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蒋爷说酒

 

……蒋兄的评酒风格一扫那种我一直不太感冒的“隔靴挠痒”式的“生搬硬套”,令人耳目一新。

 

在我看来,他所描述的那种“一口好酒从喉咙口滑下去”后,就“什么穿堂风都不怕了”的感觉,才是真正值得评酒人挖掘与分享的“酒与人”的关系……

 

 

frc df497264e09aea0fef8cdf9f3652f545

 

 

 

作者 |儒思忧|© 法兰西360

 

 

 

一般人都叫他“蒋爷”。

 

不过我自恃比他年长几岁,一开始就只认他为“蒋兄”。这一来一去,就相当于比很多人长了一辈。于是,心里常常不免有点窃窃自喜……

 

蒋兄是画家,中国当代水墨画家。

 

不过,关于他的画,已经不需要多说。

 

因为除了他那一大批包括法国左中右政府前部长﹑欧洲国家的在位王子王妃﹑破落贵族﹑过气或时尚明星和艺术家在内的正宗法国和欧洲人“粉丝”之外,就连中国官方都已对他有了“定论”。

 

 

frc 48b3a6d5203893a7526d0b43a0196dd2

 

 

那是不久前,巴黎十六区靠近凯旋门的一家叫“拉斐尔(Raphaël)”的曾有无数西方影星和名人下榻的五星酒店举办了一次他的画展。开幕式那天,忽然来了一贵宾:中国驻法国大使翟隽驾到。翟大使不仅前来“捧场”,而且还破天荒地当着酒店两代主人和众多来宾的面致辞,直称蒋兄(山青)是“杰出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并夸奖他的作品“源自民族,又胸怀世界,充分体现了当代中国的文化自信与创作活力”,云云,俨然一副对其“爱不释手”之姿态。据知艺术行情的目击者说,中国驻外大使亲临中国艺术家在国外的个展已属稀罕,而能象翟大使那样作如此“旗帜鲜明”的表态的,则更是罕见了。由此足见蒋兄是个连中国官方都公开“肯定”的国际知名艺术家……

 

 

frc 347beea68c32f55a641ebed90f39a61a

 

 

放下他的画风﹑格调等我不懂的技术面貌不谈,我认为,抱着巴尔扎克小说人物拉斯蒂尼亚克(Rastignac)那种“巴黎,该我俩一决雌雄了!”的雄心来到巴黎闯荡的蒋兄,应该是少见的能在短短数年内就“征服”巴黎,并在法国艺术收藏界和上流社会交际圈中活得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的中国艺术家。

 

而且,相对于别的中国艺术家,他的“厉害”之处,是在绘画和镌刻之外,还会写文章和喜欢请客喝酒。

 

 

frc 6d8304b4b9effaad79664e3867e193f2

 

 

蒋兄的文章虽读得不多,但凡读了的,都会给人一种平实中频见妙趣的印象。

 

记得有一篇文章里提到一位名人(好像是石虎)有一年在葡萄牙一个开餐馆的朋友那儿留下一只箱子回了国;这箱子在海外一搁就是二十年;而那名人每次和朋友聊天时总会时不时提起这只从来没有被打开过的箱子。蒋兄文中对这箱子的神秘兮兮的描述,攫住了我的好奇心,就象是胃口被吊,迄今还常常在挂念着石虎的那只流放在海外的箱子究竟被打开了没有?

 

 

frc c4ac250a33e66659c2c03f7f22fb770f

 

 

蒋兄不浮躁的文字里,除了透露出一些他很年轻就善于结交文化艺术圈名流的蛛丝马迹外,还能让人感受到某种他画中那些肆意流动的线条所带来的往往是出其不意的惊喜,有时那些几乎超现实主义的描述也会让人忍俊不住。比如说,在“稀雅思白”这篇短文中,提到曾当过好几任部长的布利诺市长授予他“黑松露”勋章时,他是这样写的:“授勋仪式很简单,没有吹鼓手,市长夸奖我一番,我则夸奖本地的野猪聪明,发现了松露这么好的东西。”这儿,“市长夸奖我”,“我”不感谢市长,却来夸奖一番“本地野猪”,寥寥数语,活脱脱地反映出一种不落俗套的艺术家心境和思维……

 

这样的例子,在蒋兄的文章中比比皆是;而这也是我喜欢他的文字的原因之一。

 

 

frc 3886a6b067ce30a5cc1980c4448c7dcf

 

 

说到喝酒,刚开始应邀到他家去吃饭时,是还敢咬咬牙带一瓶二十欧元左右的在我看来已足够贵的葡萄酒的。后来慢慢觉得苗头不对,不仅从他的口中听到愈来愈多﹑也愈来愈溜的法文酒名与庄主名,而且在“Chinagora”那座有点象天安门城楼的华天酒楼顶层他的工作室的长走廊里,看到被“解放”的酒瓶愈来愈多,排成好几列,一字儿铺开,足足有数百瓶,煞是壮观。

 

于是,隐隐地感觉到,蒋兄已喝足,要“跨界”了!

 

果然不出所料!

 

蒋兄在微信朋友圈里开始频频“晒”酒﹑评酒。

 

而且,他的评酒风格一扫那种我一直不太感冒的“隔靴挠痒”式的“生搬硬套”,令人耳目一新。

 

虽说眼下国人对葡萄酒的认知愈来愈深,愈来愈多元和开放,但还是有不少人,只满足于“鹦鹉学舌”,摇头晃脑,一味刻板﹑甚至迂腐地只拿“酒”本身做文章,牵强附会其实并不那么重要的“这花”“那香”或热衷于渲染哪级哪年名庄,整个儿忘却了作为喝酒这件事的主体—喝酒人—的实际体验与感受;

 

与这种还颇为流行的评酒方式不同,蒋兄在“识/释酒”之外,更注重捕捉与描述酒和喝酒人的关系,铺垫喝酒的场景和描绘酒给人带来的当下愉悦,显然是一种“以人为本”的端正态度,而不是那种本末倒置﹑“惟酒至上”的摆弄。

 

而在我看来,他所描述的那种“一口好酒从喉咙口滑下去”后,就“什么穿堂风都不怕了”的感觉,才是真正值得评酒人挖掘与分享的“酒与人”的关系……

 

于是,便隆重建议蒋兄在“法兰西360”网站上设一特约专栏,谈谈他对法国酒的丰富品尝实践和个人看法,以便让更多粉丝们欣赏分享。

 

蒋兄答应了。

 

于是,便有了“蒋爷说酒”这一专栏。

 

好,让我们作好准备,洗耳恭听“蒋爷说酒”吧!

 

 

 

以下为本站广告

 

 

Pain4 1600x1200 1
Citation 01 1600x1200

Citation 02 1600x1200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info@falanxi360.fr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