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画Cosplay,谁最像?

frc c90208b4b225dbe1b7fe73473fa72dc2
frc c188ed220e8e1cb4e1cecc97eaf6ddc2

带孩子们在家

玩转

名画Cosplay

 

frc 5c0d7337c7593860297ebce179492577
frc c838b0be8ad2ca16b9a6aacaef9bbacc

one

疫情期间,洛杉矶的盖蒂博物馆发起一项活动,鼓励大家在家中Cosplay自己喜欢的名画。“我们想提供一个创造性的挑战,让人们在不确定的世界状态中找到避难所,不需要额外的材料,也能激发出创作的兴奋点。”

上周,侄子侄女们发给我们看了他们在家做的cosplay。看到哥哥姐姐们变身画中人物,激发了两娃的兴致,也点燃了我的创作热情。

frc e6ae9799c1dffc3a4f3022fda7059122

frc c838b0be8ad2ca16b9a6aacaef9bbacc

two

两娃对于达芬奇的印象一直很深刻。今年我们唯一一次出门看展,就是卢浮宫举办的纪念达芬奇500周年特展。

虽然受新冠病毒的影响,年初起我就小心谨慎地避开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但我实在是抵制不住这一次世纪大展的诱惑,最后还是带着孩子们去了人山人海的卢浮宫。幸亏去了,之后没多久卢浮宫就闭门谢客了。
这次特展中,我们没有看到蒙娜丽莎,但看到了达芬奇的“三美”中另外“两美”—《抱银貂的女子》和《美丽的费隆妮叶夫人》,还知道了很多这些画背后的故事,不虚此行。

妹妹特别喜欢《抱银貂的女子》,抱着她心爱的小🐏出镜首秀,Cosplay了这位米兰的切奇莉亚•加勒拉妮。

frc c5c6df939a19389cd3bb9c913ffd9ad1

frc c838b0be8ad2ca16b9a6aacaef9bbacc

three

我原想让姐姐Cosplay达芬奇的《蒙娜丽莎》,但找不到相似的服装,那就换成荷兰版的“蒙娜丽莎”吧。维米尔的《带珍珠耳环的少女》,在2003年被翻拍成同名电影,在寡姐倾情出演加持下,在大众关注度方面,可以说是与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平分秋色了。

孩子们对维米尔的名字并不熟悉,不过我告诉她们,“其实你们都是看着维米尔的画长大的。”
“真的吗?挂在哪里了?”孩子们很好奇。

“他的画不在墙上,在我们的冰箱里。”我笑着从冰箱里拿出了她们爱吃的酸奶和巧克力慕斯。

frc 635a28721d7d43f9b9a0f4e7e420dc84

“你们看,包装盒上倒牛奶的图就是从维米尔这幅《倒牛奶的女仆》中截的,他的另一个代表作就是《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在我那对闪闪发光的珍珠耳环的吸引下,姐姐Cosplay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frc e50be88451cd67c839fcb52deff72fbb

 

第一次做Cosplay,服饰穿戴不算复杂,但拍摄也不容易,因为既要孩子找到与画中人物同样的角度,还要有正确的神态和眼神,还要我处理好背景和光线。最后用手机能拍出这样的效果,不做任何的技术处理,我还是觉得挺满意的。打印出来后给她们看,两人很开心,迫不及待让我发给大家看。

朋友们看完以后,纷纷给出了正向的反馈,给了我们继续玩下去的热情和信心。

frc c838b0be8ad2ca16b9a6aacaef9bbacc

four

 

4月29日是世界舞蹈日,我建议孩子们Cosplay德加的芭蕾舞者,作为对芭蕾舞父J.G.诺维尔的致敬。
德加针对芭蕾题材一共创作了大约1500幅油画、版画,素描等各类画作,孩子们曾经在奥赛博物馆看过他的芭蕾舞女画作和雕塑。
在德加的笔下,人物形象暴露在冷峻的人造光下,有一种刻薄感。不过,我更喜欢莫奈那种“外光画派”表现出的明亮,所以我让孩子们穿上站在洒满阳光的墙前。如今的芭蕾舞者已经不再是过去生活在阴影下的舞女了。

frc 8fba107307968daa74cb5c3ae63f4002

frc f4158a1c83f6510f99319bbd7736b612

其实,在德加的芭蕾舞者里,最负盛名的不是油画,而是一座蜡像—-《14岁的小舞者》。这件作品在展览引起了巨大争议,于是德加再没有公开展示过这座雕像。 

frc 9858707bc1427105c93b4a39fe60d457

frc 9ef2e648fa815264debbdb7ca454640e

frc c838b0be8ad2ca16b9a6aacaef9bbacc

five

 

名画Cosplay,玩的大多都是欧洲的名画,我特别想让姐妹俩去试试中国的名画。不过,中国画中多的是山水,还有花鸟鱼虫兽,人物画不多,特别是以孩童和女性为主题,更是不多。

好在有林风眠和他的仕女图。
林风眠把中国传统绘画和书法的基础与西方的形式、色彩和构图的意识结合起来,这种结合既自由又自然。他笔下的仕女中,是他女性审美的集大成者。
我最喜欢的是他笔下的琵琶女, “低眉信手细细弹,说尽心中无限事。”人说,画中有诗,我觉得他的画中还有音乐。
看介绍,林风眠创作琵琶仕女图,是在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当时他身处异乡,闭门谢客,独自一人在房间里画、画、画。这倒是有点像现在被疫情缚住行脚自由的艺术家,或许身体上不自由反而能刺激出某种精神上的自由吧。
为了cosplay琵琶仕女,颇费了我一番心思。背景布用的是凡高的杏花图,给琵琶女穿的裙裾是越剧的戏服,外面套了我的睡袍,色彩倒是挺搭。最难搞的是发型,平时只会扎个马尾辫个麻花的我,为了梳出这个发髻,真的伤了很多脑细胞。最后拍的时候。姐姐不愿按照画上的动作比划,坚持要自己弹琵琶语。一开始我坚持要她尊重原作,后来想想也无妨,弹琵琶比抱琵琶更有意义。
frc d954418c895333daec9fe28cf3e67b3f
frc 209beca3ccd3fed2d251e1d158ddcba5
 

 

林风眠说,“绘画本质是绘画,无所谓派别,无所谓中西”。 

其实,Cosplay的本质就是游戏,无所谓仿与真,无所谓角色与自我,享受其中创作的快乐就好。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秦志莺,首发于 “家有二娃无问西东”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