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人与“桥”] 疫情归疫情,该搭的“桥”还是要搭

 

除了“发牢骚(râler)”之外,“搭桥(faire le pont)”应该是法国人最喜欢的一项“全民运动”。

 

尽管新冠疫情仍然严峻,全国“禁闭”尚未正式解除,法国人轰轰烈烈的“搭桥”运动已从这个周末开始……

 

据法国SNCF国家铁路公司(不无喜悦地)透露:2021年5月13日至16日“耶稣升天节”长周末,共有100多万法国人预订了火车票,铁路公司专门为这一周末安排了250列TGV高速火车,几乎恢复了疫情前的客运量……

 

frc d3164a5aa070cb0d0c88285c4736d0f9

作者|儒思忧© 法兰西360

 

 

 

法国人与各种形色的桥应该有某种“不解之缘”。

 

首先,法国是一个善于筑路造桥的国家。据统计,这么小国土的一个国家,却有各种公路桥梁26.6万座,其中归中央政府管辖的2.1万座,属于省一级地方政府的12.5万座,由基层市镇地方政府修造维护的共计12万座。

 

早在200多年前,拿破仑曾下令创办一所迄今还赫赫有名的“大学校“(Grande école,或称“高等专业学院”),最初就是一所培养筑路造桥专门人才的学校,名字叫做“国立路桥学院(Ecole Nationale des Ponts et Chaussées)”,至今还是法国最著名的五大工程师学院之一。

 

其次,法国不仅擅长于“造桥艺术”,而且也以“艺术造桥”著称,产生过不少著名的“艺术桥”。

 

当然,“艺术桥”不仅仅指巴黎塞纳河上连接卢浮尔宫博物馆和法兰西学士院的一座桥的名字,更是一段沟通桥与绘画艺术关系的历史。

 

 

frc 010c05499b2cec5a6d2ce15810f657c2

 

马奈(Edouard Manet)﹑ 莫纳(Claude Monet)﹑雷诺阿(Pierre-Auguste Renoir)以及梵高(Vincent Van Gogh)﹑高庚(Paul Gauguin)等活跃在法国的印象派和后印象派画家们不仅曾画过许多桥,而且还把“桥”在西方绘画中的地位从原先的次要陪衬元素提升到绘画题材本身,一方面把桥作为当时工业进步的象征进行描绘,另一方面,更是从形式角度,使“桥”成为绘画中光线与倒影的结构性载体。

 

所以,在印象派画家的笔下,曾诞生过一些珍贵无比的“桥”。

 

比如,莫纳曾多次画过他在阿尔让兜耶(Argenteuil)的住家附近的一座铁路桥;几年前,一幅名为“阿尔让兜耶铁路桥”(Le Pont du Chemin de fer à Argenteuil)的莫纳作品曾在美国纽约克里斯蒂拍卖行以414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创下了绘画中的“天价桥”纪录。

 

 

frc e00fc0e905d6cd0089aa5ab8a08a5b8b

 

普通法国人对于“桥”也是“情有独钟”,对遍布全国各地的300多座被列为历史和建筑名胜(monument historique)的“名桥”迷恋和欣赏不已,这些“名桥”包括:被列为人类文化遗产的“加尔桥[Pont du Gard]”﹑叫做“阿维尼翁桥[Pont d’Avignon]”的“断桥”和塞纳河水缓缓流过的“米拉波桥[Pont Mirabeau]”……

 

当然,法国人还特别“热衷”和“擅长”于自己亲自“搭桥”,如同法语里常说的“faire le pont”!

 

 

frc cd45aa27a82dd7c252373334186a5340

 

然而,“此桥”非“彼桥”。

 

在第二帝国时期(Second Empire)便已出现并具有现代意义的法语短语“faire le pont”所说的“搭桥”并不是真正的象建筑工人那样去修筑一条贯通河流两岸的桥,而是指两个例假日(jour férié)和一个工作日(jour ouvrable)连在一起休假这样一种情形;也就是说,当一个例假日与另一个休息日被一个工作日所隔开的时候,有的企业干脆在那个工作日也关门,以便使员工能够连续休息几天;这就是是法国人所说的“搭桥”。

 

这种“搭桥”连休现象首先是和法国的法定例假日的特性密切相关。

 

 

frc 479f44ee72c4dade8149ec48f4294a16

 

法国的法定例假日(Jours fériés)繁多,共计11天;大体可分两类,一类是“活动节日”(fêtes mobiles),它们的日期都以复活节为起点进行确定,每年都不在同一天,但却都是在同一个固定的周日,例如,复活节(Pâques)是星期一,耶稣升天节(Ascension)是星期四,圣灵降临节(Pentecôte)是星期一。

 

另一类是“固定节日”(fêtes fixes),它们却相反,即每年日期是固定的,如:圣母升天节(Assomption)是每年的815日,二战停战纪念日是每年的58日;但是,这个日期究竟是星期中的哪一天,却是每年都有可能变化,甚至与规定的周休日,如星期六或星期一相冲突。如这一天正好是星期天的话,则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可将其推迟到第二天。

 

能够象法语所说的“faire le pont”–或者说“搭桥连休”的情况每年不一样,都会有所变动,而机会最多的,通常是每年的五月份,一般都有34个可以“搭桥”的例假日;其次比较容易“搭桥”的是714日国庆节﹑815日圣母升天节和1111日的一战停战日。

 

 

 

frc 1c80f3c474116e7daa224a18e9a8a6fa

 

所以,每当新年到来的时候,法国人只要一看新的年历,便马上可以知道这一年“搭桥”机会的多少。

 

例如,2021年尽管新冠疫情形势严峻,但还是一个很好的“搭桥”年份:今年全年共有三个法定假日正好在一周中间,被认为是最理想的“搭桥日”,可以提供“搭”四座“桥”的可能,它们分别是:

 

·2021513日“耶稣升天节(Ascension)+1天带薪假或RTT(缩短劳动时间)= 4天连休;

 

·2021712日和132天带薪假或RTT(缩短劳动时间)+71日日国庆节= 5天连休;

 

或者:2021714日国庆节 + 715日和162天带薪假或RTT(缩短劳动时间)= 5天连休;

 

·20211111日“一战休战日(Armistice)+11121天带薪假或RTT(缩短劳动时间)= 4天连休。

 

 

frc dd5712544151fac32abe381516e5154a

 

“搭桥”虽然使法国工薪阶层人士高兴,但也常常使企业,特别是不能中断服务的企业行业的老板们感到头疼。由于员工人人都想“搭桥”,使得被“搭桥”的那一天的工作安排变得特别复杂,有的行业甚至会因停工而导致经济损失。

 

法国国家经济研究与统计署(INSEE)几年前发布的一项研究表明,每减少一个工作日对经济带来的损失约为0.06PIB(国内生产总值)百分点,也即将近10亿欧元;而且,据这项研究,在一个星期中,例假日落在哪一天对经济造成的影响都不一样,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星期三;换一句话说,星期三因例假停产给经济带来的损失往往大于星期二或星期四。

 

尽管每年一到五月,在法国总是“有人喜欢,有人愁”。对于工业或服务行业来说,“搭桥”造成的影响显而易见,但也有的行业,例如旅游﹑餐饮或某些商贩,则可从中获利。

 

 

frc 5f0f69735c9df6cd3e625a62115755a0

 

法国Medef雇主协会曾在一份关于5年创造1百万就业机会的“黄皮书”中主张取消12个例假日,认为这样可以使全年劳动时间延长1.2天,预计可以带来1%经济增长和10万个就业岗位。上一次(2017年)总统竞选期间,右派候选人菲雍曾把Medef雇主协会的这一主张列入了他的竞选纲领。

 

但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一届法国政府敢于正式提出减少例假日,以减少“搭桥”的机会。

 

因为,这肯定是徒劳的,一定会遭到嗜节成性﹑酷爱“搭桥”的法国人的强烈反对。其原因很简单,在法国人眼里,“搭桥”与休假一样,早已成为一种既得的社会权利,体现了某种“社会进步”观念和社会生活模式……

 

 

(图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89960f81faf220a7d513c7a7b971622b

frc 2a1716d59630f9015863331027f28608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info@falanxi360.fr 或 微信号:PietonDeParis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