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青钢|葬礼上的小乞丐

DU Qinggang 1800 x 600 px

1885年5月22日,雨果溘然长逝,享年83。

 

议会投票决定:举行国葬,将遗体安放先贤祠。第二天晚上,在凯旋门下设了灵堂,雨果躺在长明灯旁,由十一位诗人守护。从凯旋门到先贤祠,每个路灯杆上都挂了黑纱,标出雨果的一部作品,或一句诗。

 

巴黎戴了重孝。小乞丐们相互串通,一批又批,在塞纳河旁洗衣晒帽。相互之间用得最多的一个词叫加夫罗什,那是雨果在《悲惨世界》里塑造的一个小乞丐。巴黎闹革命,他常常出现在街垒上,冒着枪林弹雨,为起义者送水,补弹药,拖回已死敌人的装备。

 

 

 

frc 7c3e56a9d557f111563d7d4bfbf7c49a

 

 

 

巴黎公社失败后,加夫罗什随一批成年社员被捕,上方有令,就地正法。加夫罗什对军官说:先生,我的手脸太脏,我去洗一洗再来。军官狡谲一笑,和蔼命令:快滚,小兔仔。

 

看到“和蔼”二字,我心头一暖:粗野的西方人也有文明的一面,打仗通常不杀妇女和儿童。东方则斩草除根,重点杀后代,哪怕是婴儿。

 

社员们已站成一排,士兵举起枪,军官抬起手,正要发令,加夫罗什赶到,高声报告:先生,我来了。原文即:Me voilà。这也是副词voilà在法语中最雄伟的用法,饱含英雄主义,富有人道关怀。

 

 

 

frc 408e392b0853b41d17e56329f5b83c8f

 

frc b027fb39c38ce17cb8e1097ede277143

 

 

 

 

巴黎忙了整整八天,出殡那日,下了一会小雨。

 

凯旋门广场人山人海,沿路,里三层外三层。街边楼房的窗口里全是脑袋,阳台站满人。各行各业派了代表,妓院自发全部歇业。

 

据统计,有150万人给大作家送行,另说180万,巴黎当时的人口只有220万。用诗人的话说,雨果腾空了巴黎。

 

 

 

frc 15c7a1810b7a5211ed678992ac750dac

 

 

 

 

灵车由两匹壮马拉着,护卫十一诗人,跟随各界名流,最后是马队。一大早,在广场右侧聚集了一千多个小流浪汉,衣着干干净净,都戴了帽,隔一会说一句:我们是加夫罗什,我们来了(nous voilà)。

 

灵车启动时,他们一起脱帽,往空中一抛,齐声高呼:雨果万岁!

 

这是当天,也是法兰西历史上,最震撼人心的一幕。

 

 

 

(《左岸右岸—-故事法国文学》节选,故事四十)

 

 

 

《左岸右岸 故事法国文学》一书(杜青钢、程静教授著)的几个不同价格的下单链接,供读者朋友选用:

 

 

微店:29.25 元人民币

 

 

DQG01 8 QR Weidian

 

 

京东:36.00元人民币

 

DQG01 8 QR jingdong

 

 

当当:22.50元人民币(限时)

 

DQG01 8 QR DANGDANG

 

 

 

 

以下为本站广告

 

 

QR Code Abonnement FALANXI360

 

frc eb9b76883732d47ae1ac4f7e5e9a4cc7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杜青钢,首发于 公众号“武大杜青钢”,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