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青钢|鸭蛋与法国文学

DU Qinggang 1800 x 600 px

 

 

天一亮,我去湖边朗读法语。四野灰茫,周日欢畅。过一会儿,飘来一响亲切声音:“小兄弟,你会外语?”我掉头一看,是老杨。他在大队放鸭子,五十左右,戴眼镜,乡亲们都说,他读过大书。时日艰辛,知青们只看重他的咸鸭蛋。我放下书,热情回复:“中学上武汉外校,我学了六年法语。”老杨说:“法国出了很多大作家,对中国友好,周总理在那留过学。”末尾关切问:“这书里讲的什么?”我认真回答:“是一本原文教材,复印版,高年级用,说万尚一家游览巴黎的故事,一共36课,9个单元后面附了大量的名作选读。”

 

 

 

DQG05 1 pont neuf2

 

 

老杨两眼闪烁,右手直抖,恳求道:“可否说一课?”我连连点头,翻几页,节译第九课:“ 流经巴黎,塞纳河上架了33座桥,最老的是新桥,建于1578年,一度很热闹,桥上书摊栉比,有人吟诗,有人作画,有人杂耍,还有拔牙的。《大遗言》卖得最火,维庸销声已百年,风中仍飘荡着死囚的歌。在《见闻录》中,雨果写道:书耀新桥上,知识居心中,河水绚自由。历史高声说,仇恨书的地方一定是人类最暗的角落。” 文豪在骂拿破仑三世,又像说的别处。那时节,除了毛著与马列,我们身旁所有好书都标为毒草,见了就铲,拿到便烧。此刻一本洋教材也成了稀世珍宝。老杨要去课本,仔细翻阅,欣然称赞:“图文并茂,精品!精品!” 还我书时,轻声问一句:“想去鸭棚吗?”我急切回答:“想去,很想去!”老杨说:“明天收了工,我等你。我们互通有无,你说法国课文,我讲中国历史,搭配唐诗宋词。”

 

鸭棚建在牛口湖边,水面二万亩,住地三十平,通了电,围了树,衔接一方可囤千只鸭的大院。晃它一眼,活像水边桃花源,离我们知青点才六七百米。老杨是来改造的,缘由不详,因救过公社书记的幺儿,当了鸭倌,那是大队最美的公差。我赶去时,晚饭已做好。有鱼有蛋有白菜,鱼是老杨摸的,黄灿的鸭蛋炒了一盘,我大快朵颐,他一口不沾,说是吃伤了。见我狼吞虎咽,他洋洋得意,两眼笑成一条线。

 

 

DQG05 2 etranger

 

 

蛋足饭饱,我收拾小桌,洗了碗筷,老杨泡两杯茶,那是他的酷爱,堪称黑夜一点光。闲聊片刻,我逐句讲解一课,末了翻译加缪的《局外人》片段。老杨评说:“这几段写得很冷静,文贵留白,有些话,只说一半更有力度。”这一特征被罗兰·巴特归纳为“中性写作”,一度风靡世界。我觉得,留白比中性更生动。巴特也是人杰,想一圈,又起一个名,叫零度写作。后来变成作者之死,影响更大。这些都是后来知晓的。月儿圆圆走,虫儿弱叫声。老杨喝一口茶,拿出《史记》,庄严讲起三皇五帝。但见他,阴阳顿挫,神采飞扬,一瞬年轻十多岁。晃眼到了子夜,明天要出早工,我依依不舍,也得告辞。老杨说,等一会。随即走到鸭棚东角,挪开矮木柜,露出埋在地下的大缸,里面摞满咸鸭蛋。他找出旧塑料袋,给我装了十个。真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第二天,我在知青点偷偷煮两枚,一口气,吃了六两饭。那蛋不咸不淡,出红油,带鲜味,别处的,我吃过,都没老杨腌得好。难怪知青们都跟着他跑,经常为他偷采茶叶,两个洋瓷杯也是他们送的。在经济上,老杨颇为拮据,做饭缺佐料,人少时,到处捡废纸,像乞丐。我带了三十元,比较富,六一那天,我送给他十沓信纸一瓶墨水,还买了一瓶酱油。老杨连声道:“知交,知交,忘年之交,能动一动笔,日子更好过了。儿童节是我的福音。”还有应时的佳讯。粉碎四人帮后,国家拨乱反正,老杨收到几封公函,脸上不时泛出微笑。

 

 

 

DQG05 3 chateaubriand 1

 

 

 

文学与鸭继续合唱。在鸭棚里,我一周吃一二次饭,经常有鱼,加了酱油味更美。才半年,鲜鸭蛋我也吃腻了,咸的迷恋如旧。法国人也以食为天,原版教材经常讲吃,第七单元详细介绍了夏多布里昂牛肉的来历。还道出一个有趣细节:雨果吃橘子不去皮。给老杨说课,我更加用心,单元后的文学选段,我精雕细琢,全文译出,合计五万多字。拗口时,老杨帮我改一改。他还有一长,课文冒个点,他举一反三,可以连成一片,依托中国,从日本讲到美利坚,偶尔在阿尔巴尼亚刹一脚。遇到新知识又谦虚无限。在嘎嘎的鸭叫声中,我们生动认识了巴黎,识得二十几个法国作家。当时罕见的有维庸、龙沙、拉伯雷、蒙田、马拉美、纪德。老杨感慨:“蒙田说得好,生之本质在于死,只有乐于生的人才可谈去死的烦恼。死囚维庸都能扬名天下,劳改犯我更该努力。”交换了十个月,三十六课全讲完。《史记》告结,老杨又把中国历史给我拉了两遍,教我背了几十首唐诗宋词。不知为什么,那时学的东西,记得特别牢。

 

1977年秋,全国恢复高考,由老杨指导,我突击一个半月,以高分考入心仪的大学。历史我全省第二,法语99分,全国第一。我入学半年,老杨平反,回到武大做历史学教授,迅速闻名世界。昨天又到儿童节,一如既往,我带着市面买不到的新茶,去珞珈山拜望老杨。恩师白发童颜,手脚自如,思路清晰,见了我欣欣嚷:“维庸三十二岁匿迹,我大他三倍多,还四处跑,八方亮相。当年对巴黎的了解成了我走向世界的一块跳板。”我连声高呼,人生脆弱,杨老万寿无疆。如同在鸭棚,老杨两眼笑成一条线。保姆上了茶,师母柔声透露,二个月前老人家为我腌了一罐来自牛口湖的土鸭蛋。

 

杜青钢

 

《左岸右岸 故事法国文学》一书(杜青钢、程静教授著)的几个不同价格的下单链接,供读者朋友选用:

 

 

微店:29.25 元人民币

 

DQG01 8 QR Weidian

 

 

京东:36.00元人民币

 

DQG01 8 QR jingdong

 

 

当当:22.50元人民币(限时)

 

DQG01 8 QR DANGDANG

 

 

以下为本站广告

 

frc ccdf745ce58ba8c023d08c8bde5f04ad

 

frc 1e9ccabaca0111a9b9484b0295cae191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杜青钢,首发于 《左岸右岸 故事法国文学》,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