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除了微信还有书信

 01

上周,我在信箱里发现一封信,是晴晴的好朋友加布丽艾尔写给她的,没有贴真的邮票,应该是加布丽艾尔自己放到信箱的。

在信里,她写道:我升三年级了,你呢?下一学期我们会不会进同一个班呢?(两人一年级时在同一个班,两年级时晴晴进了混合班。这一年两人分开了,反而走得更近了。)等隔离结束了,你愿意来我家玩吗?

frc 7661e539aabb992e8b1f417034b7bdd7

晴晴收到信很兴奋,我提醒她,收到信后要记得回信。

“可我不知道要怎么写?写什么呢?”她一脸苦恼。

“你想和她说什么,就写什么。”看她还是下不了笔,我建议她先睡觉,想一想,等明天再写。

frc 1792207787c885de2703d2f79f2fdeb7

02

第二天,我问她想好怎么回了吗?她说,我不写了,给她画幅画吧。

我知道,写信,有时候很简单,洋洋洒洒,只怕纸短情长;有时候又很困难,万般情绪,不知从何下笔。

尽管画画同样也能传递情感,可我还是坚持要她写出一份完整的回信。虽然,我们这个时代的联络方式,已经从纸媒过渡到信息流,可我总觉得手写的信件有不一样的温度和厚度。“见字如面”,或急或缓的笔锋,或浓或淡的用墨,或素白纸或洒金页,都传递了写信人的心绪。

我给她放了一首歌,张惠妹的《听海》,我的目的当然不是“听海”,而是“写信”啦。来来来,划重点:

写信告诉我 今天海是什么颜色

写信告诉我 今夜你想要梦什么

写封信给我  说你在离开我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听到没有?信上什么都可以写,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想到什么,开心还是不开心,都可以写。或者,你就直接回答加布丽艾尔的问题,你们可以轮流到家里玩。或者,你也在信里可以问问她,她家的猫咪们怎么样了(加布丽艾尔家紧靠着森林,初春的时候,有狐狸流窜出来吃了一只小猫。)

“好了,我知道写什么了。”很快,她回好了信,家里只有普通信封,没有漂亮印花的,她就自己画了一个,还特别加了一只小狐狸,因为这是一只乖狐狸,只吃花,不吃猫咪。

frc 6171da78258d16c609bcf49513620f22
frc 0dfbb928839cdf591fe2f7aa25d01d5a

03

我发短信给加布丽艾尔妈妈问地址,说晴晴已经回信了,等会散步时带过去。因为太阳有些晒,我们等到下午六点后出门,刚到加布丽艾尔家门口准备放信进邮箱时,就看到她跑了过来。

两个好朋友久别重逢,踮着脚隔着铁门兴奋地说个不停。加布丽艾尔的妈妈出来开门,说知道晴晴给她回信后,加布丽艾尔整个下午就守在窗边,时时看着生怕错过。

孩子们一开始还保持一米社交距离,没一会儿就开心地玩在一起了。妈妈们也没有强调,大家都知道即使再三强调孩子们也不坚持不了几分钟的。

我们聊起了当前最重要的话题,是否送孩子返校。四月时宣布返校计划时,加布丽艾尔妈妈和我通过话,我的回答斩钉截铁,只要日均过百,绝对不送。她有些犹豫不决,理智告诉她,把孩子留在家安全些,可身体告诉她,再不给休假就罢工。加布丽艾尔爸爸的工作属于公共设施管理,疫情期间工作比平时更忙,连周末都要加班,她一个人要管两个孩子和五只猫,简直快崩溃了。这次见面,她明显轻松多了,告诉我,加布丽艾尔说不想去学校,觉得跟妈妈学更好,她也不想勉强,反正已经两个多月都坚持下来,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节奏,再加一个月也没啥。

我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加布丽艾尔早就想联系晴晴,几次打电话过来,晴晴愿意接但就是不肯说话,最后不了了之。这次你想到让孩子们写信,真是个好主意!加布丽艾尔妈妈说,因为加布丽艾尔也是个害羞内向的孩子,所以她懂晴晴,写信是加布丽艾尔想出来的主意,她说这样晴晴就会来找我的。

尺素传情,鸿雁传书。孩子们之间传的信,更是一种“信”。

还没等我们回到家,加布丽艾尔妈妈的短信已经到了,说加布丽艾尔看了晴晴的信,非常喜欢晴晴送她的画,这次能见面,特别开心。

04

今天,晴晴听到我们说起,爷爷开刀住院,因为疫情影响,连奶奶都不能进去探视。“那他都可怜啊,一个人一定很无聊。”

“一会我们给他打电话,你要不要一起问候他?”我们问她。

“不要。不过,我可以给他写封信。”说完,她就动笔了。这次,她没有问我该写什么,我也没有问她写了些什么。

frc 10d3b40efe82ea3f82fa5c12c688d546

frc ed02a6189bf3cd63809f1a1dab9dab74

frc f6593565ce00f03dc76f573c6ffbe3de

这次是一份正儿八经的信了,我帮她写了信封贴上邮票,她还把妹妹和她的画一起装了进去。然后我们去邮局正式投递。

frc 064c2cf48d8ba3a7da48b7a4bcdeae5f

回家的路上,我说,下周就是母亲节,要不你给我也写封信做礼物吧。

我们天天在一起,也要写信吗?

为什么不可以呢?信可以是两个住得远的人写的,也可以是住在一起的人写的。你知道吗?我们这里有一条有名的“爱的小径”,连接着雨果住的地方和他爱人朱丽叶的家,步行的话差不多一小时吧,两人几乎天天见面。但朱丽叶给雨果写了两万封信,一天一封的话差不多就是五十年。

frc c00ab55737587043a38f54c631969fa3

frc 4c8b0d8407869df2419e994c9a7e8350

雨果,就是写《巴黎圣母院》的吗?你能给我讲讲他们的故事吗?

当然可以。

05 QIN Zhiying 900x383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秦志莺,首发于 “家有二娃无问西东”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