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小野性 有多迷惑?

frc 34865f3ea6995b4548a1bbe4a6dcda86

frc 2094c0ffb5ce88a833fea1964d19abc4

你的小野性 有多迷惑?

作者 || 浪激天涯

野白鹅就该嬉戏在这片野性水域。

喜欢徒步,更喜欢徒步时的意外收获,哪怕是一种不知名的小花或形态特别的野草,这样的新鲜总会激发内心的波动。

一条路若反复走很容易让人熟视无睹。机械性地行走,训练了肌肉却可能忽视了心情,或许会促使心情更加呆滞麻木。

心理麻木或熟视无睹很可怕。

原本同一条路在不同的时间也有不同的呈现,但人的记忆是很苛刻的,第一个画面先入为主,占据记忆最柔软最脆弱的部分。之后,每当想起那个地方,这些画面就是记忆库里的僵硬数据、不再鲜活。

避免陷入重复的最简单的方式便是每次走不同的路线。没有先入为主的固化参照,一切都具有未知的神秘感、发现的新鲜感。

frc e99f3478500b4b78c94e556c3d5a45be

法国颓废派代表作《逆流》里的主角德塞森特,“他对人性的蔑视与日俱增,他最终明白,世界上大部分人是无赖和傻瓜”、“他品尝过肉欲的盛宴,带着一种任性妄为者的胃口”,恣意妄为之后无尽的厌倦包裹着他。于是,他离开灯红酒绿的巴黎闹市,将自己隔绝于荒郊住宅,足不出户,不看报章杂志、不与外界联系、更懒得去旅行。某一天当他想起年轻时读过的狄更斯,迫切想去体验狄更斯描述的伦敦,便带着庞大的行李到火车站。在等待火车的时段里下酒吧进餐馆,对所见所闻感到无聊透顶而即刻取消行程。

即使这样的“懒”人,却会给每一种酒配一个乐器名及音色,喝酒的时候,相应乐器演奏的曲子便随着酒滴在喉头震颤旋转;他制作干草香精以模拟草场的青绿、季节的勃发;他倾听舒伯特的旋律在骨缝里跳动……他的想象不断翻新,就算幽居,也要为它们准备恰当的着陆点。

生命需要流动。新鲜感让人保持活力。

frc 8e41aa56c65ad238e32fa90329890ff2

几年徒步下来,巴黎附近的区域基本上都走遍了。凭印象出发的目的地已告罄,必须在地图上寻觅。

于是就找到这一片沼泽湿地。一个连一个的湖(étang 水凼凼)纵向横向不分彼此勾连绵延,仅仅看这地图上不规则的水“蓝”,想象就飞到了它的镜面。

仿佛上帝随手扔下的一面镜子,不小心摔成了无数不规则的碎片,每一片都浩荡着宁静欢迎你。

野地湖水就该是这种不管不顾地不规则的样子。

人行小路依照湖水的形状柔顺地弯曲,小家碧玉般乖巧。这略带羞涩的天然小野性给人一种蠢蠢萌动的惬意放松,就像突然卸下穿了一整天的职业套装,四肢毫无规矩却也无伤大雅地率性伸展。

很快,随身携带的烦恼悄然逃逸了,心绪的流动朴实顺畅起来。

偌大的湖面,悠然飘荡一叶扁舟一首渔歌。那是心境成像的特别呈现。

在巴黎的水域看见天鹅,就像去花园看见花朵一样自然。

天鹅的优雅从不让人失望也从不让人厌倦。白色羽毛白得肆无忌惮不知疲倦,清亮似透、轻盈若无,当阳光在白色羽片上弹跳,一小片一小片的光便点击湖水的蓝,抑或,一束束白色火焰将湖水的蓝一寸寸点燃,一个静湖就此荡漾欢畅、牧歌婉转。

frc 68f3422eab21ba182257e528c34c003b

这一片水域那么大,却鲜见天鹅的倩影。莫非天鹅也喜都市的热闹?

“城市告诉你所有应该思索的东西,让你重复她的话,而你虽以为在游览,却不过是记录下她为自己和她的各部分所定下的名称。”对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里道出的感受,心有戚戚。

野地徒步,不需要为某个陌生的名称而疾走,不需要为某个熟悉的名称而倦怠,也不需要为不熟悉的名称而懊恼。没有了紧张感,眼眸及脚步自在散淡。遇见惊喜的物事还可毫无顾忌地畅意地欢叫。为不知名的小野花命名,为记忆检索留下标记。

如果说在都市里需要故做大家闺秀,在野外则只需回归最真实的自然。

frc 2ff7dba811d0ff483bb25586898e4c5a

这片水域有多大?第一次走东面没走完。这一次换走西面,还是没走完。

东西两边都有专门设置的观鸟站。行人不能靠近的水域就是水鸟的封地,各种水鸟或成群嬉戏或独自安闲,包括不多的天鹅。

自然,这也是拍摄鸟的优选地。一路不时会看见背着长镜头的人,看他们的形色便可猜出是去还是回。

第一次去时正是巴黎的酷暑天。向水靠近,便嗅到水的清新,一股凉意油然而生。

水岸边几乎都是参天大树,走在绿树成荫的水边小径,骄阳的酷热被挡在华盖之外,那份安然闲逸给身心的放松的美妙感受绵延至今。

frc cd9b3ef91fcff97b41003740100d06b7

这周日去,已是八月底,天气已然凉爽。不期而遇一大群野白鹅,会有多少惊讶?

白鹅不稀奇。小时候在外婆家见过。印象深刻的是鹅蛋的“庞大”,记忆犹新。

野白鹅却是第一次见。

开始它们在岸上,心里暗自揣摩:这是谁家养的鹅?一位男士大剌剌地走过来,鹅群显然受了惊吓,一个个摇摇摆摆却以最短距离迅速地跌进水里。

“这是家养的?”

“不,野生的。”

(白鹅与天鹅是同一家族的吗?不是。

白鹅、大雁、鸿雁才是同宗近亲。大雁也叫灰鹅。中国的家鹅是由鸿雁驯化来的。)

走过了好几个湖,在一个湖边餐馆午餐时,水里又游来一群白鹅。

这一片水域该是白鹅之家了。

frc 6b8400560e812673726f9b52427c01c3

上午刚到时,在停车的小村庄的面包店,买一杯咖啡,50生丁(半欧元)。我以为听错了,再问了一遍,还是50生丁。这是我喝过的最便宜的咖啡。50生丁的咖啡口感格外美妙。

“交易效应”被50生丁轻易验证了(以比预期更低的价格购买到一件物品,其心理感受特别好)。

一次徒步偶遇两个第一次,一个野生、一个人性。

两个第一次催生了双倍的好心情。这一天的好几次阵雨,其扰乱已忽略不计了。

2020-09-03

09 Langjitianya 900x383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浪激天涯,首发于 “诗情话宇法兰西”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