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后的法国依然前景未卜

Matthieu 1800 x 600 px

M5 macron le pen

不出所料,最终进入第二轮的两位候选人,还与2017年一样,是马克龙和勒庞。然而,只不过重复了2017年第一轮结果的此次大选是否还能再重复2017年的第二轮结果呢?所有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问号。

根据负责组织选举的法国内政部最新消息,法国总统马克龙获得了27.84%的选票,紧随其后的是来自极右政党“国民联盟(Rassemblement national)的候选人玛丽莲·勒庞(Marine Le Pen)。凭借着23.15%的选票,她将会和现任总统在4月24日举行的第二轮投票中竞争总统宝座。胜者,将能决定至少未来五年法国的走向。

除了这两位进入决赛的候选人之外,处在第三名的是来自激进左派政党“不屈法国(La France insoumise)”的让-吕克·梅郎雄(Jean-Luc Mélenchon)。这位已经参加过三次总统大选的政界老人,尽管未能进入第二轮的最终角逐,但21.95%的选票也是他以及他的政党获得的最好的成绩。在这三位候选人之后,再也没有人的选票能够超过10%的象征性阈值。即使是在去年秋天以来引来不少争议,一直当做是此次大选中黑马的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也只能是凭借7.07%的选票屈居第四。

M5 infographie

此次投票结果,明显标志着法国政坛由社会党(Parti socialiste)和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两党垄断左右两翼的政局彻底完结,而取而代之的是三党鼎立的局面:代表中间进步势力的“共和国前进党(La République en marche)”,代表激进左派的“不屈法国”以及极右保守势力的“国民联盟”。

有用投票

 

即使是在选举前上一个周五媒体进入静默期之时,来自传统右派共和党的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仍能得到8.5%左右的选票,而最终结果中,她的得票率甚至不超过5%。凭借这样的得票率,她和她的党派无法得到国家的五百万欧元的竞选经费报销,以至于在结果公布后在自己的支持者中开展募捐以偿还之前的银行借款。和她一样的还有社会党候选人安妮·伊达尔戈(Anne Hidalgo),1.74%的得票率是为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已经贡献了两位总统的社会党成立以来最低的得票率。

就此,法国广播欧洲一台(Europe 1)的评论员尼古拉·贝托(Nicolas Peytout)分析道:“毫无疑问,她们都是“有用投票”的受害者。

佩克雷斯的支持者希望能够在第一轮中就支持马克龙以保证后者能够更加有效的在第二轮中抵御极右候选人。而梅郎雄则在第一轮中得到了不少来自其他右派候选人支持者的票,因为他最有可能超越勒庞,进入第二轮角逐与马克龙面对面辩论的左派候选人。”当然,顺着这个逻辑分析,也不难得出同样属于极右政治倾向的泽穆尔为什么会相比较于投票前的民调结果,最后的得票率甚至不超过百分之十。

只不过在这种“有用投票”的逻辑下,尽管有利于保证最有希望的候选人可以尽最大可能团结力量。但之后的代价却是一直以来代表左翼的社会党和右翼的共和党成为了牺牲品,以至于面临着在大选之后面临或者重组或者灭亡的局面。

在初步结果公布后不久,法国社会党的第一书记奥利维尔·富尔(Olivier Faure)就呼吁各个左派政党能够重新组成一股力量来准备之后的国民议会选举。只不过,凭借其党派候选人如此底的得票率,这种团结在社会党周围的重组能否最终成功还是一个疑问。而在右派方面,根据《世界报》的消息共和党籍的前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则在暗中与马克龙的党派协商联合。如果马克龙愿意在新一任政府中总理的人选以及国民议会的选举中满足萨科齐提出的一系列方案,萨科齐愿意凭借其党内影响,以中间人的身份促使两党联合。

不可否认的是,萨科齐提出的条件并不是那么容易满足,尤其是要求总理人选要符合萨科齐的“举荐”,更是破了戴高乐将军建立第五共和国以来的规矩。可是,尽管面对如此狮子大开口的条件,马克龙也并没有坚决的拒绝。毕竟,目前对他来说,任何联合都对第二轮至关重要。

这次大选,已经是极右翼第三次进入最终角逐了。在此之前,极右翼曾于2002年和2017年两次进入第二轮。然而两轮选举之间均出现“共和阵线”(front républician),即在第二轮中各派政治势力联合起来抵制极右候选人胜选。只不过随着极右势力的进一步崛起,这次之前一直作为抵制极右势力的“共和阵线”,可能并不会像之前一样理所当然一般的,“自动激活”。

frc 5413a8b4aa1307a0146da11a18c31b00

没时间竞选的总统

这其中一方面原因就是马克龙一直没能为自己竞选连任分配充分的精力,以及自从三月中旬爆发的“麦肯锡丑闻”。

从近期来看,则与其策略以及国际局势有关。自2022年年初俄乌局势升级以来,马克龙多次延后自己宣布参选的时机,以至于他到截止日期前的最后一天才通过一封“致法国人的信”正式宣布自己参选。而由于之后局势升级,战争爆发,马克龙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因外交局势所迫没有精力为自己的竞选造势。他的日程在战争爆发的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被各种外交斡旋以及峰会占据。原本就因为过晚宣布参选而被压缩的竞选时间中,他自己又无法出席不少集会,使是相当简单的民众直接对话接触也因繁忙的外交日程而一再被延后甚至取消。直到4月2日,距离第一轮投票前一周才在巴黎举行了其在第一轮投票前唯一的一次竞选集会, 这是是他唯一一次亲自出席的竞选集会。

此外,他的竞选团队在策略的制定上也出现了失误。在战争初期“聚旗效应”的作用下,他的民调投票意愿甚至超出了30%。他的团队相信可以凭借其在外交斡旋上的出色表现来赢得更多选票保证连任。然而,随着战争的持续,以及多种后续影响逐渐显现,法国民众对于购买力的担忧超越有关俄乌冲突的话题,再次成为此次大选中最受关注的议题。而马克龙的团队在此期间未能及时敏锐地捕捉到民意的转向,不仅对马克龙的竞选纲领缺乏足够的宣传,而且也并能及时回应民众关心的话题。法国《世界报》甚至调侃道:“马克龙意为凭借自己给泽兰斯基和普京打电话就可以应得大选了。”

而从三月中旬爆发的“麦肯锡丑闻”,更是让他不得不再度分出自己的媒体曝光时间,来优先为自己排雷。疫情期间,法国媒体披露马克龙政府1200万欧元重金聘雇咨询顾问公司麦肯锡处理新冠疫情问题。参议院在4个月的调查后于3月17日提出了一份名为“私人咨询公司对公共政策的影响”的报告。报告特别指出了麦肯锡不仅参与了新冠疫苗接种计划、房屋补助改革等与重大公共利益有关的决策当中,还在2011到2020年期间通过避税手段,未向法国缴纳企业所得税,而法国在2018年到2020年间向其支付了高达数百万欧元的佣金。在参议院报告发布后,法国检察官已发起税务欺诈和洗钱调查。

在法国投票即将开始之际,这一新闻加深了围绕马克龙的全球精英集团一份子的刻板印象,其竞争对手利用此机会质疑其在与麦肯锡的合作中存在徇私行为。尽管目前调查仍未有定论,但这一丑闻无疑使马克龙的形象受到冲击。

frc 4b02efe1bde4b16140f1dc641922b7fc

去妖魔化政策

 

而与此同时,他最大的竞争对手勒庞却将自己着力塑造成“购买力候选人”,着重阐述自己在购买力问题上的主张的政策。面对俄乌冲突带来的经济冲击与物价上涨问题,她更是坚决地主张通过将能源消费税由当前的20%下调到5.5%来缓解法国民众受到的冲击,并在竞选纲领中承诺自己一旦胜选将通过降税和加薪的方法来保证购买力。

从长期来看,这些手段都是勒庞所主张的“去妖魔化(dédiabolisation)”策略的延续。她通过这一策略软化其极右外壳,特别是与新近崛起的极右候选人泽穆尔拉开距离。勒庞领导其党派从原“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更名为“国民联盟”以摆脱原党名的负面历史内涵,并且在不改变其疑欧和民族主义内核的前提下,软化其在欧洲、难民等问题上的一些具体政策立场。例如最明显的,根据民意反馈,改变了之前退出欧盟的主张,退而求其次主张在欧盟内部进行协商,还抛弃了拒绝偿还国债这一不切实际的想法。虽然所谓的这些在政策上面的改变更多的是利用公关技巧实施的“文字游戏”,而并不能改变其极右的政治倾向,但是这些政策却在一定程度上吸收了不少之前右派共和党的选民。

在俄乌冲突问题上,虽然作为候选人的她并不想马克龙那样可以利用自己总统的身份,但是她却尽可能利用这一机会来在冲突初期稳定自己的选民,从而平稳度过初期的危机,并未自己在投票前的再次崛起埋下伏笔。

冲突爆发之初她通过简短而明确的表态对俄罗斯进行了谴责,并且表示愿意接受乌克兰难民。仅在这一点上,她就与同属极右阵营的对手泽穆尔拉开了差距。后者不仅在战争爆发后还将一部分原因归结于北约扩张,还在接收乌克兰难民问题上犹豫反复。勒庞的这一表态与泽穆尔“冷漠”的态度形成了对比,也容易将选民的注意力从其本人或其党派的一些负面新闻上转移开来,例如,曾向一家与普京关系密切的银行获得900万欧元借款,而她本人更是在2017年大选期间亲自前往俄罗斯与普京会面。

而在进行各种采访时,她总是能找到办法谈回到她最擅长,也最希望谈的购买力问题上。她一直强调“只是一场乌克兰人的战争。法国人愿意接纳乌克兰难民是因为法国人热情好客。”

M5 macron le pen2

前景未卜

在初步结果公布后,伊达尔戈、雅多以及胡塞尔纷纷表态将在第二轮中支持马克龙,来抵制极右势力。而就在上周四宣称自己不会在第二轮时向自己的支持者发出投票呼吁的右派候选人瓦莱丽·佩雷克斯,也表示自己将支持马克龙。而左派重要的候选人梅郎雄则表示如果自己没能进入第二轮,将会咨询自己的选民以确定在第二轮中的表态。

但不可否认的是,进了第二轮的勒庞将会拥有比之前多得多的选民储备。一方面,同属于极右阵营的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的选民将有较大可能选择她;另一方面,近年来右倾越来越严重的共和党,在自己的候选人没能进入第二轮的情况下也会有一部分转向她。

但不可否认的是,此次第一轮的结果也意味着马克龙在2017年竞选时所承诺的在任期内遏制极右势力崛起的承诺落空。随着他上任后执政风格和政策的右转,法国社会也呈现明显的右倾趋势,极右势力不降反升。在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勒庞所在的国民联盟凭借23,31% 的得票率就成为欧洲议会中的法国第一大党。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92ec3c3dab7a3cf6f96031186883919a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Matthieu,首发于 “澎拜新闻”,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