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会上的风波


frc dd2b732c05d2b74b59adeb16e644d514
frc 3f800283c25b8df4dfdeedaf5b3a7218
frc 38c92e682c209e8bd0bbc71be2f0aad9

家长会上的风波

 

 

 

frc ecef27a571743cffdc1395cf9d086068

 

这学期四年级学生家长会开得很长。进去的时候,大家还沐浴着太阳的余晖,出来的时候,已经月色笼罩。

家长会从六点开始,等最后一个家长出来已经快到九点。没料想一次平平常常的家长会竟也开得跌宕起伏。

家长会一开始,基本走流程,老师主要是说明本学期的教学大纲和教学重点。
有个妈妈提问了,“我想知道,为什么今年的学生评分机制改变了?”
法国学校的评分有点特别,和中国的100分制不同,法国采用的是20分制。通常10分算是及格线,相当于我们的60分。评分一般分为:10-12分为及格/通过;12-14分为良好;14-16分是优秀;16-18分是非常好,18-20分就是极好了。
20分制比起100分制感觉粗糙了些,但是,法国人到底是讲究精致的民族,所以算分数的时候,他们往往还会算到小数点后面1-2位数。当年刚来法国读书的时候,我看到成绩单总会不自觉地将成绩乘以5换算到百分制,但常常会出现*.25或者*.75这样的分数,为了求个整数,我就把小数点的前乘以5,小数点后的乘以4,算个分算到四分五裂。据说有些老师还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的。哈,真的是善于抓“小”放“大”呢。
frc 8b8b3579cca4b8ea27754b762fde6bc6
不过,几年前法国教改,说是想让孩子们快乐学习,不但给小学生减课时减作业,而且把打分制也直接减掉了。作为改革成果,学校里不用数字或者字母来表示成绩,采用的是图表形式。姐姐读一年级时采用的是线状图,今年妹妹入学后享用的是新版雷达图了,嗯,说采用了俯视的角度,更为全面和清晰。我暗自腹诽,投入这么多的人财物资源来设计成绩的表示方法,还不如把这些资源用在提高学生的成绩上更实际些,真的是“避重就轻”。

frc b8f56f71fd444847dc9207e342b485b9

这次四年级的老师没有用花里胡哨的的图表,直接在学生的测验卷上写了百分比分数,比如错十道题,卷面就打分90%。家长会上那个妈妈就是针对这个提出了质疑。
她有点激动,“从一年级到三年级,老师们从来没有打分过,为什么这次要在考卷上写上具体的数字?我的孩子只有67%的正确率,拿出来给我看时她哭了,哭得可伤心了。我觉得她可能第二天都不好意思来学校了。按照规定,学生成绩不是不应该打分的吗?”
老师很淡定,“我教书二十多年了,当然知道评定的规则。这次这么判分,是希望学生能对目前的水平有个认识,找到自己的坐标才能明确接下来需要学习的方向。”
那位妈妈显然没有听进老师的话,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看到这样的分数,我是多么的难受!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打分!!你们都知道,现在的孩子是很脆弱的,我担心她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

frc 168b0747c3adcd380ff43b7c505bde93

有些妈妈听不下去了,表示不同意见。
“我并不觉得打分有什么问题。我们家的老大今年上初中,中学里每一门都要打分的,还会写全班最高分、最低分以及平均分。
孩子们迟早要学会面对分数,等他们上中学,又是青春期,如果成绩不理想,可能更不能适应突如其来的冲击。现在四年级,正好开始慢慢地适应起来。”
“我从不认为以前的打分机制有什么不好,我们从小不也是这样子过来的吗?”咦,这个妈妈看起来很有点中式虎妈气质呢。
就是啊,我们以前小时候,老师不但打分,还唱分呢,每次考完,按照从高分到低分一个个地叫名字上讲台领卷子。老师“捧高踩低”,这种类挫折式教育倒也锻炼了我们的心理素质。
回头看看我上学的那个年代,只听说过有同学因为考试成绩不好,被家长打得要死要活的,从没有听说过有同学因为考试成绩不好,要寻死觅活的。为什么现在大家对孩子的心理问题越来越关注,但有心理问题的孩子反而越来越多了呢?

frc e6856ee80fdb853f45bf559bda1e9c8e

有个家长说,“这次我儿子的考试成绩也不好,但我觉得倒是好事。我们分析过试卷,发现很多题目他不是不会做,而是粗心做错了。我告诉他,成绩只是代表过去。现在他做作业认真多了,而且也不需要我监督,自己会主动做作业。”
“对,今年的学习重点之一就是学会自律。”老师接上话题,就关于培养学生自律展开讲了一段。
原以为刚才的“分数”问题翻篇了,没想到那个妈妈盯着不放,换了方向继续开火。
“看来大家对打分并不感冒,好吧。但是我还是有意见的,希望老师给卷子的时候要正确处理,能不能委婉些,不要伤害到孩子的自尊心?有时候,一次损害就会给孩子带来一生的创伤。”
家长们都默言了。
还是老师打破了沉默,“每个学生的成绩都是隐私,我是一对一发卷的,学生只知道自己的分数,看不到别人的分数。”
尽管戴着口罩,我依然能看到她微微地笑了笑。“事实上,她来拿卷子的时候对这个成绩并没有很大的反应。按照我对你孩子平时的了解,她不是个很在乎分数的学生,她有比对分数更在乎的东西。”这句话有点扎心,我知道这个孩子平时很在意着装和配饰。
老师正了正色,继续说:“对于一些成绩不理想的同学,我是在午饭后休息的时间分别找他们谈,一起分析卷子,找出需要加强的薄弱点。我对你孩子也说过,如果有不明白的地方,平时可以在午休时和我单独约。”
以前总觉得法国小学老师不容易,一人负责一个班,除了体育课,语数外美劳都得要会教。现在,看老师把这招化骨绵掌运用得舒展自如,我心里更是多了一层佩服。
那一刻,彷佛可以听到这位妈妈的玻璃心碎了一地。这位妈妈生怕孩子因此而受伤,其实真正受伤的就是她自己。孩子或许是脆弱,比起孩子,可能更脆弱的是妈妈的那颗心。
打分,有多少是打给孩子看的,有多少是打给家长看的?要不要给小学生打分,你们怎么看?

 

 

 

 

【本内容原创作者为 秦志莺,首发于 微信公众号 “家有二娃无问东西”,本站经原作者授权转载】
Previous
Next

留下评论

error: 此内容受保护