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德斯鸠与黄嘉略

孟德斯鸠与黄嘉略

      

       1689年1月18日,孟德斯鸠生于波尔多的一个法官之家,哭几声,落入城堡,享尊处优。法国有个习俗,孩子出生后,要找个教父,家里给他找的却是个乞丐,叫夏尔,无声告诉孩儿穷人是你兄弟。用心良苦,独树一帜。我看到的,却是一缕中国智慧,那叫阴阳互转,以贱养贵,如同我们用狗蛋二傻之类的称呼亲生骨肉。

       这么一扯,我突然发现孟德斯鸠与中国还真有缘分。以1713年为界,在所有法国作家中,他与中国的交往最实在。这一年的10月20日,由弗雷莱引荐,孟德斯鸠认识了黄嘉略,长谈三小时,密密麻麻,记了九页。临走说:今天很愉快,收获巨大,过几天,我再来拜访。黄嘉略两眼闪烁,抱拳高拱手,激动时,总显华夏本色。

      这黄嘉略便是第一个定居法国的华人,1679年生于福建莆田,自小奉天主,23岁随法国传教士赴罗马,1706年落户巴黎。几年后,娶了一位法国女郎,生一女,却因肺结核37岁病故于塞纳河边。妻子先他而去,女儿只活了20年。

frc 8a31a36c2f0be914da18806905272c3e

      十年间,黄嘉略承担了几项重要任务:给国王路易十四当中文翻译;编写法汉词典;撰写汉语语法;整理皇家图书馆一千余册中国图书。顶头上司是皇家总管比尼昂,也是学者,他不定期给“小中国佬”发生活费。

      黄嘉略生于富实之家,读过四书五经,国学水准相当大专,独自写书有难度,且用法语。受皇家委派,青年学者弗雷莱和傅尔蒙帮他编词典、写语法,也叫指导,顺便学习中文。到最后,老师消隐,学生二人成了欧洲的著名汉学家。

      临终前,黄嘉略整理好了皇家图书;词典凑了五百多页;汉语语法基本完成,某些篇章在外传阅,但没出版;路太远,无人来自中国,说是国王的翻译,十年间,他一次都没上过场。却有一个好习惯,写日记。那零零碎碎为研究中法文化交流史提供了宝贵的第一手资料。

     随后的一个半月间,孟德斯鸠七登黄门,长谈五次,最后整理出27页的会谈记录,题为:我与黄先生谈话关于中国的若干评述,刊入《孟德斯鸠全集》地理二。这一段经历对孟德斯鸠的创作产生了重大影响。

frc e75fd1ff00bc4ad3a9f2d8579df7d20a

      法国学者马松认为,黄嘉略不仅为《波斯人信札》提供了创作灵感,还是该书主人公的原型。请看第三十封信:初到巴黎时,我被视为天外来客,男女老少无不以目睹为快。我一出门,所有人都趴在窗上看我。我到杜伊勒里宫,四周立刻围上一圈人。如此殊荣不免成为一个负担,我不认为自己如此稀奇。于是,我脱下波斯服,穿上了西装。

      此乃黄嘉略开初亮相巴黎的具体情境和切身感受,他买西洋行头的账单保存在巴黎档案馆。第一次见面,黄嘉略和盘托出。孟德斯鸠哈哈大笑,连连说:围观有趣,有趣。七年后,他给黄嘉略披上了波斯服,又加两撇小胡子。

      在《波斯人信札》前言里,也有黄嘉略的身影,作者说:书中写的那些波斯人,曾跟我住在一起,朝夕相处。他们把我视为另一个世界的人,对我什么都不隐瞒。亚洲人了解法国风俗更容易,因为我们喜欢敞开心扉。

      我问过两位孟氏专家,说口一致。孟德斯鸠没去过中东,没有交结波斯朋友。亚洲人,只交往过黄嘉略,虽没住一起,也称得上朝夕相处,有问必答,开诚布公。最长一次,孟德斯鸠在黄家待了七小时,晚餐他请客,去附近小馆吃牛排。虽居要职,黄的薪水并不高,常常要去索要,像讨口。对他来说,吃肉如过节,总要记一笔。

      《论法的精神》有31章,论及中国的,占了21章,53节。专论中国的有十节,如,子罪父坐,中国礼仪,中国政体的特征等等。所占的比例比较大,其中一半的论据来自《我与黄先生谈话关于中国的若干评述》。我略感欣慰,在举世闻名的大作里,默默无闻的黄嘉略终于留下几道痕迹。

frc 5c1eb390dd7d08ce7518f54422b8c4db

      黄氏日记只找到一年的,薄薄一本,始于1713年10月19日,止于1714年10月5日。就人而言,除了弗雷莱、傅尔蒙和比尼昂,黄嘉略一般只写自己,孟德斯鸠每次来,他都记下,可见友情不一般。最后摘录两则相关日记:

      “ 1713年12月4日,拉布莱德先生(孟德斯鸠袭爵位前的名称)与我告别,其父过世令他十分伤心。1713年12月5日,拉布莱德先生今日动身去波尔多。说好了,回来继续聊。他要写一本大书,将飞黄腾达。”  最后一句,是我从别处移过来的,属于嫁接,表达了黄嘉略的真诚心愿。最后变成了事实。

frc 4f53ac1d88a78f54e952bd4f85bce323

 

—- 杜青钢,2021,7,26。本文的许多史料和数据取自许明龙先生的《黄嘉略与法国早期汉学》。我认为,这是国人研究法国最杰出的一部著作。该书写了20年,是作者从各个档案馆、资料中心捞出来的,属于原始创新。我一字一句读了两遍,也许还会读。衷心感谢许先生。又记:《一凡教授》(海天出版社)已上当当和京东,请大家多支持。链接在下,感谢了。

                  https://product.dangdang.com/29271716.html  

frc 04a13366fc2ac9fb31edd006fae3a59f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杜青钢,首发于 微信公众号 “武大杜青钢”,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