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爷说酒] 村级名庄—路易·戛里隆

 

可能有很多法国人对于疫情对于马克龙的封城令抱怨多多,当下在我有这一口丝滑又柔顺的梦哈榭,所有的担忧和不满全都释然……

 

 

frc ff2663e89f287cf75fed43524339d7f8

 

 

 

作者 |蒋山青© 法兰西360

 

 

 

路易·戛里隆虽然只是村级,而且排名靠后,可是懂行的人知道这是一支非常难得的白色的勃艮第好酒。在我的收藏里这款酒只有三支,不舍得打开是因为稀少。但是,在大疫情爆发之时,总统宣布禁足封城的首日,特意打开老路易家的这支2003年的戛里隆,十七年的窖藏远远满足和超出该期待的适饮期,20032020,两次大疫情的相撞,是否属于轮回,谁也不敢说。查看日子,庚子二月二十四,阳历三月十七日是黄道吉日。我是一个信天信神的人,打开一支好酒和遭遇一支破酒一定和日子好坏有关,这一支好喝到令人赞叹的梦哈榭,竟然不是大牌不说,还是一个村级庄,大众不传播,懂经的酒客又不说,全凭运气,全靠撞日。

 

 

frc 38710bbd7404e565d9254535b033deba

 

 

普利尼·梦哈榭在勃艮第狭长的板块居中,也就是伯恩丘。梦哈榭有几种,夏山、巴塔都容易叫上口,唯普利尼不好念,特别是美国人总是念不准这几个音,所以名气略小。不要忽视这么一个读音不准的问题,法国的红酒是由于美国客的介入才渐渐涨高价格,形成一个高端的大市场。

 

顶级的梦哈榭的好,首先必不可少的是地质环境决定的先天的矿物质特点,让人第一口倍觉超棒和舒爽,其后才是果香的丰富性,此刻必备一册水果笔记,把嗅觉感受到的一一记录:蜂蜜、红橙、香草、桃、苹果、梨、还有姜,当然橡木桶的气息始终不会缺席。甚至要说既然是村级,泥土的芬芳也是醉人的一项。

 

 

frc 17a5ffef687994026a249dc9cb26b10b

 

 

在这样一个吉日,阳光四射,照亮工作室。在打开之前我准备的冰桶和时间的计划均属于必备的功课。一声响,黄金般闪亮的液体随着晃杯挂壁流动,鼻子靠近闻闻,那香气顿时令人有微醺的感觉。可能有很多法国人对于疫情对于马克龙的封城令抱怨多多,当下在我有这一口丝滑又柔顺的梦哈榭,所有的担忧和不满全都释然。

 

人真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动物,想起了二战时期意大利军队打仗打到一半,竟然不顾子弹飞来飞去,却忙着要去弄吃弄喝。战事成败有何关系?美食美味可是活着的头等大事。战败了无非就是莫索里尼被绞刑,生活照样进行,美酒不可辜负。

 

 

frc cd39272833057c7c2ed66530175a9f10

 

 

勃艮第这样那样总是好的。记得我第一次来法国是2010年的3月,下榻在的酒店在新凯旋门的地方,翌日一早有人带我去勃艮第赶一个酒交易的集市。一男两女都是做红酒生意,他们开车赶三个小时顺便捎上我。在一个小镇上,早上雾气浓,阴阴的天气有点凉。一条小街拐进去一座中等大小的教堂,人不算很多,因为刚好是周日,教堂一边有阳光一丝丝透过彩玻璃照进来的地方有两排人在唱圣歌,都是女人,有胖有瘦,有黑有白,初到法国我什么也不懂,只是东看西看,长时间观察那些唱歌人的表情,她们唱得那样认真,没有一丝敷衍,可以肯定是真正的热爱和忠诚上帝的。当地农民的货摊上有鸡蛋、腊肠、火腿、奶酪,当然更有酒,门口的笼子有兔子,有鸡什么。

 

 

frc d12949bd521fa99fad1ab8c9040c9eb7

大儿子雅克

 

 

带我去的人忙进忙出地忙着谈酒价格,我无聊,只是看人。有个大胡子老农民卖奶酪,切肉切奶酪手势熟练,手粗,胡子也不干净,见我们一起来买酒的越南妹,顿时脸上露出了邪淫的笑意,越南妹身材苗条,脸型小巧,表情羞涩,是个正经人,没想到卖奶酪大胡子老农趁其不备,两只手捧住越南妹的脸,大胡子大脑袋直接贴上去,在人家脸上亲了很重的一口,一大把口水顺着脸面淌下来,越南妹很不情愿地撇了一下嘴,用右肘袖子擦掉口水渍。老农高兴之后又开始卖奶酪,切奶酪。

 

我走出后门口,看见几个法国酒商在门外抽烟,我举手拍照,拍一会阴一会晴的云块及教堂中间的大红门。初次的印象我以为勃艮第就是这样子的。殊不知后来去过十多次勃艮第,没有一个地方和初次的记忆重叠,波拿那是一个城市,也是勃艮第的心脏,回头想想第一次去的小镇到底是什么地方?只记得村口拐弯处有两大白墙,中午那顿饭喝的酒喝出了清爽的味道。

 

 

frc 50c95920ac6fd548e979d997b0d1cbd9

小儿子弗朗索瓦

 

 

路易家的普利尼梦哈榭是真的好,就是在20103月我第一次去勃艮第的时间上,他把地分给了两个儿子,大儿子雅克分到了五公顷半,小儿子弗朗索瓦分到十四公顷半,那个半公顷就是红酒,其他都是白的梦哈榭。甚至酒标也被改动,这是他们家族1632年以来离离合合的又一次分隔。但是我知道他们家还有一块特级田,猜测一想大概是归雅克了。我要去想办法认识雅克,要想办法喝到他那0.12公顷的特级园的巴塔梦哈榭,大概年产也只有几百瓶吧!毫不怀疑那绝对是一口成仙的美酒,此亦即是一个所谓酒徒的梦想。

 

 

frc 5cf25a2ba8912d9deead4fab81c09cf4

 

 

我要试试翻出20103月的勃艮第照片,那个大红门教堂,有机会找马松先生去辨认一下是勃艮第区哪个小镇?重拾回忆的部分,原路重返,兴许那个大胡子老头还在卖奶酪,还有那些小街,村口大白墙,说不定还会凑巧碰到路易家的两个儿子。

 

2020年大疫情,巴黎封城第一天,少了这一支路易.戛里隆的普利尼梦哈榭,最难将息!

 

 

(图片由蒋山青提供)

 

 

以下为本站广告: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蒋山青,首发于 微信公众号 “蒋爷说酒”,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