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发]巴黎终于(又)被“封嘴” :我们都已发疯了吗?

[本文首次发布于2020年8月29日。值此2022年元旦巴黎再次被“封嘴”之际,重新发布,旨在帮助人们在接受政府防疫指令的同时激发一些独立的思考……]


099 masque

 

 

 

2020828日,法国新增确诊感染人数7379人,但新住院人数并无任何增加,全法国重症患者总计387人,没有任何新增死亡人数……

 

另据法国公共卫生署(Santé publique France)公布的数据,法国全国平均每天死亡1671人,其中419人死于心血管病,460人死于癌症,110人死于呼吸道疾病,27人死于自杀,10人死于交通事故;

 

而今年81日至1515天之内,因Covid-19新冠病毒而死于医院的人数为:每天8.3人!

 

面对这些数据,难道真的还有必要对这一病毒和被它感染保持那种歇斯底里的近乎病态的恐惧吗?人类什么时候能从愚蠢或过度的自私与精明中戛然而止,回归理性的自然?

 

 

frc 314ff55ef1e97c6de009af0b0906440e

 

 

作者儒思忧© 法兰西360

 

 

 

巴黎终于被“封嘴”了!

 

(2020828)今早一醒来,第一件事,是隔着窗户数了一下从我窗下经过的戴口罩的人数:居然100%行人都“有”口罩!

 

我说“有”,是因为其中有几人大概是“不情愿”的“应付者”,也就是为了不违法而勉强把口罩按在鼻子底下,有一位小伙子,更是公然把口罩只“悬”在一只耳朵上“挂”着,从街对面原来“La Hune/桅楼”书店的橱窗前扬长而过……

 

我心里一阵紧张:真可怕,法国人已被恐吓到这一程度……(当然这句话也可以说成:法国人的“守法”意识真是高……)

 

不过,问题不在这儿。

 

值得令人惊讶和深思的恐怕是:这场“疫情”也许正在“变味”,正在往“疫情”以外的领域蔓延,而且真的在潜移默化地改变许多东西,包括任意剥夺个人自由的专制制度在法国“复辟”的可能性……细思恐极!

 

 

frc 9484d5868008f3d765c5e609ae652b34

 

 

关于戴口罩,我的基本态度还是:

 

第一,口罩对于防疫绝对有用,而最有效率的防疫口罩使用,是强制规定医生和病人必须使用(即法国和许多西方国家先前的口罩“理论”);

 

第二,健康人戴口罩是一件绝对没有坏处的事,但对于防疫的实际效用,目前(从电视里“专家”们互相矛盾的说法看)至少在法国医学界似乎没有一致公认的结论,还有待于科学证明;

 

第三,有鉴于此,对于健康个人自觉选择在任何场合戴口罩,都是无可非议,应当尊重;

 

第四,对于“专家”和执政者,在疫情状态下,如何主张使用口罩,是一个涉及社会管理理念和是否对全社会负责的极其重要问题;

 

疫情当下,专家和政府需要尽一切力量抗疫,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专家和政府的任何主张都会直接关及民众的行为,并立即产生包括影响疫情在内的严重后果,因此,必须保持基本的理性与谨慎。

 

例如,在产能或库存不足的情况下,出于抗疫效率和社会安全而选择“病人与医务人员必须戴”,还是以健康人戴口罩没有坏处(既可把责任推给民众个人,而且又能迎合民众心理)为由而不顾社会经济后果,主张“人人必须戴口罩”,这两者对社会(甚至疫情控制)可能带来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今年二月至六月份在法国和全世界上演的“口罩战”场面还历历在目,自不待言……

 

对于法国政府昨天宣布、从今天起开始实行的巴黎市和郊区室外人人必须戴口罩的措施,说句实在话,实在是一个画蛇添足的令人失望的措施!

 

如果说在巴黎地铁和封闭公共空间必须戴口罩是必要的,也是可以接受和认同的防疫措施话,那么,时至今日,还(或“才”)要求在巴黎室外必须戴口罩就是一个多余的、无科学依据、无效率,甚至愚蠢的决定,其目的纯粹是哗众取宠,以这一毫无办法证明效用的“花招”来博得已被媒体恐吓得失去理性思考能力的民众的好感…

 

因此,这一措施不得人心,受到愈来愈多的人的抵制,也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frc 0b9324e9dbe963ef2a2c4c3d07557078

 

 

这不,巴黎警署昨天傍晚发出的这一“命令”还没过夜,就在反对声中在今天一早就改口了:原本规定一律也得戴口罩的骑车和跑步者可以不戴了……这种出尔反尔的“夕令朝改”岂不就是不严肃,跟政府自己的公信力开玩笑的自杀性行为么?!谁还能相信政府的言辞?!

 

所以,和许多巴黎守法“良民”一样,我既不准备违法,也不愿支付135欧元的罚款;所以,我庄严决定,从今天起,准备穿运动装出门,一见到警察就开始跑步,这样至少还能合法免戴口罩……

 

 

frc d54776229d83d3307fd8f3fee727e7cf

 

 

这一行为,并不是“自私”,不讲“公德”意识,或企图把自己可能已经感染的“病毒”传染给别人,而是希望向人们传达一种作为理性人类一员对政府任意作为行为的担忧。

 

这一担忧就是对目前法国某些“专家”和当政者“过度抗疫”政策以及人们对这一病毒和“被感染”恐惧的深刻质疑。

 

有人到今天还把“新冠”病毒视为“洪水猛兽”,总以为一“阳”、一“确诊”就是世界末日一切完蛋…..其实这十分可笑!

 

许多人对法国每天播报的所谓“确诊”人数害怕得魂不附体,以为“第二波”已到,天就要塌下来。

 

其实,无论是“专家”、执政者,还是普通人,现在都应该冷静理性地思考的一个问题是:“被感染有那么可怕吗?”或者:“感染了又怎么了呢?”

 

据法国公共卫生署2020828日公布的数据,法国24小时内新增被感染者7379人,创下3307578人以来的第二高记录。

 

有人只看这一“确诊”数字,就被吓得六神无主,真是可怜之极!

 

 

frc eb649f8d2225185e12ac49f1e6f8037b

 

 

然而,事实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第一,虽然,“确诊”人数“爆发”,但是,新住院人数并无增加,按法国公共卫生署的报告,828日法国全国的重症患者总计387人,没有任何新增死亡人数,3月份以来的累计死亡人数依然维持在三万人左右(30596)

 

这便意味着:昨天被确认感染的7379人中,绝大部分人毫无感觉,与正常人完全一样;充分证明了人可以(而且只能)与这一病毒共存;而这种“共存”状态其实早已开始,只是因为此前的检测数量少而被发现得少而已!随着大规模检测的推展,“确诊”人数的增加是必然之事。

 

第二,许多人所津津乐道的这个“确诊”数字,早就在疫情初期,被法国卫生部卫生总局的那个光头局长杰罗姆·萨洛蒙(Jérôme Salomon)明确指出是一个“毫无意义、丝毫不反映疫情严重性的”数字,因为它是以检测的人数为基数,检测的人愈多,数值一定愈高;这是一个为了统一各国统计口径而使用的一个数字,与病毒疫情的真正严重与危害性没有太大关系;

 

按照萨洛蒙当时每天在电视里的解释,真正值得关注的数据只有2个:一是死亡人数,二是住院治疗的重症人数……

 

而据不少专治新冠病的法国医院反馈,尽管近一段时间以来,所谓“确诊”人数回升,但最近2个多月以来,许多医院的专设床位早已空荡荡的,没有病人,迄今为止的全国重症病人只有387人!

 

这说明,经过半年多的演变发展,这疫情与330日发生7578人感染确诊时的状态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何必还要大惊小怪抱着每天新增“XXXX”的这个毫无意义的数字在那儿愁眉苦脸、痛不欲生或在那儿把它当令箭恐吓民众呢?

 

这种毫无意义的恐惧完全反映了一种不正常的病态心理,一种虽未得病却早已被病毒(或某种别有用心的宣传)击败的不健康心态。

 

 

frc 94cf5fb31c258ec56e94999befc2901d

 

 

这一由媒体、“专家”和执政者人为造成并维持的绝不正常现象已经开始引起愈来愈多法国医务界和其它各界人士的高度警惕和不满,正在以各种方式发声,引起人们的关注与思考。

 

这几天,一封由马赛“地中海区际烧伤医疗中心(Centre Interrégional des Brûlés de la Méditerranée)”医生路易·福歇(Louis Fouché)起草的信在脸书等社交媒体广为流传,它对媒体、某些专家和法国政府对当前疫情的应对方式提出质疑,甚至追问“我们是不是都发疯了(Nous sommes devenus fous)?”;他认为了解疫情必须考虑目前病毒的“bénignité/轻微性”这一特征,呼吁医务人员“行动起来”,把我们的同胞们从对病毒的无端恐惧之中“解救出来(libérer nos concitoyens)”,并以医学和科学为上的方式来讨论疫情……

 

路易·福歇医生还在他的信中提供了一组很有说服力的数据:根据法国公共卫生署(Santé publique France)公布的数据,法国全国平均每天死亡1671人,其中419人死于心血管病,460人死于癌症,110人死于呼吸道疾病,27人死于自杀,10人死于交通事故;

 

这是全法国每天的平均死亡人数。

 

而今年81日至1515天内,因Covid-19新冠病毒而死于医院的人数为:每天8.3人!

 

因此,对于每个人来说,对这样一个死亡率并没有增加、绝大多数感染者都没有感觉,甚至既不影响被感染者生活,也不导致求医人数增加的病毒,在经过半年多的防患和治疗应对之后,难道真的还有必要把它视为洪水猛兽而产生近乎病态的恐惧吗?还真有必要把“被感染”看得那么严重吗?

 

某些“专家”的责任与其在电视和媒体信口开河,宣扬比“政治正确/politiquement correct”更蛊惑人心的“卫生正确/sanitairement correct”,还不如回到医院,做好充分准备,接治出现症状的那些病人,研制更有效的治疗方案,尽最大可能减少死亡……

 

对于执政者,与其出于迎合选民需要而炮制“强制人人室外戴口罩”之类的华而不实、没有科学实效的“花招”措施,还不如切切实实地筹划准备充足的医疗资源、促进研究疫苗和治疗方案,为那些出现症状成为病人的公民提供更可靠的治疗保障……

 

因此,本人认为,包括法国政府在内的各国政府,在明知这个病毒已不可能被“斩尽杀绝”、同时也基本了解了它的致死率和可控性的今天,还依然盲目地听信某些“专家”,采取不切实际的过度措施,无疑是自找死路,是对公民和社会的绝对不负责任:试想,如果听凭政府随心所欲、不加论证地采取过度措施,有多少企业和家庭将被莫名其妙地置于困境和死地?这难道是“抗疫”的最终目的吗?

 

人类应该战胜疫情,但更应该回归理性。一个没有病毒、沒有病人、没有死亡的世界是不存在的……

 

 

(图片来自网络)

 

frc 4dfbe79334f351a237e21b4b88b3eed2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ef541717bbf359fec5da94dfb7f0a7d3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