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托特:一款知己酒

老托特之名的来由据说是一位居住在葡萄园脚下的老妇人,每当长途车经过便小跑着去向司机打听消息,“La trotte vieille”酒庄的名字便传开……

 

真正的好酒之人不为虚荣只为酒好,一口入喉 ,灵犀相通……

 

 

frc 7ad0a30a6cbbac58c766a3b1af1ea6d9

 

 

作者 |蒋山青© 法兰西360

 

 

公元前321年,齐国的相田婴封于薛地,人称薛公,他有一聪明的儿子田文,本来埋没在四十个儿子中间也没有什么特别,这个时候跑出来向父亲献计说:既然父亲您权高位重,要守住财富保住地位须拥有名誉,家里钱财这么多,拿出来一部分给我去笼络人心。薛公明白人,亦大度,就允之延揽宾客。此后便有了食客三千的传说,孟尝君即田文,养门客说士三千之众,所有财力拜薛公之赐。诚如初衷,薛公美誉名扬天下,孟尝君靠各路友人相助相拥也做上了齐国宰相。

 

 

frc 6899d5d8300658264dde0ab9d7ba67dc

 

 

巴黎好友薛兄,葡萄酒品鉴高手,曾多次独自驾车深入勃艮第、波尔多、阿尔萨斯、卢瓦尔河谷;最后沿隆河自北往南,遍访大小葡萄酒产区。盖因好学多礼,殷殷问道,深得各老少庄主们喜而乐见引为知己。法国葡萄酒是世界酒文化的重要章节,在他这儿历史沿革,地质风貌,人事变迁如数家珍,无任钦佩,益友良师唯其薛公。

 

薛公罗至各种珍稀佳酿,慷慨与我等分享,碧安帝山迪、格里叶、佩尔玫瑰、嘉雅白、佩雷斯、雅美、红雅等等都是引发对葡萄酒品鉴的美妙之旅,每一次酒局都怀揣着期待,新的认识和发现,似乎也随薛公的脚步,越岭翻山,村村寨寨,酒香迎面。

 

 

frc f8139df35ca0776d83d472152746fd20

 

 

在巴黎,我们几个好酒之友的酒局有薛公主持和解读酒经,饶有兴味,好酒排列极有讲究,序在地理、年份、级别和稀有性,各位在座品酒有份,不分性别,无论老少和中外,唯有懂酒和不懂之别。

 

 翌日,薛公循序对每一支酒各撰写酒评一段。比如,香港翁先生来巴黎那次,一对稀雅思是主角,第二天薛公写道:稀雅思绝对是一个优秀的值得去追寻和拥有的目标,它大胆并且为数不多的全沙质土壤里植歌海纳,向近乎贫瘠的土壤索取葡萄藤最大化的营养和风味!用五十年的老藤产生为数有限的精华酿出好味来。品尝这款酒一定要有仪式感,尤其相同的年份,红白两种不同美酒同时并列的时刻何其难得。

 

他又说:红白双煞打开的是好时机,打开得因在座的懂得之人而有意义,酒中窥人,人生如此,岁月如何静好?此时摇晃酒杯便是!十八载沉睡,被古教堂钟声敲醒,香辛味、白松露、淡红果、皮革、焦糖、微烟熏还有窖香,气息优雅,绵延于心口……

 

于酒于诗,惊艳薛公才情。

 

 

frc 54e945302cb03bb6ebb70648dc65bdfe

 

 

某日,薛公来,打开包装纸,黑色标贴烫金字,一款波尔多圣爱美隆的老托特。

 

老托特之名的来由据说是一位居住在葡萄园脚下的老妇人,每当长途车经过便小跑着去向司机打听消息,“La trottevieille”酒庄的名字便传开。一九四九年,该酒庄由波利马努公司的所有者马塞尔·波利收入囊中,后来他将这个酒庄遗赠给了女婿埃莱尔·卡斯泰扎。由于与德尼·杜布迪合作,使得此老托特酒的品质非同一般。

 

德尼·杜布迪不仅农业工程师博士,曾在波尔多大学教酿酒,因从事白葡萄酒研究,而得名白教皇,为多个酒庄顾问。一个在中国人看来是属牛的人(1949年生)

 

可惜六十七岁仙逝于波尔多(吉伦特),老托特正是得益于他的酿造手法而有口皆碑。

 

圣爱美隆产区的酒主要由梅洛、赤霞珠两种葡萄制成,单宁浓郁,李子和樱桃水果的多汁特性,还有巧克力和甜香料、烟草和雪松等特征。

 

因其石灰岩悬崖上种植葡萄藤,砂质土壤上藤本植物产生葡萄,展现出绝佳的矿物质特点。

 

波尔多右岸的圣爱美隆盛产好酒,名不虚传,老托特当不例外,包含以上的特点之外,还有黑醋栗、黑莓、皮革及一丝丝泥土气息。那一晚,一支2010年的老托特,薛公和我两人真正是细细品味,酒体纯真,层层推进,酣畅淋漓。

 

 

frc 0aacd7a88ed63fbafdd39e2990708996

 

 

后来我在拍卖会遇见两次老托特1986年和1993年的,毫不犹豫收入囊中。其中1986年的标贴在本来黑色的基础上加上年份久远根本辨不清楚。为了去应付几位来自内地自恃懂酒的朋友,干脆把标贴揭去,当晚他们确实喝出了好的气息并知道不同凡响,根本无法否认这与顶级豪酒分寸不让的英雄劲。我就是不想透露老托特好而不贵的真实价格,即便三千贵客盈门,老托特绝对也能抵挡家门不被吃穷喝垮。因为老托特的酒名从来不会在豪酒高价榜上出现。

 

在疫情禁足的前一周,薛公和林兄专门带我去了一趟波尔多,车轮越多波雅克,波美侯,还有这老托特的圣爱美隆,从传说中走到眼前的片片葡萄田地,在我这是第一次来瞻仰,此种情景对于酒徒来说,看每一块田的牌子脑中便掠过那支酒和酒标,口腔内便回味和翻滚着不同酿酒师手笔下的不同梅洛或赤霞珠的味道。

 

疫情封城第十八天,我挑了一支老托特打开,想起了在法国有薛公这样的朋友及受他的影响,对各种酒的认识之深。他住塞纳河的中游岸边,我则在偏上游的塞纳和马恩河交汇处,一衣带水,举杯遥敬!

 

真正的好酒之人不为虚荣只为酒好,一口入喉,灵犀相通。古今美谈皆薛公,知己者老托特,良有以也。

 

(图片由蒋山青提供)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蒋山青,首发于 微信公众号 “蒋爷说酒”,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