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2021年,法国在回归正常社会生活的转折点上

frc bf84d7a34138ed6537812584e4bb8255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2021年,法国在回归正常社会生活的转折点上

〖法国〗朱元发 博士


引言 :

怕魔幻的2020年,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全球已有九千多万人感染新冠,新冠已剥夺一百九十多万条生命。
至于法国,已检测出二百八十多万感染病例,死亡者已过六万七千多人。

事不堪回首,触目惊心,更可怕是新冠仍在肆虐全球,世卫组织日前宣称在2021年,全球还不能获得群体免疫,换言之,往日的正常社会生活仍然遥遥无期。

然,全球各国的回归正常社会生活的步仗会大相经庭,原因有二 :一方面,各国抗疫举措不尽相同,因国情、政治组织制度、财力物力而异,效绩自然差别甚大,另一方面,疫苗接种的投入使用无疑让我们看到阻碍新冠传播的科学可能性,在不远的将来,回归正常社会生活的曙光羞哒哒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帘。

据法国比较乐观的有识之士的估计,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法国将进入正常社会生活的转折点上。既是预测,就不是实践真理,但我们希望此梦成真!

文试图梳理法国在2021里的几件头等大事 :

第一,在抗疫举措方面,法国将一如既往地使用封城、禁足、解封、再禁足、宵禁等工具阻止碍新冠的传播。

第二,疫苗接种将会在法国慢慢地逐渐普及,达到群体免疫的阀值应该是一个时间问题。操之过急,恨铁不成钢解决不了实际问题。

第三,随着疫苗接种的普及,社会生活将逐渐步入安全自由的轨道,法国人民的慷慨消费可能导致法国经济生活的“小跃进”。

最后,2022年法国会举行举足轻重的总统大选,传统上,竞选活动会提前一年拉开序幕,因此,2021年也是一个选举盛年,当然,与历史不同的是此次的主题热点早已定格了 :抗疫、社会正常生活、经济重启、民生经济的主权本土化等等,每次法国总统大选皆有意想不到的悬念和转折,此次也不会例外的。


( 一 )

“ 人的一切不幸皆源于一事 :不知在房间里歇息” (Pascal)

2020年的抗疫“成果”  :痛定思痛,封城恐惧,口罩无着落,禁足解封再禁足霄禁,第一波,第二波……。走过这一切,方知可怕的事只有被动经历过了,才能接受它。

国文明中的神圣的个人自由,仍是根深蒂固的普世价值,坚若磐石。故在新的一年里,法国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抗疫举措,比如说实行中国式隔离措施。不是当政者不知道中国抗疫措施的有效性,而是法国国情不允许他们做,换一个总统,换一政府,他们同样会根据“个人自由优先”的原则来制定抗疫措施,换汤不药。法国的反对党虽然在媒里在公共场合,批评政府振振有词,但私下也坦诚,他们也只能采取类似的措施。另外,高卢后裔总是带有法兰西文化沙文主义的某种傲气。

禁足与宵禁将是抗疫的基本工具,剩下来的就是调整幅度

一点可以肯定 :法国民众也习惯禁足与宵禁了,禁足解封再禁足再也不官方忌讳(tabou)使用的概念,22点开始宵禁,20点开始宵静,18点开始宵禁等措施再不遭群起攻之了。如今,地方当选者开始要求禁足了,这是一个重要的观念改变。实际上,有些地方政客在媒体唱反调者有时是在演戏,为了讨好一部分选民。

府官方在媒体上讲活似乎缺乏一惯性,或者说出尔反尔,居不知,有时他们抛出一些想法,是为了测试民众的反应,籍此来调整具体措施。


( 二 )

“ 理性是铸造人的唯一因素”,疫苗是为所有的人研制的。观望、等待和放弃的可怕后果 :我们无法共同早日跨入正常生活的轨迹

是否打疫苗


frc 09c2d5c3c3b0c2e9f155ded07620dbf5


持者和反对者的声音每天在法国媒体不绝于耳。民主制下,言论自由,只有辩论才出真理。事实上,无论是从医生理论上看,还是从抗疫现实讲,理智告诉我们,我们没有多少选择,不打疫苗,可能迟早送死;不打疫苗,在短期内回归正常生活的可能性是零。打不打疫苗是每个人皆有的基本选择权力,但是若干基本常识应该说清楚 :

第一,新冠状病毒不可能像SARS一样自然消亡。

第二,抗疫的残酷的现象显示 :自然铲除新冠状病毒的唯一有效的方式是:全球同时禁足,实行中国式的抗疫方式,但是由于文化背景,政权组织问题,西方国家做不到。

第三,疫苗接种成了唯一的“救世主”了,全球实力雄厚的制药公司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在超短的时间研究出有效的疫苗,是件值得庆幸之事。

第四,疫苗的安全性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研制过程中遵守传统的三大科学试验,另一方面,大幅度接种后的效果和不良反应记录。如今已投放市场的两种疫苗(Pfizer/BioNTech,Moderna)毫无疑问拥有应有的安全性保证。

第五,西方的各大制药公司之间没有出现互相质疑和抵毁的言论。对阴谋论者来说,此点正好证明了制药集团为了巨大的经济利益,串通一气,贩卖假药,或无大效果的疫苗。其实戳穿阴谋论者的立论十分简单 :疫苗是否有有效?是否有严重超过正常比率的不良副作用?2 – 3月内便见分晓。事件如此之大,涉及的人员如此多,很难怀疑其透明性。如今,哪怕经济利益再大,谁也不敢残害世界上以亿计算的人命,即便是赚了大钱,最终被推上国际法庭的审判台有什么用?遗臭万年,罪名肯定“反人类”罪。

第六,法国政府抗疫的策略首先是防止医疗资源挤兑。优先给高龄老人和医护人员打疫苗无疑是上策,高危人群有免疫能力了,医疗资源自然可以保重了,在等待疫苗接种普及化,达到全民免疫的效果的过程中,法国医疗系统能够毫无选举地治疗新冠病人。

第七,从理论上讲,随着疫苗接种人的不断增加,Covid-19的传染链会不断减少,在今年的某月某日,转折性的拐点会出现,届时,生活在法国土地的人们就可以安全地自由生活了。

第八,千万别等到躺在医院的ICU病房时吃后悔药,悔恨自己不积极去打疫苗。新冠不认人,法国总统和夫人一不小心都中招了,英国首相和美国总统也中过招。这新冠防不胜防,没有人知道如何绝对不中招。


( 三 )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疫情过后,法国经济有望出现““小跃进”

据法兰西银行的统计,在2020年,法国人总储蓄额为1300 亿欧元。经济专家们普遍认为该历史性储蓄记录无非出于两个原因 :一方面,节约为了防范生活中的“艰难时刻” (coups durs),另一方面,禁足宵禁从根本上减少了消费的机会和可能性。

2021年下半年开始,若不出现重大意外事故的话,随着疫苗接种的普及,新冠病毒固然不能在地球上消声匿迹,但是,欧盟、英国和美国有可能达到全民免疫的效果,其经济活动开始进入往日的正常运转轨道,其社会生活具有相当的安全性,也许仍然必须佩戴口罩,时刻保持社交隔离措施等等,但人们可以走出家门,拥抱社交生活!

国一位哲学家说 :我们(法国人)需要面对面在一起!在一起疯,在一起吃餐馆喝酒,在一起喝咖啡聊天,在一起打打桥牌,在一起旅行饱览自然风光,在一起度假开心,在一起浪漫,在一起参观博物馆,在一起购物,在一起工作,在一起创造社会财富等等。

国人肯定会拿出没有机会消费的钱来消费,也不完全是所谓的报复性消费。经济原理十分简单 :消费 = 经济增长。众所周知,经济萧条之后,伴随而来的是经济增长。另外,在疫情的阵疼中,欧盟已开始行动,将事关国计民众的产品生产线本土化,毫无疑问,它将激击国内的经济发展。

筒言之,法国经济有可能从下半年开始出观“小跃进”现象,当然前提是疫苗接种的普及提供社会生活的安全保证。


frc 6b7b21c23d78dcf7081690b78bf56ed8


“ 唯有指明未来方可统治人民,领袖就是希望的兜售者 (拿破仑)”,展望2022年的法国总统大统,大浪淘沙,法国政坛上的二流人物粉墨登场,摇旗呐喊,拉开预选帷幕

2022年5月13日,现任马克龙将执政坐满5年总统任期。换言之,在此关键日之前,总统的继任者(也许是他本人)早应该依法普选产生了。“群星灿烂“的法国政客们一如既往粉墨登场 :“大的、小的、真的、假的、捍卫理想的、吹牛的等等竞选者层出不穷,多如牛毛。这帮政客的目的无非是想通过竞选露脸来扩大名声,捞点实惠的利益:1,在未来政府里捞个部长或国务秘书的位置;2,为下次总统竞选探路;3,分散选票,拆政治仇敌的台;4,赶鸭子上架,然后来个秋后算账;5,帮派组织摆摆威;6,无可奈何者表达可笑的理想;7,巩固自己在党派内的地位;8,流氓政客玩玩政治手腕;9,为经济目的抛头露面,做个免费的大广告;10,疯疯癫癫者来个精神分析治疗;11,无政府主义者异想天开。”(朱元发《五月爱丽舍》2017年,第21页)。

朗雄 (Jean-Luc Mélenchon),今年满80岁,第三次身披白左盔甲,已于去年搭起总统选举擂台,妄想占山为王,一路取胜。也许梅朗雄本人也不相信寓言故事《龟兔赛跑》,因为在法国政坛上,若干乌龟若干兔子不论采用何种方式均能赢他。梅朗雄将会高谈阔谈,政治正确口号咄咄逼人,貌似呼风唤雨,前拥后簇大摇大摆地入主总统府爱丽舍宫,非也!道理十分简单 :梅朗雄的理念幅盖度和政治纲领永远无法获得多数法国人的彻底认同,为他投上一票!

日昙花一现的政治女明星塞格伦娜·罗娅尔(Ségolène Royal)也于去年宣布:“ 现在是女人当总统的时候了” !而且还玩了一点路人皆知的欲擒欲纵的小猫腻  “  我已准备就绪竞选总统,若于国有用的话”。法国人人皆知她期待人民的拥戴。只可惜,她的梦想很丰满,然而法国的政治现实很骨感!我们期待法国有朝一日选出一位女总统。但不可能是罗娅尔,道理十分简单 :她的政治纲领没有号召力,她没有强有力的党派支持,她没有团队,她没有资金,俱往矣!塞格琳娜!

右派的首领玛琳娜·勒庞(Marine Le Pen),背靠国民联盟(RN),再度竞选总统是一个公开秘密。未来的疑问只有一个 :2017年5月7日面对现任总统得票33,9%,那么2022年,玛琳娜·勒庞是否会进入第二轮选举?若进入,她会得票多少?

统右派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肯定会推出候选人,而且人满患,其主席洛朗·沃基尔(Laurent Wauquiez)梦寐以求, 萨科齐同样野心不眼,法兰西岛大区女主席瓦莱丽·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跃跃欲试,现在经济部长布鲁诺·勒格尔 (Bruno Le Maire) 只待良机,上法兰西大区主席泽维尔·伯尔唐(Xavier Bertrand)被认为右派最有竞争能力的候选人。共和国应该会组织预选,鹿死谁手?我们拭目以待。

统左派社会党的势力如日落西山,每况愈下,但仍然会推出仅能扮演证人的角色的候选人。

洲环保-绿党(Europe Écologie-Les Verts)在欧盟议会选举和市政选举中喜大普奔,遍割韮菜,对2022年的总统大统自然憧憬展望,信心百倍。谁会出山竞选?是一个大问号?因为绿党内几乎全是可爱的理想主义者,或者说无政府主义者。

现任总统是否能竞选连任?何时宣布参选!除非出现不可抗拒的事件,现任总统马克龙定会参选,而且直到今日(2021年1月11日),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强劲的候选人能够打败他。但是,马克龙总统执政以来从未有过风平浪静的日子 :黄马甲运动,退休改革罢工风潮, 恐袭事件接二连三、Covid-19肆虐法国,六万七千多人死亡、经济停摆,选民如何评判这一些将是他更否继续当选的决定性因素。

国政治专家一致认为 :在任总统宣布竞选连任越晚越好,竞选时间越短越好。若不出意外,马克龙会等到2022年初宣布竞选连任,当然对面媒体诘问的托词无非如此 :作为总理,时下抗疫要紧,管理国家要紧等等……


没有结尾的结束语

只是一根芦苇,自然界最脆弱的存在,但人类是会思维的芦苇,无须整个宇宙武装起来压垮他,一缕蒸气,一滴水足以消灭他。但是,宇宙灭他之时,人类的崇高之处将胜盖灭他者,因为即将灭迹的人类知道自然的优胜之处,而宇宙本身则一无所知。” (法国数学家,哲学家布莱兹‧帕斯卡( Blaise Pascal)。



frc 7469ae75c82acebddfb26179fe3457ce


frc f2d74dec9159b8d26c56b53083b7979a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朱元发,首发于 欧洲三人网,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