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的“在家教育(IEF)”是怎么回事?

 

就在不少华裔家长还在热衷于不惜一切代价送孩子进名校私校的时候,许多法国家庭却已在不折不饶地为了捍卫在家教育(IEF-Instruction en famille)”的权利而呐喊、而抗争……

显然,法国的在家教育(IEF)”在华人读者朋友眼里肯定还是一个遥远的“怪物”,不仅陌生,而且也不易理解和接受;

然而,对于有3岁至16岁学龄孩子(特别是3岁至10)的父母亲们来说,这恰恰又是一种值得特别关注了解、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加以充分利用的权利与自由,以便在任何情况下保障孩子的最高利益(intérêt supérieur de l’enfant)” ……

 

 

frc 6961291f2a0f32c6a65e6f52128333d0

 

 

作者 |儒思忧© 法兰西360

 

“在家教育(Instruction en famille – IEF)”在法国由来已久。

1882年以来的整整140年间,一代又一代的法国人在享受“费利义务教育法(Loi Ferry)”的同时也享受着选择“在家教育(IEF)”的自由;

虽然它不是法国人受教育的主流方式,但一个多世纪来,还是使数以百万计的法国人受到了符合他们个性和他们所需的教育,在社会中找到了他们寻求的位置……

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在家教育(IEF)”是一种只适用于特殊人群的“边缘化”教育方式;有人甚至深信以这种方式教育出来的孩子都会有“社交”障碍;当然,对于更多的人来说,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直至最近十多年,临床心理学与儿童教育学的最新研究成果为“在家教育(IEF)”的科学合理性及优势提供了另一种有力解释与佐证;与此同时,学校教育逐渐显露的暴力与骚扰灾祸也使得许多父母亲把“在家教育(IEF)”当作一个保护孩子免受暴力侵害的临时“避难所”,从而使得“在家教育(IEF)”的行情看涨,并导致选择这一教育方式的人数逐年增加;

马克龙总统2020102日在法国莱缪罗市(Les Mureaux)讲话中,一句将“从严控制‘在家教育(IEF)’”狠话,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出乎意料地把“在家教育(IEF)”持续推向法国社会舆论的前台,以致直至在规管“在家教育(IEF)”的法律业已通过并正式生效的今日,依然余波未尽,还在不断引起人们的好奇、关注、讨论、争议,甚至抗争;

看来,是对法国的“在家教育(IEF)”作一番尽可能全面的盘点的时候了……

 

 

frc a2ebd1f7df40847a3794454271563de1

 

 

一、强制的是“教育(instruction)”,而不是“上学(scolarisation)”

 

要解释清楚法国的“在家教育(IEF)”这一现象,恐怕得先从区分几个不同概念开始。

法国实施强制性(义务)免费教育(instruction gratuite et obligatoire)

2019以来,法国的强制性(义务)教育年龄已提前至3岁,也即根据现行法规,3岁至16岁的法国人(和生活在法国的外国人)都必须接受教育。

在这儿,特别需要说清楚的是:在20229月关于“在家教育(IEF)”的新措施正式生效前,法语所说的“obligatoire/强制性的/必须的”,是“instruction/教育”,而不是通常所说的“上学/aller à l’école”;用法语说,就是:“c’est l’instruction qui est obligatoire, et non l’école.

也就是说,学龄儿童必须接受“instruction/教育”,但并不一定要去学校“上学”!

这便意味着,“接受教育”可以有多种方式:上公立学校或私立学校只是其中的一种接受教育的方式;就读远程教育课程(enseignements à distance)也是一种国家承认的教育方式;再一种方式就是由父母亲或家庭中的其他人负责孩子的教育,这就是“在家教育(instruction en famille – IEF)”,有时也叫“Ecole à la maison/在家里上学”。

在法国,“在家教育(IEF)”是教学自由(liberté d’enseignement)的方式之一;而教学自由则属于一个具有宪法效力的原则。

“在家教育(IEF)”在法国是和“强制性(义务)教育(instruction obligatoire)”一起诞生的;其渊源都是1882年的于勒·费利法律(Loi Jules Ferry)

费利法律确立了“强制性(义务)教育(instruction obligatoire)”原则,但并没有规定必须入学(scolarisation)

在法国现行教育法典(Code de l’éducation)中,在家教育孩子这一选择与将此责任委托给一家公立或私立学校的可能性同时并存:“强制性(义务)教育可以在公立或私立机构或学校里接受,或者在家庭中由父母或父母中的一人或由他们选择的任何人给予”(教育法典L.131-2)

 

frc 32371b5406936a9734020f790b85d7bb

 

 

二、“éducation(教育)”与“instruction(教育)”有什么不同?

 

这儿可能需要对法语中目前都表达“教育”的两个常用词汇“Education”和“Instruction”的含义作一甄别和区分了。

Education/教育、教养、训练”和“Instruction/知识传授教育、训导、教化”大多情况下在汉语中都译作“教育”,在当下的法语原文中也用作等价的“同义词”,但从词源和这两个词的历史演变中,可以看出它们之间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éducation”直接源自拉丁语“educatio”,其动词为“ducere”,意为“带领/引导/conduire”,尤其是在道德价值领域;而“instruction”或其动词“instruire”则不同,它的意思是向未来世代传递(transmettre)一定数量的知识。

可以举一个例子:法国政府下设的国民教育部现在的用词是“(Ministère de l’éducation nationale”;但在历史上,这个部的名称在很长一段时间叫做“Ministère de l’Instruction publique(公共教化部/公众训导部/公众教育部/公共教育部)”;可以说,国民教育或公众训导/教化或国家在教育事务中的角色,是国家的第一要务;“公众教育/训导/教化(instruction publique)”在1789年法国大革命时便已提上议程,到了帝国时代,已拥有一个强有力的机构—帝国时代的世俗综合大学(Université impériale);在王朝复辟时期(Restauration)大学被认为过于独立于国王和教会;1828年,原先的“公众教育委员会(Commission de l’instruction publique)”成了政府内阁中的一个全职部;教会当时还以所谓的“教学自由”为名不断地要求在国民教育中占有一席之地;

 

 

frc b6b825965da2b285ad5aee39d1359a99

 

 

在第三共和时期,公众教育(instruction publique)脱离了教会势力的影响,并于1932年在埃德华·埃里约特(Edouard Herriot)内阁中成了“éducation nationale/国民教育”,首次导致了“instruction”和“éducation”这两个词汇之间的语义混淆。吉斯卡尔德斯坦(VGE – Valéry Giscard d’Estaing)任总统时,在政府部委名称中还曾一度去掉了“nationale/国民”,成了“光秃秃”的“Ministère de l’Education/教育部”;而曾任密特朗时代国民教育部长(1984年至1986)的让皮埃尔·舍维讷芒(Jean-Pierre Chevènement)还一度希望把部的名称改为“Ministère de l’Instruction publique/公众教育部”,因为在他看来,“instruction”应该成为国家的角色……

如果借用一个大革命时代的说法,“instruction”和“éducation”这两个法语词的区别应该是:“公众教化/训导(instruction publique)照亮和训练精神,而教育(éducation)则应当培育心灵(L’instruction publique éclaire et exerce l’esprit, l’éducation doit former le cœur)”。

其实,透过表面上“instruction”和“éducation”的用词之争,深层反映出的实际上是关于学校和家庭角色的两大派不同看法。一派主张一种在整体上教育培养孩子的学校模式,而另一派则象法国数学家、哲学家、政治家孔多塞(Nicolas de Condorcet)那样,认为教育(éducation)任务应归属家庭,学校的角色应限于训导,也即知识与学问的传授。

然而,今天在法国,“instruction”和“éducation”的边界,也即学校与家庭在教育方面各自应当承担的角色,在某种意义上已变得模糊不清,甚至有点混乱。

例如,对于曾经引起广泛争议的“性别(genre)”教育问题,有的家长反对学校论及性别问题(question du genre),但他们所捍卫的并不一定是纯粹与严格意义上的“instruction(知识传授)”,而更多是一种政治和宗教立场;然而,也不能说他们完全错了,因为学校的角色应当局限于“instruction(知识传授)”;

但是,知识与学问的习得并不只产生纯粹的智性效果(effets intellectuels),培养理性(raison)和理性思考(raisonnement)也会产生教育上的后果,它可教人学会摆脱某些幻想以及许多错误与偏见。只有通过行使理性、判断和严谨才能汲取击败某些陈词滥调(stéréotypes)所需的力量,而不是通过教授一种政治正确的教理课(catéchisme)

 

 

frc 38aabcb9931974c3ea2f83d7afe82933

 

 

三、法国政府是如何规管“在家教育(IEF)”的?

 

“在家教育(IEF)”并非任意“放羊”随意胡为,而是一种受到教育法典L131L311-1R131-12R131-18等各条规管的教育模式。

法国目前有效的“在家教育(IEF)”法律体制是近二十多年一系列法律演变的结果;所有这些法律都保留了父母在家教育孩子的权利(droit)和权力(pouvoir)

·19981218日第98-1165号法律规定了“在家教育(IEF)”的年度申报(déclaration annuelle)制度和强制性检查制度;

·2007222日关于预防犯罪和儿童保护改革的法律规定:为孩子选择远程教育的家庭也须象选择“在家教育(IEF)”的家庭一样,接受市政府的调查,但可以免除学区督学检查;“在家教育(IEF)”只适用于同一家庭的孩子;

·2009年规定,自2010年开学起,接受“在家教育(IEF)”的孩子须逐渐掌握“共同基础(socle commun)”;

·201610月的一项政令规定:掌握“共同基础”检查按照每个阶段学业结束时应掌握的知识和能力进行检查;检查采用谈话的形式;负责教学的人解释方法,然后孩子完成书面或口头练习;

·2019年关于建设一种可信任学校的法律以及201982日政令规定:从3岁起接受义务教育,并须接受学区督学的检查;如2次无故拒绝检查,则可勒令送学校就读(injonction de scolarisation);勒令书一旦签署,有效期将直至下一个学年结束;家庭检查可以采用突击方式;

·2021824日第2021-1109号关于加强遵守共和原则的法律(Loi confortant le respect des principes de la République)把“在家教育(IEF)”原先的申报制(régime déclaratif)改为许可制(régime des autorisations),规定从2022年秋季开学起,只有获得学区许可的家庭才能实施“在家教育(IEF)”;而且只有属于法律有限列举的四种情形之一的孩子才能获得“在家教育(IEF)”的许可。

这四种情况是:

—孩子健康状况或残疾;

—从事高强度体育或艺术活动;

—家庭在法国的巡游生活(itinérance)或在地理上远离任何学校;

—孩子特有状况,可为教育计划提供理由。

看得出来,2021824日法律意味着法国“在家教育(IEF)”的一个重大转折;但在这一变故之前,法国的“在家教育(IEF)”其实也一直受到政府的严格规管。

在以前的申报制中,它须接受两种类型的检查:

一是市政府每两年须对申报“在家教育(IEF)”的家庭行使一次检查,尤其要询问家庭选择这一教育方式的理由。

二是学区的各省督学处(Inspection académique,相当于省教育厅)每年都要对儿童受教育权利的实施进行检查,并对孩子依照国民教育部制订的“知识、能力与文化共同基础(Socle commun de connaissances, de compétences et de culture)”大纲逐渐获得知识的情况进行评估考核;

根据规定,如果第一次约会检查结果不令人满意,则会进行第二次检查,如若第二次还未能通过,学区督学则会勒令学生在15天之内接受学校教育(injonction de scolarisation)

据“在家教育(IEF)”全国联合会公布的调查资料,在国民教育部督学行使的检查中,有98%的结果显示对孩子的学习成绩令人满意;其中93%家庭第一次约会检查就能通过考核;第一次约会检查结果不令人满意的比例约在7%;在20162017学年,曾发生过83起勒令上学(injonction de scolarisation)事件。

从公布的历年检查结果看,法国接受“在家教育(IEF)”的孩子享受的是一种高质量、并且符合儿童教育权利的教育。

20206月,时任法国政府国民教育部长让米歇尔·布朗凯(Jean-Michel Blanquer)(在因马克龙“讲话”而改变关于这一问题的立场之前)曾强调:“‘在家教育(IEF)’自由拥有一个强大的宪法基础,对此人们不得不承认;而我想这是正面的[……]。目前,我认为应该实施我们在2019年法律中制订的规则[……]。在法律方面,我认为我们达到了一种良好的平衡。”

 

 

frc ac41d2c741a40b81f2e3f4a2136fd6d1

 

 

 

四、法国有多少学龄儿童接受“在家教育(IEF)”?

 

据法国国民教育部提供的数据,截止2020年年底,法国全国共有6万名儿童接受“在家教育(IEF)”,约占全法国应受义务教育年龄段儿童总数的0.4%;和其它允许选择“在家教育”选项的国家一样,这一数字有逐年略为上升的趋势。

不过,2019年和2020年的统计数字包含两个偏差(biaisé)因素:2019年是法国义务教育年龄从6岁提前至3岁的年份,因此统计数中新增了3岁至6岁年龄段的人数;而2020年选择“在家教育(IEF)”人数的增加则与新冠疫情爆发有关。

将近三分之一注册“在家教育(IEF)”的孩子(20 000)因不同原因就读国家远程教育中心(CNED)的课程:有的因为残障,有的因为从事高水平体育或艺术活动,有的因为地缘上远离学校,等等;

40 000名其他孩子中,85%为小学水平(33%幼儿园和52%小学一年级至六年级);初中水平的占13%,而高中只有2%;此外,有一半孩子接受“在家教育(IEF)”的时间只有几个月,大多作为一个过渡时期;

另据“教育与学习选择自由联合会(FELICIA -Fédération pour la liberté du choix de l’instruction et des apprentissages)和“教育与发展全国联盟(Association UNIE)”于20215月发布的一项调查,2020-2021学年申报“在家教育(IEF)”孩子按年龄段的分布情况为:

35岁幼儿园水平:30.5%

610岁小学水平:52.2%

1114岁初中水平:15.9%

1516岁高中水平:1.4%

随着孩子长大,当他们希望上学或就读某一课程时,他们通常都能很好适应,学习成绩也大大超过在校就读孩子的水平。

对于接受“在家教育(IEF)”的孩子,人们通常最担心的问题之一,是孩子的社会交际(socialisation)与融入能力。

据多个“在家教育(IEF)”协会多年的经验表明,一个接受“在家教育(IEF)”的孩子有各种实践社交能力的机会,例如,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在各种室外活动中以及在孩子周围环境中;

此外,选择“在家教育(IEF)”的家长是一个很活跃的群体,有许多地方性和全国的家长协会组织,除了共同关注这一教育模式的各种问题,互通信息和相互帮助之外,这些家长社团协会还经常组织各种丰富多彩的教学与联谊活动,例如:聚会日或聚会周(journées ou semaines de rencontres)、定期体育活动、参观博物馆、工作坊、网上或外出活动时的交流与讨论等等;

这些经验分享不仅使得“在家教育(IEF)”家庭之间形成一种更好的组织、更好的资讯和家长间的相互支持,而且也促进了不同家庭、不同年龄和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孩子之间的交流,有助于一种真正的社会混合(mixité sociale)

94%接受“在家教育(IEF)”的孩子和同年龄孩子一起,参加各种校外活动,包括音乐、舞蹈、集体体育活动,等等。

此外,一些盎格鲁撒克逊国家的研究也表明,受“在家教育(IEF)”的孩子都具有一种非常良好的社交成熟性(maturité sociale)

 

 

frc c341bb53434d1537638809f1f7235531

 

 

五、他们为什么选择“在家教育(IEF)”?

 

法国家长选择“在家教育(IEF)”的动机或原因多种多样;有的选择这一教育模式是出于哲理上的原因,如:尊重孩子的节奏、把合作看得比竞争更重等等;有的是出于教学法的原因,如:从孩子的兴趣出发使学习更加扎实、在孩子发现过程中进行陪伴等;也有的家庭是出于特殊原因而选择这一教育方式,例如;双语实践、旅行、孩子患残疾或具有特殊情形(高潜能、读写与学习障碍、敏感、自闭症等等);也有的父母是在孩子在学校体制中遇到重大困难或忍受一种痛苦,而且学校又无法帮助解决的情况下,不得不选择这一教育模式作为一种替代手段;

选择在家里教育孩子从来就不是一个轻率的决定。作这一选择的父母亲在大多数情形下都满怀热情和对孩子的承诺;他们都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并认真专注;88%父母特别希望尊重孩子的需求、兴趣和个人节奏。

“在家教育(IEF)”有利于孩子有更多的时间发现他们自己的兴趣爱好,并全身投入;他们中有的日后都成了音乐家或高水平体育运动员,或发展其它各种才能。

人们有时对“在家教育(IEF)”与孩子的特殊才能之间的关系问题上存有一个错觉,以为家长们是因为孩子有一种特殊兴趣爱好,所以才选择“在家教育(IEF)”模式,而实际上恰恰相反,是这种教育模式使得孩子们能够更好地发现一种特殊兴趣爱好并且全身心地对其进行发展培养。

另外,从“教育与学习选择自由联合会(FELICIA)和“教育与发展全国联盟(Association UNIE)2021年发布的调查可以看出,如果在2020-2021学年选择“在家教育(IEF)”的家庭在申报时所援引的理由中,排除新冠疫情卫生措施这一特殊情况,那么,家长们选择这一教育模式的理由则依次为:

第一,为了孩子的最高利益(intérêt supérieur de l’enfant),其中包括:“孩子与众不同,具有非典型特征(profil atypique)”、“尊重孩子节奏”、“孩子的自由选择”、“‘在家教育(IEF)’环境更加丰富”这四个不同选项;

第二,学校就读遇到问题,其中包括“学校暴力”、“上学恐惧症”、“学校的有害教学法”、“被孩子骚扰”、“被成人骚扰”和“学业失败”等六大因素;

第三,家长本人的宗教、教学法与哲学信仰;

第四,孩子残障;

第五,孩子患病。

下图对法国不同年龄段孩子选择“在家教育(IEF)”的原因作了很直观的概括,在某种意义上详细解答了“他们为什么选择‘在家教育(IEF)’?”这一问题:

 

frc 6396e36a9d0238b9807cad28a3715d88

 

此外,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不同年龄段孩子的家长选择“在家教育(IEF)”的理由也不一样;例如,2020-2021学年申报“在家教育(IEF)”的各年龄段的申报理由排行分别为:

 

3岁至5岁孩子(占总数18.5%)的理由排行

1

尊重孩子的节奏

2

在家教育(IEF)”环境更为丰富

3

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措施

6岁至10岁孩子(占总数62.7%)的理由排行

1

孩子的非典型特征(profil atypique)

2

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措施

3

在家教育(IEF)”环境更为丰富

11岁至16岁孩子(占总数18.7%)的理由排行

1

孩子的非典型特征(profil atypique)

2

孩子的自由选择

3

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措施

 

从中可以看出,“尊重孩子节奏”、“孩子与众不同(非典型特征/profil atypique)”和“‘在家教育(IEF)’环境更加丰富”是促使父母选择“在家教育(IEF)”模式的最重要原因。

 

frc ed708374f6ffca70c6770f6fbdebefbe

 

 

六、法国政府为什么要立法限制“在家教育(IEF)”?

 

显然,法国议会于2021723日表决通过、并于2021824日正式颁布的“关于加强遵守共和原则的法律(Loi confortant le respect des principes de la République)”对法国“在家教育(IEF)”的发展无疑是一个重大的转折;许多选择“在家教育(IEF)”的家长更是对这部法律的某些规定强烈不满,把它们看成是马克龙和法国政府对孩子教育模式选择自由权利的一次重大侵犯。

那么,法国政府为什么要把“在家教育(IEF)”原先的申报制(régime déclaratif)改为许可制(régime des autorisations),并加强对“在家教育(IEF)”行使检查呢?

这还得从马克龙总统2020102日在莱缪罗市(Les Mureaux)的一次反伊斯兰分离主义的讲话说起。

马克龙的反“伊斯兰分离主义(séparatisme islamiste)”并非空穴来风,在某种意义上是法国近十几年反恐怖主义和防患伊斯兰激进主义政策的延续和发展。

在马克龙看来,“伊斯兰分离主义”是一个“有意识、有理论的政治宗教计划”,具体表现为反复偏离共和原则,常常形成一个“反向社会(contre-société)”,导致儿童脱离学校(déscolarisation),族群化文化体育活动(pratiques sportives et culturelles communautarisées)盛行,并以此为借口传授不符合共和国价值的原则;这是一种意识形态灌输(endoctrinement),透过它来否认我们的原则,否认男女平等和人类尊严。

马克龙在莱缪罗讲话中还指出,在这一激进伊斯兰主义中,有一种显然明目张胆的意愿,一种有条不紊的组织,旨在违抗共和国法律,设立一种平行的秩序,以树立别的价值,发展另一种社会组织,最初是分离主义的、但终极目的是实现全面控制社会……

面对这一“伊斯兰分离主义”,马克龙要行动。他要制订一部全面反对“伊斯兰分离主义”的法律,以遏制“伊斯兰分离主义”在法国社会中继续蔓延。而“莱缪罗讲话”的目的,便是为将于2021824日颁布的“关于加强遵守共和原则的法律(Loi confortant le respect des principes de la République)”作准备。

那么,现在需要回答的问题是:“在家教育(IDF)”与“伊斯兰分离主义”又有什么关联呢?

对此,马克龙在“莱缪罗讲话”中作了解释。

 

 

frc 7dede819d3bf74a32e11eb1a2dea149b

 

 

马克龙认为,学校是共和国的熔炉,是保护孩子们完全不受任何宗教和宗教符号影响的地方,也是非宗教化空间的核心;学校也是我们培养能使孩子们成为自由、理性、有能力选择他们的生活的良知的场所,是学校使我们的社会得以缔造共和国这一共同财产;

马克龙指出,即便是在这一领域,也出现了失控和扭曲(contournements);对此,他具体列举了两个事实:一是目前(2020)50 000多名儿童接受“在家教育(IEF)”,而且这一数字在逐年增加;二是“每个星期,校长们都在发现完全游离于教育体制之外的孩子的案例;每个月,省长们都要关闭一批所谓的学校,因为这些学校并未作为学校申报,不仅非法,而且常常被一些宗教极端分子管控。”

而这些被宗教极端分子控制的非法学校的发展是马克龙和法国政府最为担心的现象。

面对这一成千上万儿童被排除在公民教育并排斥接受法国的文化、历史、价值和相异性体验(expérience de l’altérité)的情况,马克龙作出了一个自1882“费利小学义务教育法律(Loi Ferry sur l’enseignement primaire obligatoire)”和1969年“男女混合教育法(Loi sur la mixité scolaire entre garçons et filles)”以来最为激进的决定:从2021年秋季开学起,所有人从3岁起必须在学校接受教育;“在家教育(IEF)”将受到严格限制,仅限于健康的迫切需要;此外,马克龙还宣布将加强对不与国家签约学校的检查,并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将不容许外国干涉法国的学校(主要是指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土耳其的“EICO”机制)

根据马克龙的这次讲话,法国议会两院,特别是在当时还是在马克龙执政党控制绝对多数的国民议会的支持下,于2021723日通过了“关于加强遵守共和原则的法律”,国民教育部便正式宣布,自2022年开学起,原先“在家教育(IEF)”的“申报制(régime de déclaration)”被“预先审批制(régime d’autorisation préalable)”所取代,强制性的学校教育(école ou scolarisation obligatoire)成为适用于所有人的规则,而“在家教育(IEF)”则成为一种“例外(exception)”;

因此,从2022年秋季开学起(比马克龙在202010月讲话中宣布的晚一年),依照法国国民教育部制订的关于这一法律条款的实施细则,只有满足四项条件(健康状况或残疾、从事高强度体育或艺术活动、家庭巡游生活或在地理上远离任何学校、孩子特有状况)的孩子才能获得学区的批准,接受“在家教育(IEF)”。

 

 

frc e2b07fa2d79298a5c2833b2551b5a332

 

 

七、法国政府关于“在家教育(IEF)”的决定为什么受到争议和反对?

 

马克龙和法国政府担心“伊斯兰分离主义”腐蚀法国社会,并试图通过学校教育,特别是把法定义务教育年龄提前至3岁来抵御“伊斯兰分离主义”,维护法国的共和原则,这一战略无疑是值得肯定的。

然而,马克龙对“在家教育(IEF)”采取的限制措施却招来了很多的争议。

争议和批评特别集中在以下几点:

第一,马克龙和法国政府混淆了“在家教育(IEF)”和“伊斯兰分离主义”的“地下学校”的宗教灌输教育;这两者实际上是两个交集很少的群体;

选择“在家教育(IEF)”的孩子和家庭虽然不在学校体制之内,但却是公开申报了的,并未“销声匿迹”。而且,据“教育与学习选择自由联合会(FELICIA)和“教育与发展全国联盟(Association UNIE)2021年发布的一项调查,根据2022年“审批制”实施之前各地市政府对“在家教育(IEF)”理由的调查统计,在6万个家庭中,只有1.4%家庭(也即约400个家庭)宣称是因宗教原因(含各种宗教)而选择“在家教育(IEF)”;而且这“宗教”不仅仅指伊斯兰教,而是包括所有宗教。

而马克龙和法国政府所力图阻止的“伊斯兰教学校”则是另外一个群体,主要是不受政府合同制约的经过申报的或“地下”私立小学(écoles privées hors contrat déclarées ou clandestines)

因为法国的中小学除了占绝大多数的公立学校之外,私立学校为分两类,一类是与政府国民教育部签约的私立学校(écoles privées sous contrat),这类学校可获得政府的资助,特别是教师的工资均由中央政府承担,但作为条件,这类私立学校必须与公立学校一样,遵守国民教育部规定的教育大纲;天主教会办的私立学校大多为这类签约学校;另一类非签约学校不能享受政府补贴,但也可以不遵守国家统一的教育大纲;这类学校为数不多,但大部分和伊斯兰教会有关,通常也是灌输伊斯兰教义与教育观念的场所之一;

据国民教育部2016年的一项统计,大约有74000名学生在这类非签约私立学校上学,人数近年来出现上升趋势,也愈来愈成为人们对“伊斯兰分离主义”或“极端化”的担忧之一;而接受这类学校教育的儿童常常不仅不申报在家教育(IEF)”,而且往往连任何登记踪迹都没有,也即像马克龙所说的“被排除在任何法国教育体制之外”……

因此,限制在家教育(IEF)”不仅不能解决马克龙和法国政府所担心的伊斯兰地下学校向某些族群学龄儿童灌输与法兰西共和国价值相悖的伊斯兰教条的问题,而且还会对正当选择在家教育(IEF)”教学方式的孩子和家庭造成某种创伤和歧视。

第二,“一种需要许可的基本自由就不再是自由(Une liberté fondamentale soumise à autorisation n’est plus une liberté)”。由于“预先审批制”与“申报制”本质上的差别,导致事实上限制了“教育自由”权利的行使,使“预先许可”有可能在事实上成为学区教育行政机关的任意性和歧视的牺牲品,增加行使在家教育(IEF)”权利的障碍,在许多人看来,这显然是对基本权利的一种剥夺和限制;

 

 

frc 0eb4e2478d2803c8f87011a242d8371c

 

 

第三,法国国家行政法院(Conseil d’Etat)通过2020129日全体会议(avis en Assemblée générale)作出一项意见,认为支撑“关于加强遵守共和原则的法律”的一项影响研究(Etude d’impact)“不令人满意并有缺陷”,“既不足以证明对‘在家教育(IEF)’所指责的‘缺失(carence)’,也无以对政府的目标进行澄清与分级”;“取消选择在家教育孩子的权利限制了家长拥有的一项长期得到法律承认的自由,尽管这项自由只有被家长中的极少数人使用,但它的取消必须根据其必要性、恰当性以及与遇到困难和追求目标之间的合比例性(proportionnalité)进行评估。”

但该项立法草案还是不顾国家行政法院的负面意见,于2020129日被送交国家议会审议讨论。

因此,从2020102日马克龙在“莱缪罗讲话”中宣布将严格管制在家教育(IEF)”起,即受到了来自各个方面的批评和抗议;

在家教育(IEF)”相关的近20个法国社团协会—如“孩子在先(LED’A – Les enfants d’abord)”、 “选择教育孩子(CISE-Choisir d’instruire son enfant)”教育与发展全国联合会(UNIE-Union nationale pour l’instruction et l’épanouissement)”、“教育与学习选择自由联合会(FELICIA -Fédération pour la liberté du choix de l’instruction et des apprentissages)”和“学校就是家(L’école est la maison)”等等—组成了一个联合团体,形成共同立场,首先发声抗议,认为关于加强遵守共和原则的法律”草案21条的目的是取消对法国教育自由方式之一的“在家教育(IEF)”的自由选择,而这一对自由的无客观根据的限制违反了人的基本权利。为此,他们专门编写了一个题为“应当拯救‘在家教育(IEF)(Il faut sauver l’instruction en famille)”的完整专题资料,向社会舆论以及国民议会议员和参议院议员发起请愿,要求删除“关于加强遵守共和原则的法律”草案中有关“在家教育(IEF)”的第21条条款。

国家议会两院对于限制“在家教育(IEF)”也并非意见一致,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反对与赞成该项立法措施的议员,无论是国民议会议员还是参议员,都超越了传统政党阵营的官方立场,说明“在家教育(IEF)”是一个真正关及法国社会各个阶层的普世性社会问题。因此,关于加强遵守共和原则的法律草案在法国议会两院审议讨论过程中,曾有不少属于不同政党的议员倾听了在家教育(IEF)”社团协会的呼声并给予支持,认为通过限制“在家教育(IEF)”来防止伊斯兰激进主义并没有任何紧迫性,因而第21条在这部法律中也不应该有它的位置。

在国民议会一读审议关于取消第21条的修正案时,曾有77名各党派的国民议会议员(其中包括7名执政党“共和前进党[LREM]”籍议员)投票赞成撤销21条,但有186名执政党的国民议会议员(其中包括152名共和前进党和28名民主运动党[Dodem]议员)投了反对票。在法案送参议院审议时,参议员们曾一度表决删除了第21条。但在返回到国民议会最终审议时第21条又被原样恢复;由于立法程序规定,最终以国民议会表决通过的文本为准,因此,国民议会于2021723日表决通过的该法律中关于“在家教育(IEF)”的第21条规定也随之生效。

 

 

frc 8e19c4547f6a68abcfaeeee7a5c2aeb5

 

 

然而,反对法国政府限制“在家教育(IEF)”,要求恢复“申报制”的呼声依然没有平息,而是相反,有一股质疑浪潮似乎正在形成,它透过“在家教育(IEF)”现象,试图对法国的现行学校教育制度的能力和教育质量提出全面审视与质疑,甚至否定,预示着一场关于法国学校教育困境和危机的更具爆炸性的讨论即将来临……

20221015日,包括心理学家、教育家与儿童专家在内的130多位法国儿童与教育界专业人士集体发声,在《星期天报》(Le Journal du Dimanche)发表了一篇署名论坛,为与在家教育(IEF)”相关的教育孩子的自由进行辩护;他们认为,法国政府严格限制在家教育(IEF)”是混淆了宗教分离主义(séparatisme religieux)和“在家教育(IEF)”。他们认为“在家教育(IEF)”的力量和优势在于尊重孩子的实际需要(而不是成年人的、某一学校机构的或某一政府的外在性需要)并且有利于孩子的日常学习、自主性、动机、快乐、舒适。文章还认为,教育多样性属于文化多样性,是一个文明的赌注(enjeu civilisationnel);它对作为人类社会的微系统的良好健康和韧性必不可少;它也构成了一道防止各种集权主义的防线。

为此,这一署名论坛的作者要求重新恢复“申报制”,认为它唯一与人的基本权利相兼容,并能够保障年轻人及其父母亲的尊重与尊严,同时他们还敦促法国政府确认“在家教育(IEF)”作为学校教育替代方案的完整地位

该论坛签署者之一、法国正面亲情育儿(parentalité positive)”(或积极育儿法)的领军人物、著名临床心理治疗专家、多部儿童教育畅销书作者伊莎贝尔·菲约扎(Isabelle Filliozat),也在接受法国著名女性杂志玛丽克莱尔(Marie-Claire)访谈时指出,学习并不只有一种方式,多样性是成功的源泉。“每个孩子应该有权在最适合于他的环境中学习。许多孩子在学校都不开心,但当他们能够按照自己的节奏学习时,却能够更加有效地学习。‘在家教育(IEF)’可培养出充满激情、与成人交往自如、独立自主和负责任的孩子;他们的公民精神通常显而易见。”菲约扎女士认为:“我想应该捍卫这种教育方式选择的自由[……];提供的选项愈是多样,就愈能找到最适合于孩子的选项。”

 

 

frc 5660502f2380a92d66a1b29f659f8d1d

 

 

八、法国的“在家教育(IEF)”为什么值得关注?

 

在目前还热衷于不惜一切代价送孩子进名校私校的华人读者朋友眼里,法国的在家教育(IEF)”肯定还是一个遥远的怪物,不仅陌生,而且也不易理解和接受;

然而,对于有3岁至16岁学龄孩子(特别是3岁至10)的父母亲们来说,这恰恰又是一种值得特别关注了解、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加以充分利用的权利与自由,以便在任何情况下保障孩子的最高利益(intérêt supérieur de l’enfant)” ……

“在家教育(IEF)”为什么值得—尤其是值得华裔家长—关注呢?

第一,“在家教育(IEF)”作为一种现象,正在成为一个受愈来愈多法国人关注的公共话题;

虽然目前选择“在家教育(IEF)”的绝对人数还很少,只占316岁义务教育年龄段人口的0.4%,但在最近10多年来,不仅人数呈逐年增长趋势,已从1997年的约2万人已增加到2021年的7.2万人,而且愈来愈成为一个被各种媒体或载体青睐的“话题”,与之相关的报刊杂志报道、见证、研究专著、电视纪录片及电影等各种不同形式的作品层出不穷,开始占居公共空间和公众视野;

此外,从网络引擎的搜索结果,也可以看出“在家教育(IEF)”目前在法国的“热度”:例如,在“google/谷歌”中输入“Instruction en famille/在家教育”,立即可以得到2 230万条相关信息;如果输入“école à la maison/在家上学”,则可得到1.49亿条相关信息;即便除去重复等各种“浮躁”因素,也能够从这庞大的数量中,读出法国人对“在家教育(IEF)”问题的关心。

 

 

frc 4c41a4a9ddddec23426c6226c18a5998

 

第二,“在家教育(IEF)”可以说是“(凡事)从儿童抓起”的一个“法式”注脚:孩子未来的成长发展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接受教育的最初阶段的环境与条件。曾经是医生的玛丽亚·蒙特梭利(Maria Montessori)发现,孩子生活中有一些时间有限的时段,在这些时段中,孩子能够很快吸收某些信息,而在这些时段之外,孩子学习起来则要困难得多;许多儿童心理学及幼儿教育研究的最新成果和发现也揭示了低龄幼儿自身生命节奏与学习成效之间的关系以及包括考核评估、对比竞争在内的“日常教育暴力(Violences éducatives ordinaires – VEO)”对孩子未来成人后可能留下的终身心理创伤;

这些有关低龄幼儿的最新医学和科学发现使得人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关注低龄幼儿时期的教育模式和教学法;曾长期被官方忽视、排挤或被视为“旁门左道”的“蒙特梭利教育法(Pédagogie Montessori)”或者在法国方兴未艾的由著名法国临床心理治疗专家、儿童教育专家伊莎贝尔·菲约扎(Isabelle Filliozat)等所推崇的正面亲情育儿 (parentalité positive)”(或“正面亲情教育法”)近年来得到愈来愈多家长的了解与认同;而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在法国选择“在家教育(IEF)”模式的孩子中,绝大多数,也即82.7%35岁幼儿园水平(30.5%)610岁小学水平(52.2%)的孩子;

 

 

frc e75c8bb533975a73f15cacd2761cb57d

 

 

第三,对于家有学童的人来说,“在家教育(IEF)”的发展是一种警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它的发展暴露了法国中小学教育体制已问题成堆,到了令人担忧的地步;

促使不少家长(至少在某一时期内)质疑、甚至放弃学校教育,转而选择“在家教育(IEF)”的两大主要原因是:

一是法国中小学教育质量的演变;法国的学校教育曾经是全欧洲和全世界最优秀之一;但近几十年来,却面临教学质量和“绩效”令人难以置信的下降,甚至已无法保证所有学生的学业成功。

法国国家审计法院(Cour des Comptes)2021124日曾发布了一个公开报告,严肃指出,尽管法国的全国中小学教育开支(1100亿欧元,占国内经济总值的5.2%)高于经合组织(OCDE)国家的平均水平,但是,法国中小学学校系统的绩效(performance)却趋于愈来愈糟,尤其对于出身贫困家庭的孩子。

报告指出,据一项“全国学校体制研究中心(CNESCO – Centre national d’études des systèmes scolaires)”和“法国教育学会(IFE)-里昂高师(ENS Lyon)2016年的一项研究,40%小学毕业生都没掌握上初中所需的阅读和数学基础知识;据法国国民教育部绩效评估与展望司(DEPP)的数据显示,法国学生在最近的国际评估考核中的成绩愈来愈令人担忧,在小学与初中毕业生组中,成绩最差组学生的比例已从200815%上升到2019年的25%,而成绩优秀的学生比例则从2008年的29%下降到了2019年的22%2018年,12%法国年轻人在离开学校时没有得到中学教育文凭,而2000年里斯本峰会为欧盟各国确定的目标是提前失学不能继续学业和培训的年轻人的比例不应超过10%

就连法国政府现任国民教育与青年部长巴普·尼达耶(Pap Ndiaye)20221222日在世界报(Le Monde)发表的一篇题为“为什么我们必须改革学校(Pourquoi nous devons réformer l’école)”的专题论坛中也坦承:法国中小学的“整体水平下降(Le niveau d’ensemble baisse)”,而且,初中的教学水平是“一个重大的令人担忧的话题”,“在进入初一时,约20%学生的学业困难,甚至非常困难”。

而有的法国教育分析观察家则认为,法国中小学生的实际水平的下降要比这类官方公布的数据严重得多。

第二个促使不少家长放弃学校转而选择“在家教育(IEF)”的重要因素是:学校对某些孩子的安全构成威胁并影响在学校的正常学习;从“教育与学习选择自由联合会(FELICIA)2021年对“在家教育(IEF)”申报理由的调查中就可以看出,初中和高中阶段选择“在家教育(IEF)”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孩子在学校学习中遇到了暴力以及学生或成人的骚扰。

学校暴力和骚扰已成为现代社会的一个重大灾害。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2019年发布的一项报告,世界上30%多中小学生都是学校暴力和骚扰(violences et harcèlement)的受害者。法国也不例外,学校暴力和骚扰已成为家长、学校和政府的一个关注焦点;

据法国费加罗报(Le Figaro)202238日的一篇署名文章透露,法国每年约有十分之一学生在学校里受到骚扰;如按法国共有1200万中小学生计,那就意味着每年有100多万孩子在学校里成为骚扰的受害者。

法国的学校暴力与骚扰现象从小学就开始,而且小学生的受害者比例最高,为学生总数的12%,初中为10%,高中为4%;而更为严重的是,有61%的受害学生声称曾产生过自杀的念头。

面对这一直接影响儿童与青少年教育的社会祸害,法国政府已通过议会立法,规定从202232日起,学校骚扰(harcèlement scolaire)已成为一种罪行(délit),凡导致受害者自杀或企图自杀的,可对骚扰者判处最高10年监禁及15万欧元罚款。

最后一个值得关注细节是:据2022年发行的一部有关“在家教育(IEF)”的纪录片导演透露,在选择这一孩子教育方式的家长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对法国学校教育体制了如指掌的中小学教师……

因此,在某种意义上,“在家教育(IEF)”是法国教育体制内对这个体制本身的能力产生怀疑和失望的人所作的一种对自己的孩子进行“自救”的方式……

 

 

frc c13a7ddfd4016952403f2ea1f1ff2a6b

 

 

第四,“在家教育(IEF)”是一种适合有能力且又希望自救的精英阶层的孩子早期教育替代方式;

如数据所显示的,在法国选择“在家教育(IEF)”的儿童只占义务教育学龄人口的0.4%;而且,除了数量上小众和特殊的教育理念之外,“在家教育(IEF)” 其实是一种只有很少人才能享用的“精英机制”,它的基本特征和实现条件至少包括:

1)父母亲本身受过良好教育,并具有强烈的子女教育责任与投入意识,这是最基本的前提;

2)有扎实的经济基础,父母亲中至少有一人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暂停一切职业活动,“专职”投入孩子的“在家教育(IEF)”;

3)“在家教育(IEF)”只是一种“战略性”和“临时性”的子女接受教育的方式;除了少数特殊情形(如残障、特殊技能、特殊天才等),一个孩子极少会从幼儿园到高中毕业全程采用“在家教育(IEF)”模式;

最常见,也是基于儿童习得心理科学规律的最现实的选择方案是:尽可能利用低龄幼儿期选择“在家教育(IEF)”模式,使得孩子在最佳环境条件下尽快获得学校学习所需的适应能力,以更强的独立自主能力融入未来的中小学和大学学习生活;在幼儿园、小学、初中与高中不同阶段选择“在家教育(IEF)”的孩子的人数比例也充分证实了法国家庭的这一“选择策略”;

4)需要说明的是,当代意义上的“在家教育(IEF)”并不意味着把孩子孤苦伶仃地关在家里,独家独户各自“闭门施教”;家长本身的开放心态与“社交能力”也至关重要;

现代网络工具可为家长提供弥补信息或知识缺陷的各种资源便利,特别是,以共同理念与目标为宗旨的各种“在家教育(IEF)”互助协会也在这种教育模式中起极为关键的作用,往往可以提供比学校更丰富、更有效、更安全的活动空间,使得父母亲和孩子都无须担心有关孩子未来社交能力的偏见或误解;“教育与学习选择自由联合会(FELICIA)”公布的调查结果也表明了这一点。

依照以上条件,可以看出,“在家教育(IEF)”并不完全是一个谁想实现就能实现的选择,在当下法国,只能是极小部分“觉醒了的精英”才可能利用的“小众”子女教育方式。

 

 

frc 355d86116080d4c95ad03eab3074dc44

 

 

第五,对在法华裔知识家庭重新构思子女教育策略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虽然大部分法国家庭都不具备选择“在家教育(IEF)”的精神与物质条件,但对于一部分生活在法国的华裔高学历家庭(包括在法的国内大企业高管或其他临时在法国工作的人士)却是一个值得深入了解,并且进行合理利用的子女教育方式。

值得说明的是,法国3岁至16岁“义务教育”的对象是指生活在法国国土上的任何儿童,无论国籍,也无论家长在法国的居留是否合法;也就是说,即便父母亲是在法国没有合法居留身份的外国非法移民,他们也必须送316岁的孩子到学校接受教育(或按目前规定申请获得“在家教育”的许可),学校无权检查孩子和家长是否拥有合法身份,也不能拒绝学龄儿童入学。

如果家长不履行送孩子接受教育的义务,并不执行学区督学发出的“催告(mise en demeure)”的话,则会被判处6个月监禁和7500欧元罚款;根据20229月起生效的新规定,如果父母亲未事先获得学区督学的“准许(autorisation)”而实施“在家教育(IEF)”,被发现后,除了被勒令送孩子入学校就读外,还会被处以1500欧元的罚款。

另一点需要提醒华裔家长的是,在作出选择之前,需要对“在家教育(IEF)”的作用有一个完整与清醒的认识,特别是应当理解:学校教育(无论公立还是私立学校)是孩子教育的基石,无论如何都不应忽视其重要作用;而“在家教育(IEF)”的优势,是在某些情形下,它更适合于儿童有效学习,并能避免学校体制的某些缺陷,为父母亲们提供了一个可资利用的孩子教育计划的选择与调整空间;

 

 

frc cf6dfae1257cb25e8da232e765a73da7

 

 

例如,对于某些有条件的家庭,与其把注意力全部放在物色“最好”幼儿园、小学、初中和高中的一条“直线”到位的策略上,还不如根据孩子的个性特征以及父母双亲本身的教育背景和专业优势,考虑在幼儿园、小学,甚至初中阶段尝试“在家教育(IEF)”,以比学校更优越的环境和条件,使孩子尽快适应学习方法,并养成独立习惯和适应能力,然后再转入学校教育体制,继续学业;

对于孩子有特殊音乐体育或其它艺术天赋的父母亲来说,“在家教育(IEF)”更是一种有利于开发培养孩子这种特殊天赋的就学方式,可以使得孩子的基础知识学习与特殊专业技能训练发展“两不误”;

另一种可以利用“在家教育(IEF)”作为替代手段的场景是:假如您的孩子在学校学习过程中遇到了暴力和骚扰等因素的干扰影响而无法继续正常在学校学习,而又一时无法转到理想学校改换环境的话,暂时选择让孩子接受“在家教育(IEF)”,作为一个过渡时期,使孩子摆脱原来学校的受害者阴影,以更加健康自信的姿态,转入其它阶段的学业…..

总而言之,法国的“在家教育(IEF)”这一教育模式选择自由的存在对于重视子女教育的父母亲至关重要;作为生活在法国的学龄儿童的华裔家长,也值得关注这一权利的行使方式未来在法国的演变发展,因为,也许有一天,为了您孩子的利益,您也会需要动用“在家教育(IEF)”的权利……

 

 

frc c478c1ba75f8234aa91e02f6c7a06637

 

 

资料来源/Sources

1)由近20个全国性在家教育(IEF)”协会组成的联合体专门编写了一个题为应当拯救在家教育(IEF)’(Il faut sauver l’instruction en famille)”的完整专题资料:

https://www.collectief.fr/il-faut-sauver-linstruction-en-famille/

2)专门网站:有关在家教育(IDF)应该知道的一切(Tout savoir sur l’instruction en famille)

https://instructionenfamille.org/instruction-en-famille/tout-savoir-sur-l-ief/

3)专门介绍在家教育(IEF)”的电视纪录片和电影(Documentaires & films sur l’instruction en
famille)

https://instructionenfamille.org/instruction-en-famille/ressources/

4)其它资料/Autres documents :

https://federation-felicia.org/liberte-educative/ief/

https://www.legifrance.gouv.fr/jorf/id/JORFTEXT000045174568

https://www.lefigaro.fr/vox/societe/le-harcelement-scolaire-est-enfin-reconnu-comme-un-delit-par-la-loi-tant-mieux-mais-apres-20220308#:~:text=Le%20harc%C3%A8lement%20scolaire%20n’est,fait%201%20million%20de%20victimes.

https://www.lejdd.fr/Societe/la-diversite-educative-est-un-enjeu-civilisationnel-lappel-pour-la-liberte-de-linstruction-en-famille-4140836?fbclid=IwAR0KMEUzhH91F5qDhjIs1UzLat53ZTyRMf2g_-ElxbNtMQe85fE_PRtIXNw#lb4163n9mxas50z2o1l

 

图片来源/Crédit Photo:Internet/网络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dfd216db382bc251cbcc84a71bb508ad

 

frc f4dac050fc065b6f1cafa55bbc0dab1d

 

frc 1e9ccabaca0111a9b9484b0295cae191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