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波卖军火

兰波卖军火

     

      与魏尔伦折腾两年,兰波幡然觉醒,在欧洲转半圈,放弃诗歌,去塞浦路斯当监工。又往返亚丁湾和埃塞俄比亚,帮人贸易咖啡。还找了个当地女人,叫玛丽亚姆。在给母亲的信中,兰波写道:我想结婚,想要个儿子,我要过体面生活。这一切,都离不开钱。他开初的薪水不高,后独立经商,小挣一笔,还没达到理想的额度。

      终于来了良机:同胞拉巴图做军火生意,已成气候,为扩大业务,拉兰波入伙。此刻是1885年,埃塞俄比亚皇帝与肖阿国王梅内利克在争江山。拉巴图计划从欧洲为梅内利克购买一批枪支弹药。兰波欣然同意。回家后,拿钱送走了玛丽亚姆。

      11月底,他赶到塔朱拉,联系好港口,筹备了驼队。三个月后,拉巴图到达,带来2040只枪,6万发子弹。却遇到一大难题。英法才签一项协议,禁止进口武器。但两人的生意始于禁令之前,有个空隙,便给法国外交部长写信,几度周折,获得了许可。

      一切就绪,拉巴图却病倒了,患的癌症,被迫回法治疗,翌年十月去世。兰波又四处奔波,获得法国总领事正式担保,带着拉巴图的委托书,联系上著名法商索莱耶,准备结队穿过危险区 ,人多更安全。突然间,索莱耶又脑血栓,抢救半日,一命呜呼。却有两声佳音,在巴黎,《风行》刊发了兰波的散文诗集《彩图》和《地狱一季》。赞语飘飞,呼声一片。

frc b0f5df8131c9e7424ed992679464294f

      1886年10月,兰波独率驼队踏上去肖阿国的征途。出骆驼五十二峰,武夫37人。顶着高温,几过沙漠,披荆斩棘,走了两个月。还好,没有遇到劫匪。抵达约定的安口贝,国王为争夺哈拉,领兵打仗去了。

      兰波只有等待。拉巴图当地的妻子,人称寡妇西闻讯而来,加一债头,随一帮骆驼主。钱没到手,都来要款,个个狮子大开口。兰波断然拒绝,官司打到国王总管那,总管偏袒当地人,勒令兰波如数奉还。随后得知,梅内利克已获胜,将回恩托托。

      兰波率驼队去新归地,国王凯旋,对武器已不迫求,他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由是已签的合同,且主谈已故,有油头,国王接过单,大幅度压价,又说拉巴图欠他的钱。此调一出,真真假假,围来一群要债人。付款钱不够,兰波只能拿汇票,去国王表弟那兑现。

frc d9c4525703c48d6f0f67a44cbdc173b4

      表弟驻扎哈拉,还有很长一段路路。兰波与探险家薄何里结伴,征得国王同意,走一条新道。带了家仆吉阿米和三个荷枪保镖。一路际遇迷人,风光奇艳,两人详细做了记录。行走三周,抵达哈拉。几度折腾,兰波终于兑回了钱。随后去开罗,把钱存入里昂信贷。又在当地的大报上发表路途日记,获取了些有利经商的文曲名声。

      回到亚丁湾,兰波向副领事做了专题汇报,苦苦说:我该得的份额,损失了60%,还不算二十一个月的非人劳累。随后给母亲写信:也许骑马太久,我的左膝很痛,右肩两腰大腿也疼。长久未得讯息,巴黎传说兰波已病故。为此魏尔伦写了一组诗,又在《今人》杂志上发表兰波生平,以此悼念。

frc acb27e0a4d87dfcd965d520a8f2b3ce7

      1888年,兰波返回哈拉,设贸易站,做巨商舍塞尔的代理,主营咖啡、兽皮、棉花、香料、象牙、黄金。一路得风顺水,又挣一笔钱。对兰波,大伙评价如下:人聪明,爱嘲讽,很少说自己的过去,生活简朴,在生意上,以精准坦诚坚毅闻名。

      膝盖却越来越疼,手臂也肿了。兰波感觉不妙,结清账目,关掉代理点。很快走不动路,当地医生无策,建议尽早回国。家仆做好担架,一路颠簸,把主人送回马赛。母亲赶来精心照顾,病情却一步步恶化。截去一条腿,癌细胞加速扩散。1891年11月10日10点,兰波撒手人寰,年仅37岁。

frc 15d0cae97c936a2c6585db62507e7abb

      走的前一天,他口述,让妹妹写了一封信:经理先生,请把阿非拿尔的服务费寄给我,我已完全瘫痪,动不了,明天想早点去,告诉我几点最好,我让人把我抬上船。临死,他想的还是生意。弥留之际,又嗫嚅:吉阿米,记住,还有几股,几根,牙,牙,我的。此刻已没有诗,兰波说的,是象牙。

—- 杜青钢,2021年10月10日。

《一凡教授》(海天出版社)已上当当和京东,感谢支持。

购买可直接点击以下链接:

https://product.dangdang.com/29271716.html

《字行天下》:

https://item.m.jd.com/product/11773169.html?utm_campaign=t_1001328990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杜青钢,首发于 微信公众号 “武大杜青钢”,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