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BIG/逼格”聚会是怎么回事?或法国人的企业家精神“搞丢”了么?

从法国政府至少近十年的经济与企业政策走向以及当前包括新创企业在内的各类企业创办数据来看,法国人的企业家精神似乎并没有“搞丢”,或者说,即便出现过“搞丢”的时候,但应该不是在最近十年……

 

frc c02b7a34546ef4d10c7da79af494fbc2

 

 

作者 |儒思忧|© 法兰西360

 

本来不准备写这个话题了。

但前几天在朋友圈里偶然读到一篇题为“法国人搞丢企业家精神的后果”的文章(文章链接见文末),觉得它虽然对经济学理论意义上的企业家精神在法国的发祥和演变作了不错的概括介绍,但却以过于概念化和漫画式的描述,断言法国企业家精神的“丢失”和“后果”,不仅与至少近十年来法国政府的企业政策导向与企业发展的现实严重不符,而且“以偏概全”,恐怕有失公允,甚至有误导读者之虞;

之所以产生这么直接的反应,那是因为前几天刚刚在巴黎参加过一个叫“BIG(逼格)”的企业家聚会,恰好就是反映法国企业家活力和法国政府企业创新政策的一个活生生的实例。

于是,还是决定写出来,即便不是为了对徐波先生的“法国人搞丢企业家精神的后果”一文提出反驳或“反证”,至少也可以起到“补充信息”的作用,以便使中文世界的读者朋友对法国企业家和企业创新现实有一个相对完整全面的了解与认识。

 

frc b3ebaaf073549b181bb26c223778065d

2022“BIG(逼格)”聚会现场
图片来源/Crédit PhotoF360

 

2022106日,由法国政府Bpifrance公共投资银行举办的第8届“BIG(逼格)”企业家盛大聚会在巴黎Accor Arena Paris体育馆(原来叫“Bercy/贝尔希”)举行。

BIG(逼格)”是什么?这一貌似英语“Big()”的单词实际上是“Bpifrance Inno Génération/法国公共投资银行创新一代”的缩写。

所以,“BIG(逼格)”是一次与法国创新企业家有关的盛大集会活动,其宗旨是帮助不同领域和规模的企业家们了解科学技术的新趋势,把握明天的挑战和发展业务关系网络。

这一活动的主办机构法国“Bpifrance”是一个很特殊的公共银行,2012年由原先的OSEO中小企业银行、法国存托局(Caisse des Dépôts et des consignations – CDC)企业部(CDC Entreprises)和战略投资基金(FSI-Fonds stratégique d’investissement)这三大机构合并而成;

作为一家公共投资银行,“Bpifrance”负有一项特殊使命,也就是通过支持扶持创新,陪伴企业增长发展和国际化,从而促使法国经济更加具有活力和竞争优势。它的主要业务就是为企业在创办、创新、发展及国际化等各个阶段提供贷款、担保、创新补助和自有资金投入等不同形式的陪护;与此同时,“Bpifrance”也为法国中央政府和大区政府的公共政策提供资金支持。

 

frc 728f0c6c7d9fb1b28b6e5d8f78bcae1a

2022“BIG(逼格)”聚会现场
图片来源/Crédit PhotoF360

 

因此,与时俱进的“创新”是“Bpifrance”的“基因”;它的标志性口号是“servir l’avenir/为未来服务”。20209月初,法国政府推出一项1000亿欧元的振兴计划;“Bpifrance”紧接着即和区域银行(Banque des Territoires)一起推出了一个400亿欧元的2020/2024年度气候共同计划,把能源与生态转换当作增长发展的机遇和法国企业实现创新、差别化和绩效的工具,而且自此以来,“Bpifrance”开始以法国企业的“气候银行(Banque du climat)”自许。

Bpifrance”的“拥有者”是法国存托局(Caisse des Dépôts et des consignations – CDC),也就是说,它的“后台”是法国政府。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投资管理这一银行的传统业务之外,“Bpifrance”还会组织举办诸如“BIG(逼格)”这样的超大型创新企业家聚会活动:它这时所履行的,显然是一种政府职能,即在舆论与宣传交流上,鼓励与支持发展创新,形成一种全国范围的创新氛围、活力和企业家网络。

BIG(逼格)”活动自2015年举行第一届以来,已经历了很大的演变发展,可以说已成为一个在企业创新领域成熟和有影响力的国际活动。

第一届企业创新聚会于2015614日至15日在塞纳河边的“时尚与实用设计城(Cité de la Mode et du design)”举行,当时就有15000个企业家出席,参加了这次新颖的24小时不间断的交流活动,250人在10小时“单人报告(stand-up)”和20小时工作坊(ateliers)中发言,即时发表推文(tweets)8千多条,观看现场同步视频人数达到120万人次……

 

frc e2464240c3adcb2a96ca4b97223c9016

2022“BIG(逼格)”聚会现场
图片来源/Crédit PhotoF360

 

而今年已移师至观众容量更大的Accor Arena Paris体育馆的第八届“BIG(逼格)”的广告词已公开号称是“欧洲最大的商务集会(le plus grand rassemblement business d’Europe)”,出席人数据报道已达62000人,其中既有法国最大企业集团的领导人,如Free电讯集团总裁克萨维埃·尼埃尔(Xavier Niel),空客(Airbus)集团董事长总经理纪尧姆·福里(Guillaume Faury)以及Euronext Paris巴黎泛欧交易所总裁黛尔芬娜·达玛齐特(Delphine d’Amarzit)等,也有各类还名不见经传的初创企业、中小企业创始人和经理人,同时还有研究机构的科研人员、大学在读博士生以及和企业创新有关的各种职业人士;可以说是法国全国产业与企业创新领域各路人员的盛大聚会,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法国未来创新的实力与前景。

每一届“BIG(逼格)都有一个特定的主题。如2021年的主题是“Conquérir pour servir l’avenir/为效劳未来而征服”;而今年这一届的主题在2月份俄乌战争爆发之前便已确定,叫“Métamorphose/巨变、转变”,原来只想象气候变化和前两年新冠疫情给世界可能带来的剧变,而俄乌战争则为诠释“巨变”注入了一个全新的维度,在给企业家们增添更多焦虑的同时也带来了更具刺激性的挑战机遇……

 

frc ec86f3c68d6fd6b7cc1897d60d06f680

2022“BIG(逼格)”聚会现场
图片来源/Crédit PhotoF360

 

在近500多场不同主题的报告会(conférences)和工作坊(ateliers)1000多人发言、16000多次接触交流中,围绕“巨变”主题,涉及的话题广泛多样,涵盖企业创新与未来趋势的各个领域,其中特别包括气候、深科技(deeptech)、工业4.0、网络安全(cybersécurité)、旅游、投资、创办企业、创新,等等;

为了优化全天活动,满足参会者的不同需要,“BIG(逼格)”专门设计了9条不同的“主题路程(parcours thématiques)”,如:企业创办、年轻人/大学生、创新/French Tech(法国技术)、国际化、La French Fab(法国制造)Les Deeptech(深科技)、气候/绿色公鸡(Coq vert)La French Touch(法国特色设计)La French Care(法国健康技术),等等,供人们自由组合,选择参加。

2021年一样,马克龙总统亲自到场作了半个多小时的开幕演讲。不仅如此,法国政府主管经济与工业职能的内阁成员悉数到场,为企业家们撑腰打气,其中包括经济、财政与工业及数字主权部长勒麦尔(Bruno Le Maire)高等教育与研究部长茜尔薇·勒达尤(Sylvie Retailleau)工业事务部长级代表罗朗·莱斯居尔(Laurent Lescure)、电信与数字转型部长级代表让诺埃尔·巴罗(Jean-Noël Barrot)、中小企业、贸易、手工业与旅游部长级代表奥丽维雅·格莱戈瓦(Olivia Grégoire) ……

 

frc bb4f34f97e9296d16e15442209f5c0b8

2022“BIG(逼格)”聚会现场
图片来源/Crédit PhotoF360

 

对于法国这个一年一度的“BIG(逼格)”活动,人们也许不能小瞧它,以为它只是一场应付官僚的形式主义“应景”或只是图热闹“走过场”的“作秀”。

BIG(逼格)”至少透露了一些值得我们关注和深思的信息。

首先,“BIG(逼格)”说明了法国的“企业家精神”,尤其是企业创新精神并未因某些人常说的“高福利”和“高税收”体制而“消失”,而是恰恰相反,在最近10年以来,得到前所未有的激发而回归,并取得成效。

这又和马克龙和他的前任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总统密不可分。

现在回过头来看,奥朗德是一个很“冤枉”的法国总统。

在某种意义上,法国人对他治下所推行的经济与企业政策对法国社会的影响应该来一次理性的“平反”,至少,奥朗德不应只与 “财富团结税”和“我的敌人是金融界”这两个漫画式的标签相关联,背负 “逼走法国富人”的“()左派”总统的恶名……

 

frc ab12d81ac033eb61bb1b1b053c5d7bfc

 

其实,奥朗德应属于法国左派中清醒的社会党人,从80年代以来近20年执政(密特朗14年统治+若斯潘与希拉克“同居”时期)经历中,明白了作为执政党的意识形态,不能只讲财富“分配”而不顾财富生产,而是主张一种“供应派社会主义(socialisme de l’offre)”的经济哲学;在他的执政实践中,这一观念便具体体现为与企业“和解”,并积极推出有利于鼓励企业家创新和提高企业就业与竞争力的经济政策措施;其中不乏至今仍在为法国社会经济发展产生积极作用的举措。

例如,奥朗德治下于201311日起设立的“竞争力与就业税收信贷/税款抵扣(Crédit d’impôt pour la compétitivité et l’emploi – CICE)”,就是一项旨在支持企业开创就业机会和提高竞争力的重要措施,企业可按工资总额的4%(2013)6%(2014)7%(2017)的比例享受税额减免;“CICE”这一措施一直延续到了201911日,马克龙通过减少雇主社会分摊金(cotisations sociales pour les employeurs)份额的方式取代了它;而从2013年至2019年,法国政府通过这一税务信贷措施,使法国企业实际受益1000多亿欧元。

这一措施曾引发经济学界的很大争议;奥朗德本人更是受到法国工会和其它左翼党派的猛烈批评,认为这是一个送给企业的“无偿礼物”……

奥朗德对推动法国企业创新的另一个重大贡献是:2013年,他在原有的设立于1983年的“科研税收信贷/税额减扣(Crédit d’impôt Recherche – CIR)”之外,专门设立了一种主要针对中小企业的“创新税收信贷/税额减扣(Crédit d’impôt Innovation – CII)”,使得那些虽不从事研发、但致力于创新项目的企业也能享受税收减免。

早在20139月,也即远在“新冠”疫情、中美纷争和俄乌战争之前,奥朗德便已推出了一项名叫“新工业法国(Nouvelle France industrielle)”的庞大的再工业化计划(Plan de réindustrialisation),计划在十年内优先发展包括机器人、能源转化、电力飞机、未来高速火车以及每百公里油耗低于2升的节能汽车等在内的34个产业,重新创设75万个工业就业岗位;

 

frc 74f155c3cdcafff83fed721e7c4954ed

 

为此,奥朗德还于2016年顶住了来自各大工会和极左翼政党连续数星期的大规模抗议压力,甚至不惜动用宪法第49条第3款以政府责任担保迫使国民议会不投票通过修改劳动法典(Code de travail)的“El Khomri(艾尔柯末里)法律”,放松了劳动法规对工作时间、雇主解雇员工以及解雇津贴等方面的规定,为激活法国的劳动就业市场走出了第一步;

此外,为了改善行政机关和公民的信任关系,促进经济发展和就业,奥朗德还在上任不久后的20133月,首次推出了一项名为“简政休克(Choc de simplification)”的大规模行政手续简化工程,并于201623日和1026日再次分别推出200项行政简化新措施,其中包括于20141112日生效的著名的“(行政机关的)沉默即等于同意(Silence valant accord)”的革命性改革(参见:“沉默等于同意”:法国行政机关的一次“革命”:在此点击)

当然,除了这些规制措施之外,奥朗德对于法国社会历史转变的最大贡献,大概就是“扶持”马克龙,把他“逼”上了从政、甚至“越位篡权”的不归道……

如果说,在经济和企业发展政策方面,奥朗德还只是一个“形左实右”的务实左派的话,那么,口头上“不左不右”的马克龙则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右派”,或更确切地说,是一个也许无法用传统“左”“右”概念定义概括的、同时也可能是让左右派都不喜欢的“现代开明派”。

 

frc 37214dcb7ae6944eb1438594145f8cde

 

这儿值得指出的是:在经济和企业政策上,奥朗德和马克龙完全是“一脉相承”,有人“归罪于”奥朗德的那些“叛经离道”的政策实际上可能都出于马克龙之手或背后有马克龙的影子,例如,被传统左派视为“给资本家的礼物”的“竞争力与就业税收信贷/税款抵扣(CICE)”其实就是马克龙的主意;

同样,被法国工会和左派骂得狗血喷头的“El Khomri(艾尔柯末里)劳动法”中最被人吐槽的两个条款—即关于简化企业“因经济原因解雇员工(licenciement économique)”的程序和规定“被解雇员工补贴上限(plafonnement des indemnités)”这两个实质性规定据说也都是当时已担任经济部长的马克龙所强加的。

此外,人们尤其不能忘记的一个时间节点是2014826日:这一天,辞职离开总统府办公厅还只有2个半月的原总统府副秘书长兼总统经济与财政顾问组组长马克龙又突然被奥朗德任命担任经济、工业与数字部长(Ministre de l’économie, de l’industrie et du numérique),取代原经济、生产振兴与数字部长(ministre de l’économie, du redressement productif et du numérique)阿尔诺·蒙特布尔(Arnaud Montebourg),成为1962年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任经济部长以来最年轻的经济部长。

这是马克龙之所以成为今天的马克龙的关键之举。

特别是,马克龙的执掌不仅涉及经济,而且也覆盖工业与数字技术,这就使得奥朗德“形左实右”的经济与企业政策不仅得到延续,而且在他2017年当选总统之前便获得了“变本加厉”的扩展。

简括地说,2014年当上了经济工业与数字部长的马克龙如双翼插翅,更加“名正言顺”地推行起他所信奉的“Start-Up Nation(新创企业之国)”理念来,对企业家,特别是创新企业予以特别的支持和鼓励;

马克龙在任奥朗德的经济工业与数字部长期间便大力扶植Start-up,鼓励企业家创新;一个名为“La French Tech/法国技术”的法国新创企业运动应运而生,各不同技术领域的新创企业、投资入、决策人和社群建设者(community builders)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独一无二的生态系,其目的是使法国成为对新创企业最有吸引力的国家之一、使法国企业走出去征服国际市场并缔造一个有意义的未来(bâtir un avenir qui ait du sens)

 

frc 386b6128592a550b637d0b4b035e67d0

 

马克龙当时就主张法国的创新企业以“La French Tech/法国技术”为旗号参加每年一度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行的体现全球最高创新水平的“CES/消费电子展”,以造成一种集体和品牌效应;20151月初,马克龙亲自带领120家“La French Tech/法国技术”初创企业参加“CES/消费电子展”,在美国为法国企业创新造势;从那年起,每年参加美国“CES/消费电子展”的法国企业数量逐年增加,获奖产品也愈来愈多,特别是使得美国投资入改变了对法国初创企业和创新能力的偏见,从而使得“La French Tech/法国技术”成为一个国际公认的“品牌”,按马克龙当年的话说,它成了一支名副其实的“数字和创新技术领域国际竞赛中的法国队”。

除了支持“La French Tech/法国技术”运动之外,马克龙在任经济工业与数字部长期间,还支持和推动创立了三个依然延续至今、并对法国的企业和创新产生重大影响的活动:

第一是“Viva Tech创新技术展”,每年一次的以技术创新和初创企业为主题的盛大活动,创办于2016年,今年已是第8届;目前已成为约有12万观众的欧洲规模最大的数字与创新技术沙龙;

 

frc 35bb3e6259c4ab925cf7f41e3ea92dc7

 

第二便是本文所介绍的“BIG(逼格)”企业家年度集会;在这儿值得特别指出的是:“BIG(逼格)”活动的主办者—“Bpifrance法国公共投资银行”就是成立于奥朗德总统治下的2012年; 可以说,“BIG(逼格)”与马克龙有某种特殊的“亲缘”关系 ;

第三是创办于201210月的“Made in France/法国制造”展;这一活动既是对法国企业创新产品的支持,同时也说明法国政府早在10年前便已意识到自主制造业的重要性,在某种意义上为今天公开主张“工业及数码主权”打下了伏笔。

Made in France/法国制造”展2012年第一届时只有70家参展商,约15000名参观者;今年第10届“Made in France/法国制造”展将于1110日至13日在巴黎举行,届时将有850家参展商,并准备接待10万观众……

马克龙对这三大活动一直情有独钟,自它们创办以来,几乎年年场场必到。

 

frc 45acac51ebf1396ec4b33486ff800999

 

 

20175月,马克龙成功当选法国总统接替奥朗德之后,对奥朗德执政时期的经济和企业政策不仅没有丝毫的质疑与改变,而且更加“肆无忌惮”,甚至不惜冒被指责为“右派”和破坏“劳动法”的风险,践行他的“Start-Up Nation(新创企业之国)”的理念,试图把法国变成一个人人都是企业家的“创业乐园”;

在这一方面,马克龙的最大功劳,恐怕莫过于允许美国“Uber”平台进入法国和修改设立于2008年的“auto entrepreneur/个体企业(自雇企业)”制度了:2020年,马克龙授意把给予享受这一制度资格的非商业性服务业务的年营业额上限(plafonds)几乎翻了一倍,也即从2008年的32600欧元提高到了72500欧元;而且从2022515日起,把原先的几种不同的独立劳动者体制(auto entreprise)和有限责任个人企业(Entreprise individuelle à responsabilité limitée – EIRL)合并成一种统一的“Micro entreprise/微型企业”,可自动享受一种个人财产(patrimoine personnel)保护制度。

经过近十年的行政手续简化努力,在法国创办企业变得从来没有像现在那么容易。另外,政府的大力鼓励支持和政策法规调整,加上社会生活与经济技术等各种因素的变化,导致法国人对企业和创业观念的大幅度转变;

据法国国立经济研究与统计署(INSEE)20223月公布的最新报告,2021年法国创办企业的数量创下了历史最高记录,在一年时间中问世的各类企业近100万家,确切地说是995 900家,其中最多的是个人企业,达641 500家,占总数的64.42%;而2000年至2021年间,传统个人企业的增幅却很小,只有2%20221月份至3月份的统计数据依然保持了这一增长趋势:在新成立的286 319家各类企业中,近60%为个人企业或“自雇”企业;

2020年,法国的企业创办数量尽管受到“新冠”疫情影响,但还是达到了848 200家。

 

frc 8ea7ff0f019156e36b824690597e2c86

 

导致法国人这一“创业大潮”的诸多因素中,疫情导致人们对生活和就业的意义进行重新思考,而来自美国的“辞职大潮(Grande démission)”也起到了部分影响作用;据统计数据,20217月,有长期工作合同(CDI)的人辞职的人数比2020年同期增加了19.4%,短期合同(CDD)的辞职人数同比增幅则达25.8%……

以“La French Tech/法国技术”为旗帜的“Start-up/新创企业”依然是马克龙总统心头的“宠儿”;马克龙一心想把法国变成“Start-up Nation/新创企业之国”的执念甚至引来了不少政敌对他治理法国方式的批评指责,有人认为马克龙正以管理一家新创企业的方式在管理法国,而这对于传统的公共或政府管理来说,简直就是离经叛道……

而马克龙的“Start-up Nation/新创企业之国”经过十年的苦心经营也已初具规模,开始愈来愈成“气候”。

费加罗报(Le Figaro)援引法国国立经济研究与统计署(INSEE)的数据,法国目前大约有100万家“Start-up/新创企业”,雇用150万员工,其中138千家有出口业务;属于“La French Tech/法国技术”生态系的2万家“Start-up/新创企业”遍布法国本土,业务领域极其多样化,对法国经济和社会必不可少,也有助于为应对诸如生态转型或健康系统演变等各种社会挑战提供解决方案;据马克龙自己在一次访谈中说,目前每两个法国人中已有一人日常使用这些新创企业的产品和服务。

2017年马克龙第一次当选后,曾确立了一个目标,希望至2025年,法国能够拥有25个独角兽(licornes)企业(所谓“独角兽”,也即市值超过10亿欧元的企业)。然而,这一目标已经提前三年实现;马克龙那天在“BIG(逼格)”企业家年度集会的开幕报告中,声称法国目前已拥有“独角兽”企业27家;而且,2017年至2021年,法国新创企业的融资金额翻了五倍,并于2021年创下历史记录,达到近120亿欧元。

于是,马克龙最近又为“法国2030年”提出了2个新目标,即拥有100家“独角兽”企业,其中10家市值超过100亿的“十角兽”企业(décacornes),同时创立500家“深科技企业(deeptech)”。

据“Tipalti”公司2022年完成的一项最新排行榜,全世界迄今为止共有独角兽企业1182家,法国名列第6位,在美国、中国、印度、英国、以色列之后,但在德国之前。

 

frc c474aa952bfec416e57fa4e7d2c7d769

2022“BIG(逼格)”聚会现场
图片来源/Crédit PhotoF360

 

因此,从法国政府至少近十年的经济与企业政策走向以及当前包括新创企业在内的各类企业创办数据来看,法国人的企业家精神似乎并没有“搞丢”,或者说,即便出现过“搞丢”的时候,但应该不是在最近十年……

最后,还是让我们回到2022106日的“BIG(逼格)”企业家年度集会上来吧。

这一届“BIG(逼格)”规模盛大,热闹非凡,既有现代音乐会的欢快愉悦,又有某种向未来挑战“誓师”的肃穆庄严,而且也不乏令人深思的“题外”信息……

而最耐人寻味的是,在这一届“BIG(逼格)500个主题的报告和专题工作坊节目表中,有如何在不同主题领域创业、发展、征服市场的种种“攻略”,有关于欧洲、非洲、美洲和亚洲发展前景的,而唯独缺席的是“中国”两字……

和马克龙一样年年光顾“BIG(逼格)”的法国政府内阁成员勒麦尔,去年来这儿的时候,他的“头衔”还曾经是“经济财政与工业数字部长”,而今年却已变成“经济财政与工业及数字主权部长”;与此同时,无论作为一个重要大国市场或作为未来发展伙伴,原本都不应/也不会在这种场合缺席的“中国话题”也真的已经消失了…..

难道法国人已在走向一个没有中国、不需要中国或至少不依赖中国的未来世界么?

这莫非就是本届“BIG(逼格)”所讨论的“Métamorphose/巨变、剧变”的意义之一?

某一个清晨,人们醒来,就知道巨变已经开始……/Un matin, on se réveille, et on sait que la métamorphose a commencé…”“Bpifrance”的现任总裁尼古拉·杜富尔(Nicolas Dufourcq)介绍本届“BIG(逼格)”的“社论(Edito)”开头是这样写的。

看来,“巨变”的确“已经开始”,甚至有点触目惊心……

 

(徐波先生“法国人搞丢企业家精神的后果”一文的微信公号链接: 在此点击)

 

资料来源/Sources

https://www.bpifrance.fr/

https://www.cnews.fr/france/2022-10-06/big-2022-reussi-developper-27-licornes-et-138000-entreprises-qui-exportent-se

https://data.ladn.eu/blog/startup/dans-quels-pays-plus-licornes-startup/

https://www.portail-autoentrepreneur.fr/actualites/statistiques-creations-entreprises-mars-2022

 

(图片除注明出处外均来自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f3819fccc2b05f58ecccfaffdab75ec2

 

 

frc da3f8ebe7fe72e449fad48befcc52ad3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