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老酒一坛

 

 

这三十公升总有四十瓶酒的样子,人少还真喝不完,至于品出什么样的滋味,每人总有一套说辞,说不定还真是好酒捡了大漏亦未可知……

 

03 bouteille1

 

 

作者 |© 蒋山青 |法兰西360

 

前年在德鲁奥拍卖行见到一坛酒,30公升黑色坛子,外层有一个麻布袋罩住,底价不很贵,便向拍卖行各位打听此酒的来历,他们只告诉我是勃艮第的红酒,具体的谁也说不上来。法国有两鉴酒世家非常有名,传人至今只剩一个叫马哈蒂埃的老头,任何酒的历史他都说得清楚,而且这么多年他在拍卖行帮忙鉴定拍品,从未走过眼失过手,我是有意和他套近乎,经老板介绍他也表示乐意给我讲讲法国各种酒的掌故。

 

对于这坛老酒,马哈蒂埃也说不清楚,因为光从外表几个模糊不清的字也不能说明。

结果轮到拍这坛酒的时候,争抢的人也不少,赌性一来,我是要买这坛酒,其他法国人举着举着也慢慢放弃了。

 

搬回家后琢磨半天,只看到路易·马克思,还有尼伊圣乔治什么金丘,背面有标贴,写着VIROLLE几个字母。我把这坛酒放在楼梯底下最暗的地方。心想什么时候人多请大家喝了。

 

九十年代中期,珠海拱北海边有一海鲜酒楼,老板有点胖,姓张,人叫张胖子。我住楼上,常常在酒楼里吃饭。有一天张胖子从澳门买了许多鱼翅边角料到酒楼里熬了一整天,还放了火腿进去,让我们每个人都喝上两小碗,我记得那是一个夏秋之交的傍晚,太阳余光照进他的办公室,我们四个人先吃先喝,中间他带了一位兰州女孩来,也请她喝。这晚上他已经跟老婆请假,不回澳门了,并在珠海开好了一间套房。眼盯着美女实实地吃下一碗鱼翅羹,原以为美女会脸热心跳,兴奋等反应,结果就是平静如常。他心里的鬼只有他自己知道。

 

原来他在女孩的碗里下了点专门调料,原设计好夜里有一场翻云复雨,结果因女子清醒而落空。

 

这件事他想了三天才明白:“一定是药的问题,假货!”,第四天,他冲到拱北一家情趣店把老板臭骂一顿,那个心头怒火啊!赔了鱼翅和熬了一整天的时间,还有那大套房没有被利用。

 

上海某大V来珠海,张胖子请吃饭,求赐墨宝。“您想写几个什么字呢?”,他文化水平不高,说交朋友,大家来店里吃喝高兴的意思,那就“食客三千”了,皆大欢喜不是?

 

写好、裱好、装上框挂在店堂里,一北京朋友悄悄和他说了一番话,那是古代孟尝君食客三千,大伙儿吃完一抹嘴走了,谁还买单呀?

 

他没说什么就把字取了下来。这时候另有人向他讲了另外一层意思的话:“人家啊来您酒楼吃饭喝酒是捧场,天下这么多吃的店家,您得人气,结人缘,有钱的自然买单付钱,真的没钱人是实在没钱又是你朋友,吃一点不算什么,试想天底下哪有付得起饭钱的人真想坑您的?再说请人吃请人喝,真有白吃白喝的也是极少有的,那您也赚了人缘,积了福报。”是啊,胖子悟性哪有啊,两腿静脉曲张得厉害,珠海医院也是去过多少次了,若得了福报自然消退业障。胖子在开酒楼前做地产炒楼花,已经身价过亿。坐立不定的一个人突然某天安静地在办公室坐了整整一下午,原来他收到了香港某银行的一封信,说他账上还有四千八百万,已经几年未动了,这事他完全忘了,所以他想呀想,想不明白了。后来帮他管理仓库的表弟和进货的外甥合起来坑他,碍于亲戚情面不能交警方处理,酒楼亏损太大只好卖了。他就是一个不舍得,有时候还有点抠的老板,他的亲戚这样说他。

 

北京有位黄兄就不一样,真的是现代孟尝君,家里天天大开流水席,客人走了一拨又来一拨,不厌其烦。在北京文艺圈、商圈有口皆碑。在一次车祸之后,他突然开窍,明白了钱财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如活得有人缘,赚人气。

 

蒋爷2013年2月在北京奥加美术馆办画展,通知了一百来人,结果来了五百多人,酒桌临时增加十二桌。举头望去,这些朋友都是来过恰园并吃过饭,熟人也。

 

此时在大疫情禁足期,我在想下月解禁后要搬去郊外一处房子,那里有大酒窖可以藏酒,这一坛红酒可以适时开启,我要把薛公梁少和林兄等统统请来,甚至隔壁张木匠刘麻子,还有常常探出半个身子的老王,都来都来!这三十公升总有四十瓶酒的样子,人少还真喝不完,至于品出什么样的滋味,每人总有一套说辞,说不定还真是好酒捡了大漏亦未可知。

 

(图片由蒋山青提供)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蒋山青,首发于 微信公众号 “蒋爷说酒”,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