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琳(MW)大师,你家的牛是不是又跑了?

[本文最早于2020年6月13日发布于被OVH大火烧毁的老站,2022年9月4日重发于新站]

 

 

刘琳是全世界75亿人口中迄今仅有的394位有资格在姓名之后加上“MW”标记的人之一;也是获此殊荣的第一位中国籍女性……是葡萄酒界一位名不虚传的十八般武艺样样都拿得出手的杭州籍传奇女子……

据说,在她女儿出生之前,刘琳(MW)和她庄主丈夫在酒庄里每天遇到的大事只有三桩:第一是:牛跑了;第二是:牛又跑了;第三是:牛又又跑了!

如今,母爱决堤的刘琳(MW)大师正把她全身心的爱都倾注在培养她那才3岁的女儿少庄主刘夏来之上,天天期待着她尽快能打酱油、采摘葡萄、帮她把又跑了的牛找回来,并成为全球最年轻的葡萄酒大师”……

 

 

frc 7481c3af118eaa9511467b0085cdc7e4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少庄主的亲妈”]

 

刘琳是全世界75亿人口中迄今仅有的394位有资格在姓名之后加上“MW”标记的人之一;也是获此殊荣的第一位中国籍女性。

MW”标记的意思是“葡萄酒大师(Master of Wine)”,它既是一项学业证书,又是一种荣誉头衔,代表世界葡萄酒行业公认的至高专业标准,由英国“Institute of Masters of Wine(葡萄酒大师学院)”授予。

如果一定要打一个不一定恰当的比方的话,这种名字后加“MW”字样标记的资格,应该可以说相当于法国的“法兰西学士院院士”;法兰西学士院院士一旦当选后,同时也就获得了在名片、信笺以及在出版书籍的封面上在姓名之后标上“de l’Académie française(属于法兰西学士院)”的资格。

但是,若按绝对数量算,这“MW”的“稀罕性”恐怕还是超过了设立于1634年的“法兰西学士院(Académie française)”的院士:因为从成立迄今,法兰西学士院在世的被称为“不朽者/仙人(immortels)”的院士虽然历来最多只有40人,但380多年来累计的“仙人(不朽者)”总数也有734人,已远远多于394位“MW……

这大概已足以说明“刘琳(MW)”的“稀罕性”和重要性。

 

frc e971cd0e04fb7ee9ec795f4345d44261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少庄主的亲妈”]

 

 

我对刘琳(MW)抱有好感和“崇拜”的原由,除了我家乡浙江省首府杭州美女一般都有的聪慧灵秀之外,主要是因为她那低调但却十分饱满的人性或人情味。

我第一次见刘琳(MW)是多年前的事了。那是在巴黎市中心一个名叫“勒格朗(Legrand)”的百年老酒窖里,带了个摄制组在做一个贝丹德梭葡萄酒年鉴发布晚会的视频报道。

“贝丹德梭中国”的合伙人庄武英(Guillaume Zhuang)总裁悄悄告诉我,有一位最有潜力的华人葡萄酒专家、而且是杭州美女在现场,问我想不想采访她。我说好啊。于是就拉着合伙人法国摄像师卡罗琳娜(Caroline)在现在看来肯定违反“社交距离”要求的密密麻麻的人群里找到了刘琳,录下了一段访谈。

 

frc 49df3354ce756d36e963a3234e81a5e4

[图片来源:法兰西360/JGY]

 

而这简短的访谈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一年还是葡萄酒在国内走红才不久,也是许多附庸风雅之士或半吊子葡萄酒专家到处流窜,并言必称“丹宁”、“酒体”或这花那香以示自己“在行”的年代。

然而,让我觉得惊讶—同时也是使我产生欣赏—的是,在这位连庄总都承认是葡萄酒界“真正专家”的刘琳的口里,居然没有出现一个常常因其太明显的“生搬硬套”特性而令我反感或不屑的“伪术语”;不仅如此,她还在那次采访中特别强调与贝丹德梭团队一起工作的“人文氛围”……;而这使我确信刘琳(MW)是一位有很深人性修养的与众不同的葡萄酒专家。

第二次见刘琳(MW)倒称得上是一次“奇遇”。

那是2018年秋天的一个周末。那天早上一醒来见天气晴朗,便忽然起念,想找个地方去逛逛。

于是就循惯例,在一堆还没去过的法国地名中抽签,抽中哪儿就拔腿去哪儿(有点儿我一向讨厌的、有点太矫情的“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的意思!)

抽中的结果是“Cahors/卡奥”。

于是立即在网上订妥车票和酒店,大约一小时后,就已登上了开往Cahors/卡奥的火车……

卡奥离巴黎约500公里;这座被人称作“中世纪美人(Belle médiévale)”的小城几乎像个半岛,山清水秀,魅力无穷。

 

frc 36083911795e7a05fd46d565979f657a

 

[图片来源:法兰西360/JGY]

 

 

简略说来,关于卡奥,人们至少可以记住以下三个“硬核”知识:

第一,它是法国西南部最早有人类聚居的地区,属于古代法国的Quercy省,而据考证,335千年前,这一带已有群居村落;

第二,卡奥历史上曾经出过一位教皇,即若望二十二世(Jean XXII),原名雅克·杜埃兹(Jacques Duèze)1244年生于卡奥,1316年至1332年任教皇;

第三,创办于1331年的卡奥大学(Université de Cahors)是法国最古老的大学之一,当时与巴黎索邦大学齐名;于1751年与图卢兹大学(Université de Toulouse)合并……

正是由于这些史实,卡奥被列为法国的“历史与艺术名城(Villes d’art et d’histoire)”;

 

frc 2d2c0f38f4bd72def39546f55ea2d8d1

 

[图片来源:法兰西360/JGY]

 

 

就在这样一座小城里很惬意地转悠晃荡到第二天中午,在一家小酒馆的露天座上喝当地产的葡萄酒时,忽然想起刘琳(MW)应该在卡奥。于是立即很国人式地—也即极为唐突地—给她发出一个微信,问她是否在卡奥,是否有时间喝一杯,等等。

本来是旅行中一人午餐无聊,想侥幸碰碰运气能否在附近找到熟人,不料刘琳(MW)马上就回信,说下午四点去机场接人之前一直会在酒庄,并欢迎我去看看她的葡萄园。

我按她提供的信息很快计算了一下时间:从城里去酒庄大约要半小时车程,估计能在三点前赶到,应该可以有1小时时间亲眼目睹一下庄总和葡萄酒界朋友们都赞不绝口的“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

于是,立即向酒馆老板要了几个电话找当地出租车。小城市出租车本来就少,人们一般都是提前预订,象我这样说走就走的客人不是很多。费了不少时间打了好几个电话,最后终于有一辆车立即有空,但司机因为后面已经有约,不能在酒庄按我要求等我一个小时,最多只能等半小时。我也只好答应。

大约十来分钟后,出租车来到小酒馆,拉上我就出城,沿着逶迤的乡间公路,直奔“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而去。

 

frc 25bebdad9b2152a26f278ab598832804

 

[图片来源:“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官网]

 

 

那儿应该算是一片丘陵地带,出租车行进在一片此起彼伏无边无垠的葡萄园中,在秋天阳光照耀之下,竟然使人自然而然地产生一种微醺的惬意感觉……

对于葡萄酒,“卡奥”几乎是个传奇和神话。世人一般误以为法国葡萄酒不是波尔多,就是勃艮第,可怎么也不会料到卡奥的葡萄园可是欧洲最古老的葡萄园之一;这儿最早的葡萄是在2000多年以前由古罗马人种植,而且最近几年来,无论是法国国内,还是在国际葡萄酒行业内,卡奥酒正“名声鹊起”,其影响和升值趋势强劲,给人一种“全面复兴”和“卷土重来”之感。

那是因为卡奥葡萄酒早已有过一段“飞黄腾达”、声名远扬的历史。据说在1310年时,在波尔多出口的葡萄酒中,卡奥地区的葡萄酒就已占了一半的份额。这一状况曾引起波尔多人的嫉妒,他们从1371年起对卡奥产的出口葡萄酒额外征税,企图以此限制卡奥葡萄酒的出口。这一歧视政策曾一直延续到18世纪,但并没能阻拦人们对卡奥葡萄酒的喜好。在卡奥葡萄酒当年的“粉丝”中,不仅有法国国王弗朗索瓦一世(François 1er),而且还包括12世纪的英国王室和俄罗斯的彼得大帝(Pierre le Grand)

 

frc 3bd11e71b9fa09d2946a74ff78e9d675

 

[图片来源:法兰西360/JGY]

 

 

19世纪是卡奥葡萄酒登峰造极的时代;由于原先赋予波尔多葡萄酒的特权被废除,而且法国的交通条件也得到大幅度改善,使得葡萄酒的贸易和流通更为方便,“葡萄园疯狂(Folie de la vigne)”于是便波及了整个卡奥地区,连干旱的山丘地都种上了葡萄树……

然而,1870年,一场葡萄根瘤蚜虫害(phylloxéra)开始肆虐卡奥,至1890年,已有90%葡萄园受害,对卡奥葡萄酒业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卡奥葡萄酒从此一蹶不振,只是到了100年后的1947年,卡奥的部分葡萄农们才联手重起炉灶,矢志使Malbec/马尔贝克葡萄品种和葡萄酒起死回生;卡奥葡萄酒的“复兴”之路也由此开始……

在“复兴”途中,卡奥酒区于1956年曾因严寒和霜冻再次使葡萄园大面积受损,但酒农们没有气馁,继续重新栽植葡萄……1971年,作为对卡奥产区葡萄酒品质的肯定,“卡奥AOC(法定原产地保护)”认证设立,440公顷葡萄园获得认证;而时至今日,获“卡奥AOC”认证的葡萄园已达4200公顷,分布于洛特河省(Lot)卡奥地区的45个不同市镇……

出租车行驶了约半个小时左右,终于瞥见在一个小山坡上耸立一座带两个圆塔楼的城堡建筑。司机指指说,到了。我赶紧跟刘琳(MW)联系。她说她在门口办公室等我。

 

frc 644c5361cd5712dfcbefff616d10a0c4

 

[图片来源:“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官网]

 

 

时间不多,司机只能等半小时。一下车,打过招呼,刘琳(MW)便带我参观她的“领地”。

刘琳(MW)“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位于卡奥产区核心地段的Floressas(芙洛莱莎)村。2017年法国人口统计,该村人口只有163人,加上2019年出生的刘琳女儿(少庄主刘夏来)估计今天也才不过164人!

然而,目前面积65公顷的“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却是一个至少有一千多年历史的神奇酒庄。

酒庄葡萄园最早的记载可以追溯到公元10世纪;从1316世纪,酒庄属于当地Floressas(芙洛莱莎)血统贵族庄园主的财产;到了17世纪,酒庄先后转到了成为受封贵族的布尔乔亚家族和王室包税人的手上;那时,“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的葡萄酒已经远近闻名,不仅法国人喜欢喝,而且还出口远销到英国、俄罗斯和美洲;早在1690年时,酒庄75%的酒就已出口到整个欧洲,其名声在19世纪达到顶峰,1854年时葡萄园面积曾达到392公顷,年产马尔贝克葡萄酒400桶;酒庄在20世纪初开始衰落前的最后一任庄主是一位名叫Bataille(巴达耶)的将军,曾是法国最年轻的一位将军;

 

 

frc 8b26607b89ebc45fa3bed13564c9c806

 

[图片来源:“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官网]

 

1877年的葡萄根瘤蚜虫灾害和1914Bataille(巴达耶)将军战死疆场使“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最终走向没落;Bataille(巴达耶)将军的后人一直无人打理当时的300多公顷葡萄园土地,任其荒芜,成为牧羊的草地,直至1973年;而这一长期颓废经历却也造成了现在“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风土的特色之一,也即使这片土壤曾躲过了20世纪两次大战之间及战后的化学和集约化耕作之害,没有受到任何污染,保持着“原汁原味”的肥沃和自然属性。

1973年,一位名叫马克·岱尔古莱(Marc DELGOULET)的酒商看中“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这一风水宝地,买下后挑选了最好的地块,决定象从前那样栽培葡萄,酿造卡奥的马尔贝克名酒,先引入有机(bio)种植法,从1989年起又开始接触并接受生物动力法(biodynamie)。岱尔古莱使“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神话“复兴”的努力大获成功,酿造的酒从1978年第一个年份酒起便得到好评,赢得多项法国全国性竞奖的金牌奖……

 

frc 4aa46526324a221b903a32a1ae03960f

 

[图片来源:“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官网]

 

 

2007年,刘琳(MW)的丈夫菲利浦·勒热纳(Philippe LEJEUNE)买下了“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并继续按同样理念栽培葡萄和酿酒;目前,香贝古堡65公顷葡萄园已完全采用“生物动力法”,并获得“ECOCERT”的“BIO有机认证”以及“DEMETER”和“BIODYVIN”的“BIODYNAMIE(生物动力法)”认证,是目前面积最大的完全使用“生物动力法”栽培和酿造的卡奥葡萄酒酒庄,酒的品质卓越,自然保持了千年风土承传的精细与优雅,具有很强的矿物性,属于可以长期保存的酒……

我去的那年,酒庄正在大兴土木,不仅“城堡”在装修,而且还正在修建一座“悬挂”于葡萄田之上的新楼,刘琳(MW)说,它将是一个完全沉浸式的酿酒体验和葡萄酒教育场所……

时间过得很快,惦记着接下一个约定客人的出租车司机前来提醒我该返回卡奥了;于是只好向刘琳(MW)告辞。

刘琳(MW)选了一瓶她酒庄最好年份的酒,装入精致的礼品袋,送给我。

 

frc 36cf0464d44865ab94e3718ad43dcf10

 

[图片来源:法兰西360/JGY]

 

 

这就是我和刘琳(MW)的第二次见面。很偶然,很局促,但对这位落户于法国西南部一片宁静与寂寞的葡萄园中(即将成为MW大师)的杭州“蘑菇”姑娘倒是有了更深的印象。

然而,因为时间太紧,很遗憾没能在她家的葡萄园里走一走,特别是没有碰到她家里的那几头牛!

刘琳(MW)家里的那几头牛几乎跟她酒庄的酒一样的出名。

据说,在她女儿出生之前,刘琳(MW)和她庄主丈夫在酒庄里每天遇到的大事只有三桩:第一是:牛跑了;第二是:牛又跑了;第三是:牛又又跑了!

我第一次听到这故事时,感到很好玩,觉得很有那种“地摊式”的“烟火味”或人情味,但同时也有点纳闷:经营酒庄干嘛还养牛呢?莫非这和“生物动力法”有某种关系?

据刘琳(MW)大师后来通过微信给我的耐心解释,果然如我所猜,养牛是为了践行“生物动力法”;

因为“生物动力法”种植有两大“法宝”,第一是按照一个特殊的“生物动力法日历”安排各种栽培作业活动,第二就是必须使用编号为5005078种生物动力制剂;而牛粪则是喷洒制剂和自制肥料最基础的“材料”,以牛粪为原料并按特殊方法制成的“500号制剂”的作用是增强土壤中微生物的活性,刺激葡萄根的生长,并使根系扎得更深……

 

frc da86047434f3802e6bc93c89dfccbe34

 

[图片来源:“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官网]

 

 

不过,刘琳(MW)家的牛可不是一般的牛。

这是一种小鼻子大眼睛、短萌身材、披金红色长毛的苏格兰高地牛(highland écossaise),据说是全世界最可爱的牛。由于这种牛通常“披头散发”,“刘海”盖眼,嘴巴翘嘟,一派“非主流”造型,所以,国人又称其为“非主牛”。苏格兰高地牛是一种古老品种,身体健壮,能够消化其他很多牛回避的植物,长长的毛发使牠们更耐寒和雨水,能在严酷环境下生存。据科学家推测,苏格兰高地牛源自冰河世纪,是当时的一种欧洲野牛;牠们跨过大陆桥来到了英国;后来由于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英国从欧洲大陆分离,这些牛便再也没能回到欧洲大陆。几百年前人们在苏格兰高地发现牠们的踪迹,因此被命名为“苏格兰高地牛”。

苏格兰高地牛自然是刘琳(MW)“Château de Chambert/香贝古堡实施“生物动力法”栽培葡萄不可缺少的活的“肥料工厂”。可是,这些苏格兰高地牛的脾气既安静又凶猛,天性放荡不羁,象法国人一样酷爱自由,老是喜欢漫山遍野地乱跑,害得刘琳(MW)和丈夫总要不断地操心到哪儿把牠们找回来……

刘琳(MW)大师真的名不虚传,不仅能够在全世界最严格的考核选拔中成为佼佼者,获得葡萄酒界“含金量”最高的证书和荣誉头衔,而且还居然能像农民一样真的扎根于一片风土,日常管理经营一个葡萄园,从葡萄栽培、采摘、酿造直到营销和葡萄酒教育与文化传播,在整体上把握葡萄酒的各个环节,不愧是一位葡萄酒界“十八般武艺”样样都拿得出手的传奇女子……

 

 

frc 484a5378c2d3e4e229a754007ec5369b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少庄主的亲妈”]

 

而且,据说刘琳(MW)的个人兴趣爱好还远不止于葡萄酒和苏格兰高地牛,她还喜欢种菜、采蘑菇、做菜、做陶器、航海,等等;而且,从她的微信朋友圈和新开的微信公众号来看,刘琳(MW)大师眼下正如她在那名为“少庄主的亲妈”的公众号前言中所说的,“母爱决堤”,正把她全身心的爱都倾注在培养她那才一岁的女儿“少庄主刘夏来”之上,天天期待着她尽快能打酱油、采摘葡萄并帮她把又跑了的牛找回来……

据最新消息,刘琳(MW)的少庄主“长势喜人”,很萌很给力,不仅已经会用叉子吃土豆,自己跑到田头摘花草品尝,而且已学会了命令她妈讲故事,还喜欢画画…..

 

frc 90f3969bab38b55f4814b59f7404ba38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少庄主的亲妈”]

 

 

刘琳(MW)还遵循(一切都)“从娃娃抓起的伟大理论,制订了一项“如何成为全球最年轻的葡萄酒大师?”的宏伟计划,而少庄主也积极配合,不仅每天跟着她妈在厨房里识别食材,而且都已经闻过法国酒评专家米歇尔·贝丹(Michel Bettane)(“被单”)老爷爷亲自给她的雷司令酒的味儿!

 

 

frc e8eaa86ef8009a32b292f9dbe9fbda48

 

[图片来源:微信公众号少庄主的亲妈”]

 

 

按照这样的节奏下去,我们完全有理由为刘琳(MW)担心:她被少庄主超越成为比她更早获得“MW大师”称号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咦,刘琳(MW)大师,你家里的牛是不是又跑了?

 

 

 

以下本站广告:

 

frc c338012b109bb04a6d7e74934f071f69

 

frc 395808785babc71f74b0c30ea84c3cc4

 

frc e330123e249a3b190d53e062448c6a38

 

 

 

 

 

 

 

 

 

本内容系 法兰西360 原创作品,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申请书面授权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或微信号:
PietonDeParis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