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之年,走拿破仑之路

frc a7d3edda435a6ae7c7fe4573e2fa0795
frc afe11dfe9fce32313364d04ff9914562
frc bd412333f9536a87e2e9c43bd8317549

拿破仑之路

La Route Napoléon

 

今年的暑假旅行,

最费了一番心思的计划,

就是带着孩子们走

“La Route Napoléon 

拿破仑之路”。

 

翻越阿尔卑斯山

La Route Napoléon 

 

 

frc abd3049edef94f7789f5e06c3360aa27

 

(《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

 

这条路是拿破仑“一个人征服一个国家”的传奇之路。1815年,拿破仑悄悄从被关押的厄尔巴岛逃离,带着25人的小队人马,在海上航行了三天从儒昂湾登陆,经蔚蓝海岸,越阿尔卑斯山脉,抵达格勒诺布尔,由此凤凰涅槃,一路回到巴黎,赶走波旁王朝,再次夺回皇权。 

frc 8144b2c4e338826bd5d2e5e3965c09f4

 

我学法律的时候,知道《拿破仑法典》对全世界民法产生的影响力,史载修撰法典时拿破仑本人亲自参与修改的法条有近两千条。我对他“战役之神”的称号无感,但他“律政先锋”的形象令我肃然起敬。今年,恰逢拿破仑逝世200周年,走一回“拿破仑之路”,也算是对他的一种致敬吧!

出发前,我找了本书《拿破仑百日新政-1815》做点功课。“拿破仑之路”的起点是在儒昂湾(Golfe-Juan),但实际上,在那里登陆后拿破仑并没在那里逗留,直奔戛纳(Cannes),夜晚到达戛纳,第二天黎明时分就避开保皇军开拔到格拉斯(Grasse)。在格拉斯,拿破仑扔掉了从岛上带回的两门大炮,准备轻装翻山,实现他“不费一枪一炮夺回江山”的宏愿。

我们的行程,就从格拉斯开始。

 

 

格拉斯

La Route Napoléon 

 

frc f9c25539b82cd4b406155e62e5fe03ce
frc ad7b97fecda90ffe2412add99883ff80
frc 0d863c2cbbf1a482f2a0231d2dc8feeb
frc ac29ec817bd0dd76890f0acd2344c421

 

格拉斯被誉为世界香水之都,很多闻名世界的香水都出产于这里,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香奈儿五号。

我们参观了茉莉娜香水工厂,这家香水厂已经传承到第五代,祖传的香水工艺得到国家颁发的”Entreprise du Patrimoine Vivant”,类似于我国的“非遗”认证吧。孩子们把展厅里的香水依次闻了个遍,最后选出共爱的一款“糖的秘密”,两人的志趣这“甜”点上还是基本一致的。

 

frc 76dbc574ad253ffc71655cc4d47b6ffa

 

                               (格拉斯不但香还有色)

 

卡斯泰拉讷

La Route Napoléon 

 

 

frc b080bd28940f46a68212b274132246f2
frc f35bfee085ea2369aca924aef8195953
frc 7c388e01418c2e056e1e03b13ec306e7
frc e692874a46b6552918a24c54699b1f00

 

从格拉斯到卡斯泰拉讷(Castellane),沿途路过的村镇,充满了典型的普罗旺斯特点。恰逢薰衣草花开的季节,一路上我们循着薰衣草的气味信步而行,拍夕阳下的花田,拍朝霞中的花田,怎么拍都觉得拍不够这紫色花田的美。

卡斯泰拉讷位于地中海和阿尔卑斯山之间的十字路口,也是通往韦尔东大峡谷的门户,更是户外活动者们的冒险乐园。

我们原计划在这里停留了两天,一天向上走,爬山,远足峡谷。一天往下走,游湖,开船玩水。看很多勇敢的人在山上攀岩、玩滑翔伞,在水上漂流、划独木舟。我是心向往之,可力不逮之。回来后我得好好锻炼身体,以后也可以玩点刺激的。这片雄壮的岩石和翠绿的湖泊,似乎有一种魔力,令人不想离开,我们索性在圣十字湖多住了一晚,希望这一汪翡翠绿能稍稍安抚这段时间里被疫情搞得忽上忽下的心绪。

frc 6b9b3ec8335d785079a41abb1c3b78ba
frc 24c9d331c5e483168ddb0fa810debc6d
frc e1c82dc3934878009ad1106ee5b9383d
frc 790850e90fa973b97d0958aa7bd363c0
frc c18b87e9ab212eb0380acacee2139833
frc 7e12e1a3c096baee90448bfddaf31efe

恋恋不舍地离开大峡谷,我们继续沿着“拿破仑之路”前进,一路上地势越来越高,山路蜿蜒蛇形,曲曲拐拐,开车还真有点刺激。

 

 

锡斯特龙城

La Route Napoléon 

 

frc a1cf0ae4fe1ee1ac4e775e1150461de1
frc 87745677d5c852858f7a7c987883de14
frc 1cfc54f11f2344c0ebedae7d5b991db9
frc 0b47c7e1afeeaa6bf5c0443e698cafa6

按计划我们在锡斯特龙(Sisteron)做了停留,因为那里有一座盘踞在峻山之上的锡斯特龙城堡,法王亨利四世说它是“王国中最坚固的堡垒。”不过孩子们对堡垒和城墙的兴趣不大,倒是被市区里别具特色的花圃设计给吸引住了。姐姐发现城市名“SISTERON”,前面有个“SISTER”,英语是“姐妹”,后面有个“ON”,法语是“我们”,哇,这不正好说我们是姐妹吗?呵,这字拆得可以啊。

我发现,旅途中一些精心安排的参观路线,孩子们有时并不上心,倒是一些不经意间的发现,让她们玩得不亦乐乎。

走过加普(Gap),就开始进到高耸的阿尔卑斯山脉,我们在尚索尔地区圣博内

(Saint-Bonnet en Champsaur)住了两晚。加普是运动之城,圣博内是农业之地,这里出产高山葡萄酒、多种奶酪,各种山区特色菜,令人食指大动。这这里我们可以尽管放心地吃,因为的山路徒步可真的是低强度大耗能的活动。

在这里安排的停留,我是藏着点私心的,想借些山野之气来杀杀妹妹的娇气。之前有过两次短途登山,积累了些经验后,我们决定来一次真正的远足。

frc b9b8db6c60d23e435738fbbbd2095690
frc 24f1159cc062cc9acca1367a6d81027f
frc ec165b8b4d3c9aaa7401bf83a2540c0a
frc 99b519b860ef934857fac7a87e175c05
frc 48c79f5d71494629b55dfb5f27559c80
frc 36e530c01a620ad7a36735c18f367a6b

 

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但带着孩子们爬山真的挺费劲。出发没多久妹妹就开始问:“还有多久到山顶啊?”然后每隔五分钟就重复问一遍。好在夏天的阿尔卑斯山开满了各种山花,路边、林间、甚至在石缝间和峭壁上都有花,黄的白的红的紫的……竞相灿烂开放,招来了很多蝴蝶。为了转移孩子们的注意力,我把单手抓蝴蝶的独门秘技都传授给了她们。妹妹很快掌握了窍门,一边走,一边追,大大小小的蝴蝶捉了不下七八只,一面捉,一面放,这样不知不觉中就走了不少路。

frc ad9252e40055545b70ee22f247d58161
frc 44c98446b44e2145b4079819e72b7104
frc 471a04f0e877c0e73288c6a62a22eaba

没有时间的限制,在山里面转转,其实很享受。空气纯净得有一丝甜,落叶松和山花随风飘散着清香,偶尔还传来清脆悦耳的铃铛声。孩子们循着铃铛声找到了放牧在山坡上的牛群。阳光下,牛身上栗色的皮毛有一种迷人的光泽,它们在树下吃草、打盹,偶尔抬头看一眼对着它们兴奋欢叫的孩子们,不悲不喜,有一种看尽人世的淡然,然后,干饭的继续干饭,躺平的继续躺平。

经过三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海拔2240米的维耶乐山口,第一次爬大山,妹妹虽然撒过娇报过怨,但终于坚持自己走上来了,任务圆满完成!当然如果有体力还可以往更高的山顶走,不过山外有山,还是见好就收吧。

 

 

拉福雷

La Route Napoléon 

 

 

frc 022bdb0a5e55d75efb005bdd33ffee87
frc 282a5a16927c270080d62dbbb0af43b4
frc 48e8d3f4e830c4e28a594a804912264a

 

接下来,我们到达拉福雷(Laffrey),这里矗立的纪念碑是“拿破仑之路”中最具象征性的景点。

拿破仑在这里和波旁王朝第五兵团面对面遭遇了,双军对峙,下令开枪之际,拿破仑走出来站在两军之间,面对着对方士兵,高呼“第五兵团的士兵,你们不认识我吗?我是你们的皇帝!”他看到士兵的脸都白了,知道他们认出了自己。他大步上前,敞开大衣外套和背心,“如果你们想开枪射向你们的将军,我就在这里!”士兵们谁都没有开枪,随着“皇帝万岁!”的欢呼声,他们向拿破仑投诚了。

这就是所谓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吧!拿破仑自此逆势神翻盘,顺利抵达格勒诺布尔(Grenoble)。“格勒诺布尔之前,我是个冒险者;到了格勒诺布尔,我则成为王子( “Avant Grenoble j’étais aventurier, à Grenoble j’étais prince)。”自此之后,拿破仑的队伍不断壮大,成功回到巴黎的王座上。

frc 588ab074f8a805d25aa66ed77946d020

 

历史

La Route Napoléon 

 

 

这里放一段当年耐人回味的插曲。

当拿破仑进军巴黎时,有一家报纸在几天内所用的标题是这样变化的:

第一天:“来自科西嘉的怪物在儒安港登陆”。

第二天:“不可明说的吃人魔鬼向格拉斯前进”。

第三天:“卑鄙无耻的窃国大盗进入格勒诺布尔”。

第四天:“拿破仑波拿巴占领里昂”。

第五天:“拿破仑将军接近枫丹白露”。

第六天:“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将于今日抵达自己忠实的巴黎”。

看着很好笑,可这样的故事,其实又一再重复地发生着。

读历史,有时候会发现,一切真历史都是“当代史”。

 

frc 143cba454c4aa6b6dd0b0730ae9f84cd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秦志莺,首发于 “家有二娃无问西东”公众号,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