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青钢|象形与图文诗

DU Qinggang 1800 x 600 px

 

 

 

咖啡馆位于长江边,旁一元路,原名爱丽宫,九十二年前,来过一位法国诗人,也是外交官,叫克洛代尔,喝过奶咖啡,他登上三楼,落居景泰宾馆。白云悠悠宽江面,开窗但见黄鹤楼。诗人欣然令笔,半年间写出《认识东方》三分之二的篇幅,武汉的酷热却负面了书中的某些意象,三处“烈暑难当”都说的汉口。

 

今日咖啡店里人不多,绕半圈,我才发现一个弄笔女孩,另外四五位在谈生意,高举的手机比砖头还大。在女孩的桌上,摆着一本书,细眼瞧,是阿波利奈尔的《图文诗》。

 

 

 

DQG03 calligramme

 

 

 

我心头一颤,我带了同一诗人的《醇酒》。此二集如双胞胎,对法国现当代诗歌产生了重大影响。我犹豫几秒,落座女孩对面,点一杯拿铁,读会书,写几行字。这次回汉我肩负一项伟大使命:三天后登船去三峡,以汉字为轴,给法国高端代表团做三场学术讲座,克洛代尔是我演说的一个要点。此刻我借故楼之情态,润几抹感性色彩,相当于田野研究。确切说,叫实地感受。

 

大概写累了,女孩抬起头,凝视江对岸。我扫她一眼,暗叫一声:“真美!”  抿几口咖啡,我稳住了心态。女孩随来一瞥,我微微一笑,高高举起《醇酒》。对方定眼看,绽出两酒窝。

 

我操法语搭讪 :“Enchanté mademoiselle, Mon cœur saute comme une flamme renversée(很高兴见到你,我跳动的心宛若一朵颠倒的火焰)。”

 

此乃《图文诗》中的名句,最后刻在了诗人的石棺上。

 

为了献殷勤,我做了一点手脚。女孩欢快回复:“你喝的这杯咖啡,苦得像我的命,我喝掉的命,比这咖啡还苦。”这几句引自《醇酒》,女孩也做了手脚,用咖啡取代烧酒,苦为烫,人称变了一处。

 

 

DQG03 alcools

 

 

我兴上加奋,随口探问:“可以近距离讨论吗?”女孩郎答:“远离北坡,热烈欢迎。”头一句有点怪,我没细究,拿起家当挪过去。面对面交谈更亲切,须臾得知,女孩在武大法语系读硕士,论文题目叫“象形与图文诗”。以阿波利奈尔为基点,研究名与实的交合,兼及克娄岱尔、米修、蓬热,皆为二十世纪的著名诗人。针对游轮上的讲座,我提出几个问题,女孩梳理片刻,娓娓道来。

 

近一百多年,寻找失去的伊甸园扬起很多法国诗人的梦,表现在语言中,则设法密切符号与所指物之间的关系。也叫返璞归真。索绪尔率先发现,论名实连带,拼音文字随意而约定俗成。法语的soleil与太阳缺乏实据关联,最初若用它指地球,地球也可叫soleil。

 

汉语则不同,“日”与太阳象形,六书中的会意又诗化丰富了名实交往。于其中法国诗人窥见一条返回伊甸园的路。克娄岱尔更上一层楼,在法语中也找到几个象形词,比如Locomotive,它有三个轮子(o),t状烟囱,i上飘费一团烟,那是内燃机火车头。蓬热写Table(桌子),第一个字母总大写,因为T像独脚圆桌的截面图。在《牡蛎》一文里,作者特意分三段,一二均等,偏长,象两片贝壳之形,末尾的短句状偶尔可见的珍珠。最后喊出一个响亮口号,《站在物一边》,削去作家过度的人本多情。米修重神似,向往汉语组句的广阔空间,晚年的诗多用名词句,试举《时刻》:

 

            平面   低谷   小溪

            阴坡   白羊   高塔

            沉寂

            光明   片域

            这便是道,我依附她

 

颇有马致远“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的意韵。相对于法国诗人,米修对《道德经》的理解最深,多次妙解汉字。阿波利奈尔更实在,把诗文排成不同的图案,常见的有鸽子、喷泉、戴帽美女、埃菲尔铁塔等等。

 

 

DQG03 flemme renversee

 

 

表里最如一的,是上文举的火焰诗,作者用“我的心宛若一朵颠倒的火焰”的法语字母排成一个心形,也像倒过的火苗。如此经营,难能可贵,好到哪去似乎说不上,毕竟象形不是拼音文字的特长。系统取消诗中的标点却是阿波利奈尔的一大贡献,虽然第一个吃螃蟹的是马拉美。一路讲来,女孩声语清丽,胸脯起伏,目光如炬,我真诚敬佩,响亮鼓掌。

 

美女欢欢一笑,喝口橙汁,锦上再添一朵更美的花:在中法文字之间,我最近又有一大发现。汉语的“月”是个象形字,《说文》称为太阴,或曰阴极。“月”去两条腿却是“日”,阴阳同体。这等交合也隐于法国的lune(月)之中。法语表阴阳性主要靠冠词,阳性用le和un,阴性用la和une,外加词尾字母e:

      Je suis content男我高兴;

      Je suis contente女我高兴。  

      La lune也可称太阴,因为法语的三大阴性标志都聚在这一词中,有定冠词la,不定冠词une和阴性符标e。阴中又含阳,lune抽出中间两字母,可重组le和un,两个法语阳性冠词都在,堪称上阳。中法之间的深层共鸣由此可见一斑。

 

我脱口高赞:“高高高,妙妙妙,盘古开天地,这是原始创新!”暗中我欣喜:船上的讲座会更精彩。又自警:绝妙之处,一定要说明来处。女孩笑得像马兰花。

 

为了自显,我补充两点。最早关注拼音象形潜力的作家是雨果,他在《游记》中写道:“字母Y景观缤纷意味深长。树是一个Y,公路交叉是个Y,两江合流是个Y,牛羊头顶Y,高脚杯如Y,百合花像Y,痛苦的人伸手祈求上帝张出一个Y。社会人群世界都在字母里,那是人类的源头。” 

 

这一段话写于1872年,很可能受了汉字的启发。五年前,美女诗人俞蒂德出版法译汉诗《玉书》,附中文,送了一本给雨果。文豪回信说:“读了你的译作,启迪多多。”在沃日广场的套房里,雨果布设了一间中国厅,墙上挂字画,有日有月,还有一个繁写的象。那是雨果接待贵客的场所,去的最多的是诗人高缇耶,他是俞蒂德的爸爸。还传说,俞蒂德与雨果有一腿。到了二十世纪中叶,诗人雷里斯匠心独运,像俄罗斯套娃一样,把MOUR叠入A中,喜得一系景象:恶性循环墙上的瓮中岩石嵌入双腿人形梯。这便是“爱”(AMOUR)。此刻的象形已染上超现实主义色彩。接下来,雷里斯又与华人黄某合作,翻译了《道德经》。在我眼里,那是老子在法国最好的译本。

 

 

DQG03 judith gautier portrait

 

 

 

女孩激动起来,连连说我提供的信息极其珍贵,为她写论文打开一扇新窗口。我大受鼓舞,急忙给出出处,又推荐两本参考书。某一刻,女孩含情看着我,脉脉说:“武汉大学与法国合办了文学博士班,门坎有点高,得到奖学金却可去巴黎留学三年,值得一博,希望几个月后我们在珞珈山见。”我一个劲点头,热眼对视,发现女孩右鼻翼旁长了一颗痣,神态与我外校的女同桌有点勾连。

 

太阳向西坠,江面拉响长长的汽笛,女孩看看表,惊叫:“哎呀呀,今儿来听一个重要讲座,和你一谈,全忘掉,开始了一刻钟,就在隔壁,我得赶过去。”  

 

急急说了再见,我才记起,还不知道女孩叫什么名字。正要喊,人醒了,原来是一场梦。却高度清晰,里外真切。两人的对话基本出自我刚写的一篇论文,讲座属实,咖啡馆就在父母住地附近,我常去。中法日月说却是天赐妙语,我拿出笔本,认真记下。翌日过了早,我打电话咨询,武汉大学果真办了中法文学博士班,第三届已启动,我立马去实地报了名。面试安排在半个月后,据说很严,主考官是法国知名教授勒瓦阳。谢天谢地,谢长江,后天登上游轮,我可与法国贵宾说一周的法语。那是最佳备考。团里有两位文学大咖,一个叫索莱斯,另一个叫克里斯蒂娃,还是夫妻。

 

—- 杜青钢,2021,11,7

 

 

《左岸右岸 故事法国文学》一书(杜青钢、程静教授著)的几个不同价格的下单链接,供读者朋友选用:

 

 

微店:29.25 元人民币

 

DQG01 8 QR Weidian

 

 

京东:36.00元人民币

 

DQG01 8 QR jingdong

 

 

 

当当:22.50元人民币(限时)

 

 

DQG01 8 QR DANGDANG

 

 

 

 

以下为本站广告

 

 

QR Code Abonnement FALANXI360

 

frc 7558a885628922ff4e05e56050292415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杜青钢,首发于 微信公众号“武大杜青钢”,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