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第三次禁足千呼万唤始不出,总统的最后裁决原因解读

frc 3a673b8fb23aa5848383799833fd5350

法国第三次禁足千呼万唤始不出,总统的最后裁决原因解读

〖法国〗朱元发 博士


国第三次禁足,媒体煮熟的鸭子飞了。原来总统大人胸有成竹,机关算尽赌疫情,风险他承担,人民也有责。

所周知,自去底圣诞节开放和元旦新庆以来,法国的疫情指教居高不下地飘浮在平原之上,每天感染人数2万人左右,新冠重症抢救住院人数最近7天新增1767人。

别是英国异株产生以来, 法国的广大人民群众早己心中有数——第三次禁足是迟早之事,各路专家不仅从统计理论上,像背书一样列举各种统计数据,而且从实践上,举其医院的实况之例等等,并且一致认为快刀斩乱麻式禁足行动越快越严越好,论据头头是道,让人无法反驳,更有甚者,媒体人士天天在电视上宣布总统马克龙马上将宣布第三次禁足,铁板上订钉子的事。

回路转……

1月26日,总统马克龙主持召开了国防与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主题 :疫情与抗疫举措。

1月27月,又是国防与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会议,会议主题 :疫情与抗疫举措。

次会后,风平浪静,没有总统大人向全国人民致辞的任何迹象。

1月29日傍晚,总理卡斯泰出来讲话 :没有新一轮的全国禁足举措,但必须加强防疫措施,等等。

而……

人翘首以待的第三次全国禁足无影无踪。皇帝不急,太监气。媒体與论哗然,当然各路专家和媒体在大表特表“不理解”的评价中,言下之意昭然若揭 :总统大人的决策有待“质疑”之处。

国尖刻犀利的周刊《绑腿鸭》分折道 :总统马克龙选择了不屈服各方压力,并承担决堤的风险!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说,总统抱怨各路专家提供的信息和数据既不准确也不全面,这些专家只恋天天到电视台访谈,露脸,在媒体上滞留的时间远远超过在医院工作的时间,在媒体上辩论的智慧超过了在实验室搞研究的灵感。而且一年来总是如此这般。孰不知,法国的抗疫最需要他们干好本职工作,他们可是靠纳税人的钱养着。定期上媒体作点科普理所应当,于国于民有利,本末倒置可不好。

统决定不立即启动全国禁足,一箭双雕 :一方面权衡了全国禁足的经济、社会成本及心理因素 (决定的可接受性——acceptabilité),另一方面,此举明确表明根据宪法,总统是唯一的最高决策者。庞大的智囊团里的献智者从不买单。

庸置疑,总统大人深知一切责任和风险由其承担,谁不知,未来的现实是残酷无情,而且事关人民的生命安全。

政治选举角度来看,赌输的后果不仅惨不忍睹,而旦会立马兑换,2022年的总统大选就在眼前,选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不管政府如何举措行事,到头来,总统和政府既是责任者,也是罪人。

破仑·波拿巴说 :指明未来方可统治人民,领袖是希望的兜售者。


frc 206627f6cc13c6968868679e9f11c397


“ 我信任我们,此时此刻我们所过至关重要,让我们共同竭尽全力阻止流行病” (J’ai confiance en nous. Les heures que nous vivons sont cruciales. Faisons tout pour freiner l’épidémie ensemble” )
—— 1月30日,总统马克龙大人在推特发文,言简意赅,意味深长!

腿鸭》周刊一语道破天机 :所谓的共同(ensemble)是总统大人购置的政治保险。总统大人对全国人民的信任,换言之,全国人民人人有责,点到为止。也可以理解为总统马克龙与全国人民达成Deal :“我不禁足,但你们得努力”。推理十分简单 :不搞全国禁足,若没有阻止病毒传播,那是因为全国人民没有竭尽全力。总统大人的此举并非笨拙,但是并无风险。从此以后,相信人民,依靠人民的自律性成了政府宣传的核心口号。

实上,全国禁足就是一种強制的隔离措放,迫使那些无政府主义老老实实。假若全国人民严格遵守隔离措施,时时戴上口罩,少出门,少聚会,在此情况下,绝大部分经济生活可以照常运转,豈不是两全其美。要知道,消灭新冠病毒不是一两天的事,抗疫需要经济基础 :购买口罩需要钱,研发疫苗需要钱,生产疫苗需要钱,购买疫苗需要钱,打疫苗需要钱,医疗系统救死扶伤需要钱,更不用提在新冠肆虐下生活的芸芸众生更需要工作赚钱养家糊口。

禁足,但是宵禁得管严。据说,内政部长肩负重任,指挥警察查罚,一夜之间,罚单增加了30%, 特别是对那些以身试法的餐馆老板,店主,剧院院长,不仅要罚,而且还得让他们知道有领不到国家补贴的风险。总之,眼下已付诸实施的宵禁举措必须起到阻止病毒传播的作用。

庸置疑,若疫情局势严重恶化,法国政府启用第三次禁足不是神话,而是法国人民将面临的冷酷无情的现实。


欧盟的人口占全世界的4%,但却预购了全球25% 的疫苗

性的自私自利没有任何的止境。

芸众生在社交网站声讨政府,责怪政盟,预购的疫苗不够,交货太慢,打疫苗的速度太慢等等。

鱼目混珠,打破脑袋出风头的反对党阵营,三驾马车亳不客气地骂政府无能不作为,没有搞到更多的疫苗,管理没能力,打疫苗进度太慢等等。要知道,在民主制度下,大骂政府不仅不用交税,而且不负任何政治责任。一是极右派女首领,国民联盟党(RN)主席马琳娜·勒庞女士,二是极左派自标的精神“教主”,不屈服法兰西党党魁梅朗雄,他批评一切真“枭雄”!第三是 Éric Ciotti,国民议会议员,传统右翼共和党里的自认为不可一世的“媒体打手”。

闻记者与评论家们,胸怀吸引读者增加收视率的不可告人的野心,搔首弄姿,争妍斗艳,褒贬两边吃,一天到晚炒N遍同样的新闻,有时真想把电视砸了。

有流行病专家、传染病教授、病毒权威,医生行会的“领导”,公共卫生健康大咖,在媒体各抒己见,妄图影响政府的决策,或者期待被总统大人赏识,成为贴身幕僚,或者被总理相中,或者被部长先生注意等等。科学家为国献力当然是大快人心之事,但是爱上了媒体,爱上了功名,随波逐浪是顺水推舟之事了。利益在前,真理恐怕在后了。关门看电视时,尽可以来一句时髦的骂人之词——脑残!

题是,现实很丰满 :欧盟27国家的总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4%,而欧盟预订了市场出售疫苗的25%。这个数据难道不引人深思吗?这难道不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向阳花木易为春?世界上每个人面对新冠疫情,政府抗疫给力度平等吗?

近关于俄国疫苗和中国疫苗的出口问题,意识形态色彩的论战响彻云霄。但是有一个根本的问题不可忽视 :俄国疫苗和中国疫苗难道不应该优先供其国民使用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疫苗接种应该在全球同步进行。若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那么新冠病毒永远不可能从人类生活中消失!


没有结末的结束语

克龙承诺 :法国将自产疫苗,夏天可望完成全员接种!尽可能保证国家“开放”!


frc 1e327ce03410e04c8c496ddc3627422c



frc 2016f7912ff82b146a4fd63d2830ef9b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朱元发,首发于 欧洲三人网,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