老弱病残者才值得打疫苗。医护人员的此举无意中导致两大问题 :一是一些医护人员与医生之间产生了巨大的鸿沟,因为掌握科学知识更多的绝大部分医生都打疫苗了;二是医护人员不愿意打疫苗反对健康通行证成了其他反对者的佐证和榜样。

第五种人 自由主义者

威尔的噩梦是令西方酷爱个人自由和保护个人隐私的警报器。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在著名的小说《1984》描述了一个噩梦般的集权社会,所谓的“老大哥盯着你”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说的是

权政权老大哥(Big Brother)为了维持和巩固其的绝对权力,对社会成员实行全方位的监控 :行为、言论和思想。

国一些满脑子自由主义信仰的知识分子、教授、律师和住在都市的从事好职业者坚信健康通行者就是奥威尔噩梦的进行时。他们认为健康通行证的实施就是某大国模式的践行,政府对人民的持久控制,恶意告发。新冠的危险性与侵犯自由不成比例,这里有个文明生活模式问题。这些毫无恶意的自由主义害怕疫情下被剥夺的个人自由在疫情结果后不会重新还给个人。

第六种人 黄马甲

健康通行证游行又为黄马甲分子提供了卷土重来、与政府再来一博的良机。黄马甲分子热衷于政治,跟踪议会的相关辩护,他们永运接受总统权威至上的政治组织,因为这类组织没有代表性,黄马甲特种大街小巷的抗议活动,这似乎成为了他们的生活和存在方式。

马甲分子并非一定反对打疫苗,但他们认为健康通行证践踏自由。黄马甲分子没有改变其初衷 :不信仰政府,不信仰传统媒体,因为他们毫无解决新冠病毒危机的能力和意愿。

第七种人 传统保守派

国传统的保守派可以说是虔诚的天主教信徒。他们不是没有文化,也不是不懂科学。但是在全能的上帝和理性的笛卡尔之间,他们摇摇摆摆之后,选择放弃了理性。不少天主教女性相信疫苗会剥夺她们的生育能力。解决新冠病毒的方法软医学和健康饮食,等等。

们的政治选择要么倾心于传统的右翼共和党,要么走近被边缘化的小党。对她们来说,上街游行有失她们的大家闺秀的身份,但是在2021年的反对同性结婚和同性领养孩子的法律大游行(人人上街游行 ——La Manif pour tous)中尝到了甜头 :若她们的信仰受到冲击,上街游行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群友留言
法国人调侃:80%的人打了疫苗,剩下的20%上街游行自行感染(越多越好),抗过去的产生了抗体(相当于打疫苗),抗不过去的见“上帝”,寻求永恒的“自由”。
二条腿走路,异途同归,最后走向群体免疫~高!实在是高!


 法国大众如何对待健康通行证的实施?对风起云涌般的反健康通行证游行的态度如何?

体来说,法国支持政府实施健康通行证的人愈来愈多,而支持反健康通行证游行活动的法国人越来越少。

8日23日发表的BFM TV- Elabe民调数据如下,不需要任何的评论。

  • 54%的受访者不赞成反健康通行证的游行活动。
  • 77%的受访支持在飞机、火车和长途客车旅行运输中实施健康通行证。
  • 72%的受访者支持在娱乐场所和文化场所实施健康通行证。
  • 65%的受访者支持在医院和商业中心实施健康通行证。
  • 64%的受访者支持在咖啡馆、酒吧和餐馆实施健康通行证。

孟子曰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没有结束的结束语

天休假归来,去单位(法国卫生部)上班,突然发现大门左边出现一个巨大的电子荧幕 :法国新冠疫苗接种即日统计,数字日夜滚动。友人路过,发现是一景!

9月2日至,已接种第一针疫苗者的总数为 :48,758,410,占成年人口的80,5%,离所谓的群体免疫只有一步之遥了。

此,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总结并非永恒的规律 :

第一点 :不得不承认法国的管理有其精湛的技能(Savoir-faire)。法国的国家机器犹如一辆柴油车,起动慢,但经跑,跑长途真不错。法国新冠疫苗接种说起来是一把辛酸泪,2020年底开始打疫苗时,速度之慢,数量之少成为反对党、媒体和国民的笑柄。如今法国的接种数已在欧洲名列前茅了。

第二点 :根据临床的大数据,打有效疫苗对降低新冠感染,特别是重症和死亡之率的巨大作用已是不可否认的现实。另外,疫苗不是灵丹妙药,从没有人保证它有100%效用。在生死存亡、自由安全生活面前,芸芸众生都应该作出理性的选择。

第三点 :法国打疫苗的阵势如滚滚的山洪,不可阻挡,最终流入大海。打疫苗的人数总在不停地增加,反疫苗反健康通行证者仍然会走上街头,扛起自由的大旗,振臂高呼抗疫有其他的方法,具体有效可行的方法是什么呢?也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也许反疫苗反健康通行证的运动会极端化,一小撮人的暴力化。但是,他们的行动已改变不了大局势了。民主制下,让他们去叫吧!绝大多数法国人熟视无睹,过自己的岁月静好!

第四点 :健康通行证的大幅度适用无疑是有效抗击新冠杀手锏。政治风向的转变,多数法国人的支持,立法条款的有效,经济惩罚措施的使用,个人自由暂时让位于集体命运等核心因素构成了法国抗疫的分水岭。

最后,毋庸置疑,若没有新的变株出现,法国会很快进行比较正常的社会生活!稍微有点理性的人皆明白 :打疫苗是中长期内抗击新冠病毒的唯一有效可行的办法。

法国数学家、物理学家、发明家、哲学家、道德主义者、神学家布莱兹‧帕斯卡曰 :

  • 人只是一根芦苇,自然界最脆弱的存在,但人类是会思维的芦苇,无须整个宇宙武装起来压垮他,一 缕蒸气,一滴水足以消灭他。 但是,宇宙灭他之时,人类的崇高之处将超过灭他者,因为即将灭迹的人类知道自然的优胜之处,而宇宙本身则一无所知。


frc 770c98caf8be16489a66a491d24436fb


frc 2d2c56d38b7e8c6e380ccc58a8cf35e7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朱元发,首发于 “欧洲三人网”,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