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张文宏的话后,我决定养鸡

frc df04e5aaf41a76953572f751b9eb7c68

 

去年新冠肺炎席卷欧洲之际,张文宏医生应大使馆邀请,连线海外华人,解答有关疫情的防控和治疗问题。张医生建议大家每天吃3-4个鸡蛋,这是写入他治疗新冠病人处方的,因为蛋白质能帮助病人迅速产生大量抗体。

我查了下,一只鸡蛋内约含蛋白质6-7克、脂肪5-6克、碳水化合物0.6克、叶酸55微克、胆固醇290毫克、维生素A100微克、钙28毫克、磷65毫克、钾75毫克、钠65毫克、铁2毫克、锌0.5毫克。人体的细胞都是由蛋白质构成的,每天摄入的蛋白质能帮助人体修复细胞、制造细胞。可以说,断奶以后,人类最好的食物就是鸡蛋。

frc 2f0c85a3c1107c9576654e152a236ff2

 

张医生这个食疗处方简单有效,我立即遵医嘱去买鸡蛋。

到了超市,蔬果鱼肉都不缺,特别是网传的热销品卫生纸也充足,就是鸡蛋架上只留下孤零零的两盒,因为里面有些破损,所以没有人要。封城期间,大家都在玩烘培,蛋糕和面粉才是囤货的热点。

怎样才能保证天天有鸡蛋吃呢?

生产自救呗!当时我已经种上了各种菜(各种我觉得存活率高的菜),再养两只鸡,不但吃菜虫,还能生鸡蛋,而且附赠有机肥,一鸡三用,岂不妙哉!

 

frc a43656bcdb15c32e5d40e2667bf7897e

 

家庭会议上提出的养鸡议案,遭到了孩子们的反对。因为她们一直想养狗,养了鸡之后,就不能养狗了,她们已经懂得鸡飞狗跳,鸡鸡狗狗的意思了。不过,反对也没用,民主与专制,“大人们”觉得哪个好用就用哪个呗。

养鸡计划是定下了。可哪里买活鸡呢?这里的市场是没有活禽出售的。只有找养鸡场。出售蛋鸡的农场很快就找到了,但我们所在位置不在他们配送范围内。

几番周折问到了朋友的养鸡的朋友,告诉我:不用买,只要向市政府提出收养申请就行。

在巴黎COP21峰会期间,联合国节水组织倡导大家“在家养一只鸡”。因为养鸡,可以减少垃圾,保护地球。据统计,在法国,一个居民每年平均产生354公斤的家庭垃圾,有机残余垃圾占40%,而一只母鸡每年可以吃掉150公斤的食物垃圾,因此,鸡被称做“长着羽毛的垃圾桶”。

现在,现在凡尔赛、贝桑松、图卢兹和亚眠等一些城市政府纷纷鼓励养鸡环保。鸡作为环保动物,俨然成为继鱼、猫、狗之后的第四大宠物。

哇,这么一来,我们养鸡,已经脱离了吃蛋的低级生理需求,成为高大上的环保需求。好鸡动啊,一起来实现远大的COP21理想吧。咯!咯咯!!

 

 

frc 54bb6fbf33d82fe1f68e8ec5eee875eb

 

我们马上去登记申请领养。领养鸡和领养孩子一样,不能随随便便,收养人还得满足一定的条件。比如:保证鸡要有独立的鸡舍,每只鸡有五平米的活动空间;必须承诺照顾鸡的健康;保证至少在3年内,不会擅自屠杀食用它们等等。

审核通过后,开始漫长的等待。疫情点燃了大家的养鸡热情,估计候者众多,原先免费的领养也变成了收费,不过丝毫没有阻碍大家对鸡蛋的渴望。经过六个月,从春天等到秋天,我们终于收到了领养通知书。

到市政府签署完收养协议后,我们抱回了一红一白两只美丽的母鸡,还有关于养鸡的小册子,里面说明了那些废弃食物可以给鸡食用,怎么维护鸡舍,还有一页特别说明了刚到新家,如何缓解鸡的心理压力和对环境的不适感……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繁文琐节,不过看完之后,真的不再觉得养鸡是玩玩的事情了,我们对鸡也要像对人一样重视。

frc cc2909afe058ddf086ee4636dbbc12fb
frc 1d81e17504bade69504e0e33c2bfd3fe

frc 89c28e5335969355e1108699597eaa93

 

孩子们倒是花了不少心思给鸡取名。红母鸡叫卡门,来自于妹妹最喜欢的漫画系列《不一样的卡梅拉》,胸怀星辰大海的母鸡卡梅拉,有个聪明勇敢的女儿,就叫卡门。白母鸡叫吉赛尔,来自于姐姐正在看的芭蕾舞剧《吉赛尔》。

 

frc 9c9654bdd1229ae57e2242468978403e

 

鸡真的是天然的清洁工,可以吃掉我们丢弃的菜皮、果皮、剩菜、剩饭,几乎什么都能吃。而且她们简直时时刻刻都在吃东西,常常跑进我的菜园子里,吃光了菜叶,草莓虽不吃,但每一只都会啄个洞留下记号,这让孩子们很生气。我感觉这两只鸡总也喂不饱的样子,不得不买了多种谷物给她们加餐。

我努力给她们喂食,她们也努力回报,生了蛋后会咯咯咯地叫着一路小跑过来啄我的门,催我去捡蛋。每每拿起那还带体温的鸡蛋,我可以感觉到那股温暖从手里一直蔓延到心里。

 

frc c55b230e741161d55232de1540a65e6e

 

一开始,孩子们因为鸡狗不同家,加上鸡吃了她们种的草莓,有些不高兴,但很快有了新鲜的Oeuf à la coque(嫩煮鸡蛋)作为补偿,也就不计前嫌,把鸡当成好朋友了。她们还接受了给鸡喂食喂水的工作,现在看到鸡粪也不嫌弃了,还学会了用炉灰来帮我打扫。

日久生情,孩子们和两只鸡关系已从“远观”进展到“亵玩”。自从发现鸡喜欢单脚站立后,她们给鸡设计了各种功夫训练,现在卡门可以走独木桥,吉赛尔会玩跷跷板,还能从一个高树桩飞到另一个矮树桩上…..听说鸡鸡的智商还挺高,孩子们决定以后对鸡从体能训练转向为智能训练,嗯,就从算术开始吧

谁曾想,听了张文宏的话,我决定开始养鸡,原本只是想能吃到安全的新鲜鸡蛋,没料到卡门和吉赛尔还给我们带来这么多的欢乐。

真的想对张医生说一声:谢谢您!就喜欢看您说大实话!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秦志莺,首发于 “家有二娃无问西东”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